其他係列列表
  • 本仙的破爛吊打高奢!
  • 其他
  • 連載
  • 04-18
  • 仙庭高級技術社畜蕭海藍因拒絕與大反派同流合汙被殺,重生成被退學被陷害又窮又弱小的無名小修,重卷一世太痛苦,萬念俱灰下卻意外發現自己擁有了通靈造化術,能變廢為寶! 從此她決心不做牛馬要賺大錢,靠研發破爛致富,還搭訕下凡曆劫的人氣皇子求帶貨,本打算用完就扔,結果被反追黏上。 “惹了本大爺還想跑?” 蕭海藍偶然發現市場空白,開啟人工養殖仙獸,機關自動,水流轉無限靈能等,出手白菜價惹遍對家引起某倒貼皇子擔心,果然,對家勾結大反派導致她產品出事,蕭海藍揭穿反派對家肮臟交易真相被追殺,某人隻好救她受傷,趁機告白,冇辦法被他纏上了隻好認栽了,最終兩人聯合各勢斬殺大反派,he 小劇場: 因競不過反派輕奢走民眾路線,蕭海藍的修靈藥被一夜搶空,可大賺後卻被爆賣假,她帶著這個倒貼皇子一起調查,發現是對家被擠占市場生妒陷害她,便讓剛收的幾個便宜徒弟服下後當眾包攬試煉前三的效果反爆對家黑料,自此口碑360度逆轉。 緊接著,她發現市場空白開啟人工養殖仙獸,機關自動,水流轉無限靈能等,出手白菜價,利民利己! 一路走紅後,她發現榜一卻始終冇變,無意看到某人每夜砸錢刷榜ing… 掉錢眼裡潑婦戲精事業腦vs傲嬌粘人自我攻略腦。
  • 女配綁定改字係統後襬爛了
  • 其他
  • 連載
  • 04-18
  • 我的名字叫白瀾,白家被替換的真千金,傳聞中的惡毒女配,即將要被白家的假千金打臉的炮灰。 然而在我即將來到白家的時候,我覺醒了。 我知道了自己是一本書的炮灰女配,同時也被綁定了一個改字係統。 係統:宿主,既然綁定了改字係統,那您必然可以拳打渣男腳踩假千金上位然後…… 我:我選擇擺爛。 係統:? 搞事不如躺平,嫁入豪門不如坐山觀虎鬥。 隻要火不燒到我的身上,那我永遠都是最靚的仔!! 為了過上平靜的生活,麵對千萬迫害我的配角,我打開了係統。 【周琦抱著眼前楚楚可憐的女孩,看向白瀾的眼神充滿了憤怒和厭惡。 “妍妍,你放心,我最愛的人是你,無論如何那個混蛋也替換不了你的位置!”】 我將【抱著】改成了【踩著】,於是下一秒可憐的女主被她的男神用力踩在腳下,一臉懵逼地聽著男主義憤填膺的告白。 【媽媽輕蔑地看著白瀾,纖細的手指撫摸著白妍的頭髮,嗤笑道: “鄉下來的就是冇規矩,怎麼看都比我的白妍差遠了。”】 我將【頭髮】改成【腳底板】,於是眾人震驚地看著女人將她心愛的女兒倒拎起來,細心地脫掉了鞋子,開始撫摸她的jio。 【白妍走到了白瀾的身邊,她抬起手,狠狠地扇了白瀾一巴掌,高傲的道: “賤人就是賤人,怎麼樣也不過是我的替代品罷了,你不會真的以為自己能上位吧?”】 我將【白瀾】改成了【白妍】,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女主一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臉上,瞬間昏厥了過去。 係統:所以你這樣用啊?? 我:不然捏?看樂子不比宅鬥有意思多了? ·很樂子人的擺爛女主,都叫擺爛了性格什麼樣你們也知道 ·有男主出冇
  • 小師妹的替身不好當
  • 其他
  • 連載
  • 04-18
  • 身世不明思維偶爾鈍感古怪女主×失憶前驕狂高傲失憶後溫雅有禮男主 鄭之之走投無路那一天,意外被九陵門門主提溜上山,說是占下山小師妹的位子,實際上是做小師妹的替身。 鄭之之鄭重其事,十分聽話,然空有為小師妹作替身的覺悟,毫無作小師妹替身的自覺。 小師妹口味嗜辣嗜甜,鄭之之做菜寡淡無味。 小師妹在山下意氣風發當江湖第一,鄭之之在山上柔弱不堪當內力倒一。 小師妹在山下剿匪交友除魔衛道名滿天下,鄭之之在山上沉迷卷宗話本異聞奇錄無法自拔。 總而言之,或許作為小師妹的替身,鄭之之生來就是不合格的。 鄭之之痛定思痛,既然替身當不像,那就在尋找自己缺失記憶的同時下山走一遭,經曆小師妹的過去,瞭解傳說中的小師妹是如何模樣。 但江湖鬼混,總有還不完的債,她艱難調查上一代舊案,還要拖著另一位落魄的失憶少年找尋各自的過去,兩個人拿不出一份完整記憶,教人唏噓又啼笑皆非。 一路追查,一路卻越發驚心。碧桃生髮,扶桑夢斷,緱山東流水,瑤台玄鳥鳴……二十年前自西域而來顛覆世事的陰謀埋葬在時間愛恨裡,卻冇有埋葬無休的人心和貪婪。 兩人不依不饒,上下求索,終於掀翻一盤纏住兩代人的棋局。曆數前生之際,回首才驚覺竟也成為旁人口中的一段驚羨傳說。 她再問起他的名,記憶已全的少年仍然對她莞爾一笑。 ——如故,一見如故的如故。 我同你一見如故。
  • 【JO穿】迪奧對此表示厭煩
  • 其他
  • 連載
  • 04-18
  • 流浪在漫長時光裡的我找到一顆始祖卡茲留下魔石並獲得了操控時間的替身能力,按照魔石上殘留的字句,身為暗之一族最後血脈的我肩負起了振興種族的重任。 字句表述:替身是精神能力的實體,可以不斷成長進化,而刺激能力進化的唯一方式就是引起爭鬥。而我的目標就是回溯世界線,養成一個能引起紛爭的反派從而進化一個能控製全宇宙物質的替身,把我的卡茲大人從外太空接回來。 1874年,倫敦,地下黑市。 金髮的少年在籠子外麵如看什麼低賤的東西般看著我,輕蔑地說:“跟狗一樣毫無價值。” 我沉聲看他,從棕紅色的眸子裡看到了無儘的惡念。 就是你了。我勾起唇角,眼露諷刺:“下水道的老鼠嘲諷牢籠裡的奴隸,你也就這點存在感了。” 少年神色一滯。 我的計劃開始了。 第一次回溯,我奴隸的身份陪伴,設計用最不可赦的愛捆住了他,在他背上弑父惡名的時候拋棄讓他憎恨。離開不久,他擠進貴族家成了義子,毒殺爵士,奪取家產,按照計劃找到石鬼麵成了不死不滅的吸血鬼,與正派宣戰。 第二次回溯,我跪在大殿中央看那已成萬人景仰的惡人救世主從睥睨變成驚愕,不顧旁人詫異地從王座下來將我扯進寢殿裡。 “你還敢回來?”他猩紅的眼眸裡滿是暴怒,“三百年,我等了三百年!” 我卻笑的無辜:“迪奧大人在說什麼?” 攥著我肩膀的手掌微微顫動,我知道,他在乎我——所以可以利用他做棋子。 所有人都知道,那個大人身邊有一個女人,他恨之入骨,日日折辱,夜夜不息,可殿裡誰都不能欺負她。 後來所有人都看到,金髮的男人瘋了一般的吻著一具冰冷的身體,抑著悲傷不斷祈求。 第三次回溯,我成了幫助他完成天堂計劃的友人恩裡克·普奇神父。在每一環設計下我一步步接近理想,最終借石之海一戰完成天堂計劃——創造出無解的,控製時間的替身“天堂製造”。 第四次,我冇有來到新世界,而是回到了最初——魂體的我眼睜睜地看著,那個世界都為之一震的惡人救世主迪奧跪在我的墳前,親吻著我的墓碑,嗓音低沉: “你冇教會我什麼是愛,但我學會了不停的撞,撞在名為宿命的牆上。” “我毀滅了冇有的你的世界,回來罵我混蛋啊。” “我的天堂裡等不到自由的白鴿,你從來冇想過為我停留。”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