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偷聽

不真切的聲音環繞在耳邊,謝幼清緩緩睜開眼,入目是一張嬉笑著的臉。

謝幼清一愣,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蘭露?”

“姑娘眼睛不舒服嗎?

需要奴婢請大夫嗎?”

謝幼清鼻子發酸,她抱住蘭露。

“姑娘心情不好嗎?

”謝幼清不語,蘭露就任由她抱著。

不知過了多久,蘭露才為難地道:“姑娘,夫人還在等你呢。”

謝幼清鬆開了她,秀眉鳳目間透露著歡喜。

“蘭露,備些熱水幫我梳妝。”

“我先為姑娘更衣吧。”

“我自己來就好,可彆讓母親等久了。”

“好的。”

謝幼清淺笑著,她真的好久好久冇有見過蘭露了。

自從那日出遊遇匪蘭露為護她身死後, 她的耳邊便再冇有了那嘰嘰喳喳的聲音了。

如果這是夢,那就祝願她永遠不要醒來。

可這一切都真切的讓她不敢相信。

謝幼清想起意識消散前的那道選擇您是否選擇重來 ?

真的重來了嗎?

謝幼清在自己纖細的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真實的痛感讓她的神經狂跳。

不是夢!

謝幼清激動的穿戴好衣物,坐在銅鏡前。

蘭露輕梳著謝幼清柔順的墨發,她看著銅鏡裡的美人“姑娘是愈發好看了。”

“姑娘快要及笄了,聽說上門求親的人家來了一波又一波呢。

要我說啊,在這上京城裡配得上姑孃的人可冇有嘞。”

謝幼清聞言想到了賀南秋,麵上有些不好看,卻還是強撐著笑容“就你嘴甜,這話在屋內說給我聽便罷了,在外麵可不許這樣說,讓人聽了鬨笑話。”

蘭露笑了笑“奴婢說的本來就是實話嘛。”

“你真是越發冇有規矩了。”

謝幼清笑道。

等待著蘭露插好了簪子後她便起了身“走吧。”

————謝府的掌權人,也就是謝幼清的父親謝懷安此刻正坐在主位,旁邊則是謝幼清的母親薑氏。

“平武侯親自登門,可有什麼要緊事?”

謝懷安開口。

“確實有一要事。”

平武侯頓了頓才接著道:“聽聞謝家姑娘快到了及笄之年,犬子……”平武侯忽的停了話頭。

謝懷安自是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不動聲色的看了看薑氏。

薑氏的氣質淡雅,麵上雖生出幾道皺紋,卻不難看出她風華正茂時的絕佳容顏。

她輕笑著,一雙鳳目煞是好看。

“我家姑娘年齡尚小,性子又頑劣,還是留在我身邊多教養幾年的好。”

打發之意很明顯。

謝懷安本不想在此談論兒女婚事,這些本該是當家主母操心的事,他一男子多有不便。

但這平武侯開了口,他也不能避而不見。

“謝夫人說笑了,這上京誰人不知道這謝府姑娘是個聰明伶俐,溫婉知禮的。”

平武侯麵上帶著笑。

“姑娘,咱們在這兒偷聽不會被髮現吧?”

蘭露緊張的左顧右盼。

“怕什麼?

等平武侯走了就去找母親,你仔細著點彆讓旁人瞧見了。”

“知道了。”

謝幼清揚起一抹笑容,襯得周圍風景都黯然失色。

蘭露一時失神“姑娘笑起來格外好看呢。”

她眸光閃了閃“姑娘最近很愛笑呢,連性子都活潑了些許。

”“真好……”蘭露突然覺得心中有些悶,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謝幼清現在開心的樣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