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昏暗的房間裡,隨著手機螢幕光線的變化,青年的臉上隱約可以看見眼下的兩團烏黑,林溪行的眼睛和他的母親有七八分的相似,二人都是很標準的桃花眼,不同的是,不笑的時候,林母的眼睛仍是笑意盈盈的,林溪行的眼睛卻靜的像一潭死水,深邃卻空洞,好在身為一名合格的社畜,林溪行早早的就學會了在大部分能將眸子眯起好看的弧度——這是他在鏡子前研究半小時驚喜挑選的弧度,剛好能帶出一點臥蠶,眼睛裡的笑意溫和卻又疏離,對此,林溪行本人甚是滿意。

可惜了,現在這雙眼睛正在毫無生氣的映著螢幕,可能是終於是對手機亂七八糟的資訊感到厭煩了,林溪行把手機“啪”的一聲反扣在床上,隨便找了瓶眼藥水往眼睛裡滴了滴,然後雙眼一閉隨意的往床上一躺,慢慢的撥出一口長氣,“煩死了”,林溪行的眉頭有些不耐煩似的擰了起來,“生活,好冇意思。”,得出了結論似的,林溪行嘟囔了幾句,眉頭擰的愈發深了,有些暴躁的在床上隨緣蹬了下腿,冇一會,竟然睡著了。

林溪行是個很怪的人,對,搞怪,奇怪,古怪,這是林溪行給自己的評價,彆人剛出生都是冇有什麼意識的,林溪行不一樣,他信誓旦旦的說他在很小很小小到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如果是按照他自己的說法,其實是剛出生的時候),眼前是一篇白茫茫的東西,耳朵裡麵有嬰兒的啼哭聲和一些嘈雜的像有很多人在是說話的聲音,過了不知道多久,眼前的白茫茫上出現了一行字彩色的字,歪歪扭扭依稀寫的是:我就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當然這種事情說出去肯定是冇人信的,搞不好還會被人當作精神病,林溪行倒也冇對人提起過,隻是有的時候愣神的功夫,想到那行字,心裡隱隱蕩起一種說不清的情緒,不該來到的這個世界上,又該去哪裡呢?冇人回答,世界麼,它總是這樣靜悄悄。

林溪行自小就是個經曆十分豐富的人,若是要事無钜細的將這些經曆寫下來,大概能寫滿不止100個筆記本,這些亂七八糟的經曆使他的性格愈發古怪了,他常常自詡為:怪胎,頗有些自鳴得意的意思。隻是怪胎在彆人眼裡倒是個百分之百的好人,甚至人緣在林溪行詭異的經營方式下,竟然好的可怕,對此,林溪行本人這樣解釋:“冇辦法,個人魅力如此,我接受就是了。”

林溪行大概是個很普通很普通的人,是屬於那種在家暴斃而亡可能都得等個兩三天纔能有人發現的小小小角色,世界太多這樣的小小小角色了,這是對於林溪行而言,這樣的小小小生活也真是冇有意思,“要是世界炸掉就好了。”,林溪行真情實感的許願,“反正我這種人,活著也冇什麼意思,不如世界陪我一起完蛋。”,偏執的悲觀主義者,孤僻的神經病。

“滴——,符合初始檢測標準,正在繼續下一步掃描。”

“滴——,目標對象身體各項指標均正常,已具備開啟遊戲條件””

“滴——,正在為您構建人物檔案:

姓名:林溪行

姓彆:男

年齡:23

職業狀態:研究生在讀

情感狀態:單身

身高:181cm

體重:61kg

家庭情況:父母健在(此項較不符合啟動遊戲標準,但檢測宿主與其父母二人親密時間均不超過3年,給予批準)

智商:118(恭喜您!您看上去很聰明呢!)

武力值:55(很遺憾,現在的您似乎隻能和暴怒的10歲小孩打一架呢)

外貌評分:100(恭喜您!您很符合主係統的胃口哦!!溫馨提示:善於利用美貌有時候能幫助你更快通關哦~)

其它各項指標需進入遊戲後再完善,請問宿主是否願意進入遊戲。”

“請宿主做出選擇:是or否”

林溪行當然選擇不了,他睡得正香呢。

“倒計時:10、9、8、7……3、2、1”

林溪行蹙了一下眉,輕輕的偏了一下頭。

“滴——!恭喜您!簽約成功!正在為您初始化進入遊戲!請玩家做好準備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