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章 藍憶湉複診

藍憶湉歡快地踏著水窪,看上去完全不像一個即將走進腦科醫院看診的女高,倒像是要去春遊的臨行者。

藍憶湉感到這股積極樂觀的背後有著既然爛了就爛到底的大無畏精神,每次來看診精神狀態的層次都非常豐富。

叫到號時藍憶湉興高采烈地推開診室門:“你好啊魏主任好久不見!”

魏主任聞聲抬頭,板正的寸頭、乾練的五官和堅毅的目光都散發著他那精明的氣質和良醫的品質。

藍憶湉發覺她高中那批重點男好像都長這樣。

魏主任上下掃視了一番小藍同學,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每次見到你我都特彆高興。”

“為啥捏?”

天真的小藍同學擠出一抹微笑。

冇錯,藍憶湉每次見魏主任都有一種被審視和剖析的難受感。

所有的微笑都隻能勉強擠出。

“因為你這位患者對醫生而言非常有挑戰性,讓我很興奮。”

“……”魏主任在電腦上敲了幾個字,又轉頭問小藍同學:“小傢夥,最近有發生什麼特彆高興的事嗎?”

“emm比如閨蜜要放假了我們可以見麵?

““還有什麼高興的事嗎?”

“emm還有我剛剛在路邊見到了好看的絨球花?”

“還有嗎?”

“emm再比如我今天這身衣服搭的挺好看的?”

魏主任把手放在桌上,抱成拳頭:“你看,生活中還是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嘛。”

“哈哈。”

藍憶湉又強擠一抹微笑。

該怎麼說呢,在藍憶湉崩壞後,她清醒又痛苦地認識到這世上有一半都是苦難,而剩下那一半是自己和世界能支配的情感。

她深刻的明白醫生是見她狀態好便想順水推舟引出她的積極思維,可卻有另一種聲音響徹腦海——今天的美好隻是這世界隨機分配的結果。

察覺到自己的心裡變化後,藍憶湉又低聲感歎:“生病時的我有夠詭異的。”

魏主任繼續凝視著藍憶湉,片刻後低聲一笑,垂眼看向桌麵,這笑容轉瞬即逝,目光突然銳利的像把手術刀投向藍憶湉:“聊完高興的,咱來聊聊不太高興的。

小傢夥,你真讓人捉摸不定。

每次見到你不是是狀態特彆好就是狀態非常差。

這說明你的狀態很有波動性。”

“嘻嘻。”

藍憶湉裝傻充愣。

一番望聞問切之後,藍憶湉離開診室去病房拿藥,同時手裡還多了一個東西:雙相情感障礙綜合症量表。

10分鐘後。

藍憶湉拿著填好的量表重返診室,魏主任此時見到藍憶湉笑得十分開朗陽光燦爛冰雪融化,接過量表看了看下麵“18”和“16”的分值後,嘴角僵硬眉頭皺起滿臉表情化為三個字母:nmd。

“你正好卡在判斷是不是雙向的分數線上了。”

“樂。”

藍憶湉裝傻充愣。

“唉,不過這也是我為什麼不推崇量表的原因,不能以此蓋棺定論嘛。”

魏主任此時的笑容顯得十分真實,彷彿是對自己的優良醫品和學術界極負責任態度的欣慰。

藍憶湉看出這點後內心騰生出一股敬畏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