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休學半年啦章

Ding。

紀念日訊息彈上手機桌麵。

“請假的第183天!

半年紀念日~小助手前來恭喜~”紀念日小助手app真是不講情分,明明是休學半年的紀念日還來恭喜。

藍憶湉在心裡唸叨著。

指尖敲著螢幕,默默把“小助手”的名字改成了“陰陽師”。

藍憶湉抬頭望向車窗外,雨絲落在玻璃上緩慢流淌著,她的手指跟著水珠一起往下劃眼前一把刀子劃開了心肌。

“!”

藍憶湉被幻象嚇了好一會兒。

心有餘悸道:“我終究是癲成了我想要的樣子哈哈。”

上一次出現幻象是什麼時候呢?

應是高中開學一個月時。

自以為無名小卒實則還有些實力的藍憶湉小女孩在進入強者如雲的省重高後被晃的頭暈目眩。

變幻莫測的世界和初三以來一點一點往上加的高壓終於把她逼上了極點——腦中那根維持理性的絃斷了。

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一種從始至終都冇有被好好照顧過的缺愛感。

藍憶湉眼前出現了一個頭部是三角形、西肢是矩形的幾何媽媽。

幾何媽媽無時無刻不伴在藍憶湉身旁,給她“關愛”,說著藍憶湉思想中最溫暖的話語。

三天了,幾何媽媽還未離去。

“媽媽,您能離開一會兒嗎?

我不是嫌棄您的意思,我隻是,想自己待會兒,清靜一下。”

藍憶湉睜著充滿血絲的眼,嗓音沙啞。

青春的女孩彼時氣質一定是行將就木的。

幾何媽媽三角形的麵部中間融化成非牛頓流體,慢慢地鏤了三個空,這三個空不斷變幻著流動著,卻始終是一個詭異的笑臉孔洞。

“乖孩子,媽媽怎麼放心得下你呢,你需要陪伴…”你需要陪伴……你需要陪伴……你需要陪伴……藍憶湉聽見幾何媽媽的發出的是自己的聲音。

藍憶湉絕望地閉上雙眼,留下兩行清淚。

幾何媽媽仍在眼前。

“下車了小姑娘。”

司機師傅提醒道。

“噢噢好滴!

謝謝師傅!”

點下好評後的藍憶湉起身下車。

回味了一下以前悲慟的回憶,藍憶湉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以史為鑒嘛!

過往的經曆隻是我康複之路上的台階罷了!

今天的我還是一隻快樂小狗嘻嘻~What doesnt kill me makes me stronger!!!”

藍憶湉走在路上撐著傘,嘴裡歡快地哼著Kelly Clarkson的Stronger。

路人眼裡的藍憶湉此時應是一位清秀的姑娘。

透明雨傘下是奶藍的漁夫帽,紫藍的polo衫有白領襯得可鹽可甜,衣上印著“Fly me to the moon”的英文logo。

兩個手腕上的純白袖套更顯活力。

一襲牛仔裙配上白色腰帶,清爽氣質撲麵而來。

恰巧藍憶湉又被雨水打濕的藍色絨球花吸引,俯身向其望去。

一靚花一佳人,整個畫麵靈動活潑。

一旁咖啡館中的許安欣賞著這一幕,以一個攝影愛好者的身份拍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