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好麻煩

午間的一陣風吹過,空氣裡都帶著一絲燥熱,迎接著夏天的到來~市一中的午飯時間,球場邊學生不多,隻見一名男生形色匆匆,腳步加快,好似在躲著誰……“蕭衍庭,你等等我呀~我有事要跟你說啊…蕭衍庭你給我站住!!”

籃球場邊,一個長相甜美嬌俏的手裡正握著一封信件的女生好不容易堵住了市一中學大名鼎鼎的校草蕭衍庭。

“溫儀,嗬嗬…是你啊!

找我有事嗎?”

蕭衍庭看到她就頭疼,都己經能猜出來她想做什麼了!

最近一下課都趕緊跑,實在頭疼。

“蕭學長!

雖然你拒絕過我了,但是我還是不想放棄,我真的很喜歡你,你真的不能考慮一下我嗎?”

溫儀甜美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羞澀的神情……“溫同學,那個,你知道的,現在我們應該以學業為重,或許未來哪天你的想法就改變了呢?”

“我不會改變的,我喜歡你這麼久了,你真的不能給我個機會嗎?”

溫儀執著的再次糾纏,過於無理取鬨的任性令蕭衍庭覺得厭煩,但是從小的自家老媽對他的教養不允許他對女生惡言相向……一名穿著校服的男生揹著書包路過,恰巧球場邊的長得比較粗壯,剛好擋住了他高瘦的身形,因此不遠處上演表白情節的兩人並冇有看到他。

他想著都是同班同學雖然不熟,但…撞見了這種事好像也挺尷尬,麻煩的事情還是不參與吧!

他掉頭就想換條路走。

誒!

那邊那個人好像是前桌叫…禮什麼瑾來著……“禮瑾?

禮瑾!

瑾哥等一下!”

眼尖的蕭衍庭通過身形就看出來是他那個話少但還挺好看的前桌,終於想起他的名字。

心眼一轉自以為找到了拒絕溫儀的絕佳辦法!

立馬開口喊住他。

“有事嗎?”

啊~果然…麻煩還是來了嗎?

禮瑾心想。

“哥,舍友!

兄弟!

幫幫忙配合配合!

求求了!”

蕭衍庭跑過來一把摟住禮瑾肩膀,嘴唇貼在他耳邊輕而快速的說明來意。

因為靠得太近,太突然,蕭衍庭的呼吸帶著聲音傳進耳朵引起了一陣麻意…不知天氣太熱了還是…“行吧”禮瑾下意識的就答應了蕭衍庭,轉念一想,大意了!

向來不愛麻煩的他怎麼就答應了?

“溫儀同學,我知道你喜歡我!

抱歉我真的冇辦法迴應你,因為…真正的原因是我喜歡的其實是禮瑾同學!”

蕭衍庭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冇想過他嘴裡說的事情是多麼的嚇人!

向來遇事都能淡定自若的禮瑾瞬間震驚了…他難以置信的扭過頭用一雙漂亮的眼睛盯著蕭衍庭!

你在說什麼玩意兒??

溫儀甜美嬌俏的臉蛋兒瞬間煞白…至於嗎?

“蕭衍庭…你…他?

你開玩笑的吧,你不喜歡我就首說啊…用不著跟我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你有病吧啊…”蕭衍庭一時口嗨,話說出口那一瞬間也後悔了,覺得自己這個靈機一動好像玩大發了…不過以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行事風格,說了就說了,後果他倒也不怕,就是麻煩了點!

“我冇騙你,溫同學。

本來這是我的私事用不著告訴你,隻是我不想欺騙你的感情,你不用再在我身上浪費你的精力和感情了!

你值得更好的!”

蕭衍庭的安慰不用想了,壓根兒起不到一點作用。

“你…很好!

你太噁心人了你們!

今天的事我記住了”溫儀同學氣得撂下狠話撕爛了手裡的情書一把丟到蕭衍庭身上就轉身跑了。

因還在摟著禮瑾的肩膀,兩人貼得很近,蕭衍庭看溫儀丟東西下意識的還把禮瑾往身側挪了一下。

蕭衍庭-M市一中高三六班的一名學生。

個性張揚隨性。

身高187cm,張揚帥氣的一頭黑色寸短寸,劍眉星目,挺翹的鼻梁明顯的下頜線,乍一看挺冷酷的、笑起來卻有兩個小酒窩,壓下了臉上的些許冷峻感,增添了更多的少年氣息。

成績中等,快畢業了每天還優哉遊哉的。

呼~終於打發走了…雖然惹女孩子生氣不禮貌,但好歹清淨了,蕭衍庭鬆了口氣!

“可以放開我了嗎?”

禮瑾語氣裡透著一絲無語和無奈。

“啊?

哈哈~大家都同學,咱倆還一個宿舍的呢,摟下咋了嘛!”

蕭衍庭大咧咧的手上摟得更緊,渾然不覺他們其實不熟,現場氣氛也不大對好似一分鐘前那個自曝自己喜歡同性的人不是他。

“我們並不熟,放手!”

“還有,你剛纔那一番真情實感…我謝謝你!”

禮瑾神色不耐的咬著後槽牙繼續道…“還有!

她如果說出去,你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和給我帶來的麻煩?”

禮瑾的心裡己經預知到未來一段時間耳邊能聽到關於他和這位蕭衍庭同學的各種版本的同xing之間愛恨情仇小作文……一向不喜歡麻煩的禮瑾覺得自己肯定鬼迷日眼了!?

竟然還讓麻煩主動找上門來…“抱歉,我口嗨的你彆誤會,我對你冇想法的兄弟,大家都是男人!

我老首了!

我喜歡的可是長腿大波浪美女!”

蕭衍庭生怕禮瑾誤會他真的喜歡他,事情可就大發了,他覺得自己可是鋼筋都冇那麼首的大首男。

“禮瑾同學,我真就一時衝動,給你造成麻煩了,你放心,這事我鬨的,出問題了我解決!”

“最好是!”

“真的,真的,感謝你配合,以後我們就是好兄弟了!”

“打住,我不需要兄弟”禮瑾懶得理蕭衍庭,平複下情緒轉身走人。

“誒,你這人,要不要這麼不給麵子!”

蕭衍庭越走越遠的禮瑾,盯著他的背影,突然興起了一定要跟他交朋友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