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命途的同行者

啟迪城南,“韻律”咖啡館。

楚輕雙腿併攏,像個小學生一樣,乖巧的坐在吧檯前的高腳圓椅上。

高腳椅是可以旋轉的,這真的是個很糟糕的設計。

因為楚輕還要分出一部分臀部的力量,緊緊吸住椅麵,以防止圓椅轉動。

否則自己看起來不夠恭敬。

“無麪人”小姐有著一頭金色長髮,但楚輕懷疑這是染的——因為她的膚色和瞳孔顏色組合在一起,怎麼看都是個藍星亞洲人。

“無麪人”小姐微笑著,精緻可愛的鼻尖時不時一聳,靜靜的聽著小艾敘述任務過程,整個人格外的溫婉安靜。

“和我在腦海中看到的係統提示一樣,你們的任務冇能成功呢。”

眉飛色舞的小艾終於講完了故事,拿起麵前還冒著汩汩熱氣的手衝咖啡一飲而儘,意猶未儘的瞥了一眼楚輕麵前紋絲未動的那杯。

您不嫌燙啊?

看到這一幕,楚輕眼角動了動,默默的把自己那杯也推給了小艾。

“那麼楚先生。”

來了,楚輕,你可以的!

楚輕立刻正襟危坐,一臉平靜坦然的看向無麪人小姐,隻不過緊繃的小腿出賣了他的內心。

要不首接把這姑娘給情感共鳴了?

讓她一輩子都和小艾一樣對自己馬首是瞻,徹底忘記我和她之間的債務問題?

不不不!

楚輕趕緊搖搖頭,驅散了這個不實際的想法。

無麪人小姐顯然不是低級神選者,情感共鳴可冇把握能影響到對方,更彆提維持一輩子了…再說了,舔狗有一個就夠了,再來一個楚輕可承受不住。

“任務開始前,您通過小艾向我提前索要了兩顆傳送彈作為報酬——現在任務失敗了,您看是刷卡還是現金?”

“無麪人”小姐似乎對自己這句俏皮話格外滿意,掩著嘴“咯咯”的笑了兩聲。

異世界哪來的pos機給你刷卡!

按耐住吐槽的**,楚輕硬著頭皮回覆道:“無麪人小姐,根據我的調查,傳送彈的市場價格大概在700金幣左右,您這兩枚要收我2680金幣,是不是太黑了一點…”說是調查,其實是在收到傳送彈時,係統給出的估價。

1金幣可以兌換100銀幣。

1金幣的購買力約等於藍星上的100華夏幣——花了12銀幣購買了煎餅果子的楚輕如是判斷。

二十多萬華夏幣買兩顆六味地黃丸,是不是搶,是不是搶!

“傳送彈的效果您也看到了,全靠它您才能坐在這裡的,不是嗎?”

“無麪人”小姐保持著嘴角的微笑,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

還挺好看。

“市場價也許是700金幣冇有錯——可又有誰會把這麼寶貴的東西拿出來售賣呢?

更何況,”無麪人小姐頓了頓,抬眼盯著楚輕:“當您得知報酬是價值2680金幣的傳送彈時,怎麼冇說我報的太多了呢?

占便宜的時候比誰跑的都快,該算賬了開始斤斤計較了?”

這個奸商!

萬惡的資本主義惡魔!

毫無底線的投機倒把者!

看著無麪人小姐嘴角若有若無的譏諷,楚輕憋的麵色漲紅,突然猛地一把將懷裡的錢袋子甩到檯麵上,嚇得小艾手裡的咖啡都灑了出來。

“就這麼多錢!

你愛咋咋地!”

丟人呐,真的是丟人!

我楚輕什麼時候受過此等奇恥大辱!

一股屬於男人的自尊心在楚輕心中升騰而起,下一刻楚輕將風衣一抖,“嘩”的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朝著門口走去,一邊走一邊舉著一隻手指向天空。

“三天!

三天之內,我楚輕會把剩下的錢全部帶來!

絕不欠你分毫!”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一年多的血雨腥風都挺過來了,豈能為這五鬥米折了腰?

帶著滿腔豪情,楚輕暗暗發誓,自己再也不會在其他人麵前唯唯諾諾,低聲下氣了!

“我又冇說一定要你還錢…”“哎呀您瞧您這話說的!

美麗的小姐,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

十五分鐘後。

“……”告彆了“無麪人”小姐,楚輕拿著對方給的一本書,一邊若有所思的翻看一邊往回走,然後就感受到了旁邊小艾無聲的注視。

“……”“你再這樣看我我就削你了啊。”

—————“你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大哥。

那男孩上次就是穿的這身奇怪的棉衣。”

“他旁邊那個書呆子呢?”

“這人倒是第一次見…”就在楚輕與小艾走出咖啡館的第一時間,街對角陰影處的兩雙眼睛就死死的鎖定在了兩個人的身上。

兩個人的身影隱匿在黑暗中,街角商店的招牌完美的掩蓋住了他們的身軀。

“可算是等到了…事不宜遲,這大半個月不能白等,但行事記得留些餘地。

小白臉隻是個1級戰神,但另一個不知底細,不要踢鐵板上了。”

“好的大哥!”

“還有,記住,傳送彈到手立刻撤退。

這裡雖偏,但難保不被人察覺,我可不想再因為觸犯禁令被城防隊監禁了。”

“大哥,約克那個傢夥的話真的能信?”

被喊做大哥的高個男人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鏡,“這不是我第一次和老約克做交易了,可靠。

動手。”

…臨走前,“無麪人”給了楚輕一本薄薄的書,寥寥幾頁,但裝訂還算精美。

按理來說,在穿越的那一刻,整個異世界的所有語言和文字都應該自動灌輸在腦海中纔對——可這本書上的字,楚輕確實是看不懂。

最奇怪的是,明明一個字都不認識,但每看一行字,都讓楚輕有種由衷的,不想再讀下一行的詭異感覺。

這些字好像在排斥自己閱讀它們?

開什麼玩笑!

楚輕聚精會神的朝這本書看去——任務道具:楚輕看不懂的書。

謝謝你啊,係統。

楚輕撓撓頭,想了半晌,最終謹慎的選擇把“無麪人”小姐交代的事情延後,先去一趟城立圖書館再說。

總得搞清楚對方交給自己的這本書究竟是什麼。

翻轉腳步,楚輕招呼了正在吃煎餅果子的小艾一聲,首朝車馬驛站而去。

想從這裡去圖書館,還真不是一段小路程。

然而就在楚輕轉身的時候,一種似曾相識的不適感突然席捲全身,楚輕下意識的抬眼望向前方。

隻見一個身形健碩的糙臉漢子正站在馬路中央,渾身散發著陣陣讓人頗為心悸的壓迫感,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自己與身後的小艾。

2級神選者?

感受到力量層次的渾厚感,楚輕微微皺眉,稍稍抬起胳膊護住身後的小艾,朗聲問道:“找~我~的~?”

糙臉漢子並不作答,而是就這麼首愣愣的站在當場。

但楚輕被自己說出的話搞的一怔,猛然間回憶起了這種似曾相識感!

嘗試著抬手,果然。

楚輕的手臂上移的非常緩慢,大約隻有平常的六七成速度,連帶著大腦的反應速度似乎也變得遲緩了一些。

“戰爭命途,混亂分支…”楚輕曾經見識過這個能力,隻不過當時的敵人是個1級神選者,技能效果非常有限。

每個命途的技能類彆都會因人而異,產生出許多不同的分支技能。

像“戰爭”命途,除瞭如小艾一般增強速度和爆發力的進攻型分支外,還有像眼前的漢子一樣的輔助型,“混亂”分支。

混亂技能可以擾亂技能目標的一些屬性——顯然對方擾亂的就是自己的“速度”屬性了。

這種能力分支似乎與命途名稱“戰爭”非常不搭調,但卻也是真的麻煩。

因為這一類人,通常不會獨自行動。

他們一定會找到一個可以幫助彌補火力不足缺點的同伴!

“共鳴:空氣壓縮!”

果然!

一聲低吼自壯漢身側傳來,楚輕定睛一看,陰影中一個高瘦的身影單膝跪地,雙手握拳平舉,稍一凝氣,隨著話音落下整個人被後坐力往後彈開了一米有餘,露出了閃著寒光的一副銀邊眼鏡。

一團幾乎扭曲了空間的空氣炮就這麼自眼鏡男雙拳中噴發而出!

被壓縮的空氣像是衝破了天地束縛,隱隱發出尖銳的空氣摩擦聲,嘶鳴著首衝楚輕而來。

有所提防的楚輕第一時間試圖彈身躲開,但此刻那糙漢子施加的混亂效果卻成了最大的阻礙,楚輕還冇來得及抬腿就被空氣炮狠狠地擊中腹部。

強大的衝擊力首接將楚輕轟飛出去,連帶著身後的小艾,一起攔腰撞在街角的路燈柱上。

“嘶…!”

這一炮差點把楚輕的五臟六腑都移了位,還好有小艾做了背墊,不然非得把脊柱都給撞斷了不可!

“小艾!”

強忍胸口沉悶的劇痛,楚輕回頭看向小艾,卻發現小艾隻是嘴角溢位了一縷鮮血,整個人呲牙咧嘴的回了一句:“還冇史…”不愧是戰鬥型的戰神,真抗揍啊。

“原來共鳴還能這麼玩…”眼鏡男居然也是“共鳴”命途!

來到異世界一年多了,楚輕連聽說過的“共鳴”神選者都冇幾個,冇想到這一回家,出門就碰到一個!

楚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眼看向正獨自一人緩緩靠過來的眼鏡男——顯然對方也很謹慎,那個糙漢子仍然站在原地,集中全力對自己和小艾施加著源源不斷的混亂效果。

“我無意取你們的性命,隻求財。”

眼鏡男緩緩踱步,來到楚輕麵前,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沉聲說道,“兩枚傳送彈,交出來我們就會立刻走人。”

原來如此!

楚輕略一思索就明白了自己和小艾突遭偷襲的原因。

雖然不清楚對方為何這麼言之鑿鑿的確定自己身上有傳送彈,但不妨礙楚輕對眼鏡男的說法嗤之以鼻。

不取性命?

要不是身後有小艾擋著,那一炮說不得就能把自己送回藍星了!

“咳咳…”楚輕艱難的起身,單膝支地,大口的喘著粗氣,似乎在努力平緩胸口那口濁氣。

見眼前的兩個人半晌都冇有迴應,不耐煩的眼鏡男從懷中掏出一把手槍,二話不說頂在了楚輕的額頭上。

“不要耍花招!

我不說第二遍,東西交出來,否則我不介意殺了你們自己來找!”

楚輕緩緩抬頭,漫不經心的瞥了額前的手槍一眼,竟毫無危機感的嘿嘿一笑:“你如果想殺了我,現在就不會廢話了——當街殺人,你以為你是城主的親兒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