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哥哥在

“父親。”

兩人同時作了禮 “母親。”

謝懷安頷首,他道:“亦羽功課萬不要落了,我還有事,多陪陪你母親和妹妹。”

“知道了,父親。”

目送謝懷安離開後,薑氏笑著牽起謝幼清的手,拉著她坐下。

謝亦羽則默默的坐在旁邊。

“幼清,你覺得那侯府世子如何?”

薑氏道。

“您是說那賀南秋嗎?”

謝幼清語氣平靜。

“是啊。”

“母親,我不常出門。

又不想聽些瑣事閒話,這賀南秋,女兒對他冇有什麼印象。”

薑氏又看向謝亦羽,“魚兒與他是同窗,你覺得如何?”

魚兒是謝亦羽的昵稱,薑氏慣愛這麼叫他。

魚兒與羽兒讀音相近,謝亦羽兒時又是個哭包,所以,自從謝幼清小時候這麼叫錯了一次,薑氏覺得有趣便也跟著叫了。

謝幼清也看向謝亦羽,他這個哥哥不愛在背後說人閒話,恐怕會搪塞過去。

“我不喜他。”

謝亦羽思索了一陣纔開口道。

謝幼清一愣,她這個哥哥今日轉了性子不成?

上輩子這時候哥哥被邀參加雅集不在府內,所以並冇有和母親談過話,甚至被事情絆住,冇能趕得上春獵。

事情變了好多,謝幼清隻好走一步看一步。

“哦?”

謝幼清佯裝好奇“哥哥一向性子極好,那賀家郎做了何事惹哥哥不快?”

謝亦羽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冷冷的哼了一聲。

“他眼高於頂……不提也罷。”

謝亦羽轉過話題,他道:“母親,我聽聞平武侯此行是想給賀南秋說親?

他如何能配得上小妹?”

薑氏歎了口氣,“我與你父親也不同意,但那平武侯以當年恩情要挾……”謝亦羽心裡鄙夷極了,麵上卻維持著良好的表情。”

我不經騎射,以我之力怕是贏不過他。”

“哥哥儘力而為便好,我不妨事。”

謝幼清並不願意見到她哥哥為此事憂慮,賀南秋他還不配!

謝亦羽遲疑了一下,還是將手放在謝幼清的發頂揉了揉,安撫道:“有哥哥在。”

謝幼清鼻尖發酸,重重嗯了一聲。

上一世春獵時哥哥冇能趕上,其他打點好的人也冇有一個贏過賀南秋。

賀南秋勝之不武,提前餵了馬匹瀉藥, 謝家雖知是侯府動的手腳,卻無證據指認。

那時的她又不清楚賀南秋是個什麼貨色,為了不讓父母為難便同意了婚事。

造就了她悲慘的後半生。

“母親,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謝幼清起身作禮。

“你去吧,我與你哥哥再謀劃謀劃。”

薑氏是非常疼愛女兒的,聽到謝幼清說累了趕忙讓她去休息。

謝亦羽見謝幼清苦著個臉,木頭似的臉上浮出幾抹安撫性的笑意。

“苦著個臉做什麼?

有我在,你不想嫁誰還能逼你不成?

快些休息去吧。”

謝亦羽不常笑,表情有些生硬。

謝幼清心底浮現暖意,起身告退。

回房的路上,悶聲不發的蘭露突然開口,“姑娘,連大公子都說那侯世子不好……”“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放心吧,我不會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