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哥哥!

謝幼清的注意力一首在小廳那兒,蘭露的聲音又小,她並冇有聽清她在說什麼。

“你說什麼?”

謝幼清問了一句。

“奴婢說小姐真好看,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呢!

”“都什麼時候了還打趣我,看來我不該慣著你了。”

謝幼清佯裝埋怨地道了句便將注意力放回了小廳。

平武侯黝黑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罷了,說到底還是小輩的事。

即使結不成親家,也不要損了兩家的交情。”

謝懷安聞言臉色一黑,薑氏的臉色也不好看。

平武侯這話明裡暗裡都是在說謝府和賀家的交情,賀家之前是於謝府有恩的,平武侯的意思是謝家得還,要是拒絕這門親事,外麵傳的可就是謝家忘恩負義了。

謝懷安性情平和,很少動怒,這次臉上卻有明顯的怒意。

謝家世代清流,讀書人一貫瞧不上那些粗鄙的武夫。

謝家雖不歧視卻也冇有和這些人家結親的打算。

謝懷安又拿謝幼清放心尖寵,婚事自然不能草率決定,何況平武侯目的並不單純。

武將勢大,皇上己經有打壓的苗頭。

在這個節骨眼上平武侯親自上門說親,為的便是留條後路。

氣氛陷入焦灼,薑氏擔憂的看了看謝懷安。

她適時開口:“世子我還從未見過,可否讓我見見?

要是合適我們再談也不遲。”

平武侯一笑“哈哈哈,正好近日我要辦場春獵,到時犬子和上京大部分人家都會到場。”

“謝夫人,如若犬子在春獵中拔得頭籌,可否許了這門親事?

自然,如若輸了, 便是他與謝家姑娘無緣了。”

見平武侯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如今隻能先安撫他了。

薑氏看了看謝懷安,見他點頭才微笑道:“那樣自是最好。”

待平武侯離開,謝懷安一巴掌拍在案上。

“欺人太甚!”

“可彆氣壞了身子。”

薑氏溫柔的給謝懷安順了順氣。

“這平武侯倒也不敢將事做絕,不過春獵上他定會做些手腳。

你待會兒把亦羽叫去好好吩咐,他一向疼愛他這個妹妹。”

薑氏聞言頷首。

謝幼清偷聽偷的會神,冷不丁一隻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妹,你在這裡做什麼?”

謝幼清被嚇了一跳,輕呼了聲,回頭一望,看見的是一張姿容絕豔的臉。

“哥哥!”

謝幼清眼前一亮,欣喜道。

後又佯裝責怪的看了看蘭露,“不是讓你仔細著點嗎?”

“是我讓她不要出聲的。”

“小妹你還冇有回答我的問題。”

謝亦羽眼神看向小廳那兒。

謝幼清看著謝亦羽的臉,回道:“剛纔平武侯在,我不便過去。”

“哦……這樣麼。”

謝亦羽意有所指的哦了一聲,他麵無表情道:“我們一起過去吧。”

謝幼清微笑著點頭,他落一步跟在謝亦羽的身後,望著他修長的身影,眼中閃過懷念之色。

他的哥哥很有能力,文才曾經得過皇上親口讚譽,就是武,也會些。

上輩子他坐上了宰相的位置,而自己卻死在了侯府宅院內,不知道她死後哥哥會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