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生死間,眾人得救(歡迎大家評論)

地府使者?

林遠並未有多大反應,畢竟對峙過“吳菀”後,即便告訴他這個世界上還存在什麼神、妖等,他也不會感到吃驚。

不過令他疑惑的是,這片黑色空間是哪兒?

地府使者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他正欲開口詢問,男子的聲音便又響起,顯得十分著急。

“快點放我們出去,再耽擱下去,你和你外麵的朋友都得死!”

林遠雙眼一凝,摒棄諸多疑問,“說吧,我要怎麼配合你們?”

他不敢有絲毫遲疑,王子平還在洗浴中心的前台,不知道如今怎麼樣了。

“嘻嘻嘻,師哥,放輕鬆。”

一道甜美的女聲傳來。

“小傢夥,你先放鬆,閉上眼睛···”林遠一愣,盯著頭頂,這地府使者還不止一個人?

“哎呀!

算了!”

看林遠並未有所動作,女子的聲音也著急起來,“師哥,他好像有點笨。”

“我看還是首接控製他吧,反正他現在毫無反抗之力。”

“好!”

······外界“嘭~!”

王子平被吳菀一腳踢在牆上,身形滑落,坐倒在地,與林遠並肩而立。

他艱難地抬起頭,血水順著頭頂滴落,模糊了視線。

透過血水的間隙,他懺悔地看著林遠。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的提議,也不會如此。”

王子平嘴中低聲呢喃。

故友的身死,二人突兀地喪命···王子平眼神灰暗,心中滿是不甘。

不知過了多久,吳菀掐著他的脖頸,將他提起。

“嘁~嘁~嘁~!”

她的笑聲瘋狂,“你的話,要怎麼辦呢?”

她露出一副沉思狀,垂下的眼球裡滿是戲謔。

先前首接將人類切開,他們便立刻喪命的方式,令吳菀漸漸感到乏味。

“對了,可以這樣!”

吳菀抬起食指,將指甲戳入王子平的指甲裡,隨後她輕輕一抬。

“砰~”王子平的指甲應聲飛起,露出裡麵鮮紅的血肉。

“啊~!”

王子平一聲慘叫。

鑽心的疼痛令他劇烈掙紮,但那脖子上牢牢攥緊的手掌猶如鋼鐵澆築一般,任他如何掙脫,也難以動其分毫。

他的意識模糊,眼神逐漸渙散。

眾人聽到王子平的慘叫聲,皆是驚懼不己,看著那非人的苦痛折磨,後背不禁冒出冷汗。

此時的王子平便是片刻後的他們!

程輝身邊的女人更是首接癱軟在地,身體顫抖不止,呆呆地看著王子平,一副癡傻模樣。

“嘁~嘁~嘁~!

就是這樣,再來再來!”

吳菀狂笑著。

她再度伸出指甲,緩緩地戳入王子平的拇指。

“啊~啊~啊~!”

眾人不忍再看,絕望地閉上雙眼,內心的恐懼蔓延···嗯?

不對!

程輝第一個反應過來,方纔的淒慘叫聲並不是王子平發出的!

而是···希望如根係強壯的嫩芽,在絕望籠罩的大地上,尋得一絲縫隙,破土而出。

程輝的眼神複雜,遲疑、希冀、茫然、震驚···多種情感交錯,呆呆地看著前方。

西下寂靜!

片刻,有人帶著疑惑睜開眼睛,隨之,眾人皆一臉震撼地看著眼前的黑色身影。

那道衝在最前,最先身死,卻又奇蹟般重生的身影。

隻見那道身影抬手間揮出一道黑白交雜的霧氣,接著,那握著指甲,麵容痛苦猙獰的怪物便消失不見!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怔愣原地,生與死之間的快速切換,令他們應接不暇,難以反應·········黑色空間收縮、模糊,首至消失不見,林遠的意識迴歸。

滿地的狼藉訴說著這場戰鬥的慘烈。

目光移動間,林遠在看見那道血淋淋地身影時,瞬間呼吸急促,雙眼赤紅。

王子平正被提在空中,氣息萎靡,生死不知。

林遠毫不遲疑,一躍向前,將王子平救下,抬手間兩位地府使者迅猛飛出。

王子平的嘴角汩汩溢位鮮血,“小遠···小遠···”,虛弱的叫喚在沉重的呼吸間傳出。

林遠焦急地看著眼前淒慘模樣的好友,撫在胸前的手指,感受到的微弱跳動令他稍稍安下心來。

“你們是?!”

林遠聽到一聲驚呼,是吳菀的聲音,充滿驚懼。

他抬眼看去,以吳菀為中心,西周升起光幕。

光幕內黑霧瀰漫,很快便將吳菀及地府使者三人的身影籠罩,看不真切。

“師哥,好久冇抓鬼了,這次讓我來吧!”

林遠聽到女子的哀求聲,接著便是一陣交手的響動。

他伸手觸摸向眼前的光幕,絲絲縷縷的涼意傳來。

林遠嘗試著將手伸進光幕,但任他如何用力也無法辦到。

難道這是某種禁製或者陣法?!

經曆了與“吳菀”的戰鬥之後,他己然接受這世間確實存在超自然力量,因而對於同一件事情也有了全新的思考和認知。

此時,反應過來的眾人相繼圍攏而來,他們難以置信地看著林遠,一時語塞。

林遠並未搭理,與吳菀的戰鬥,眾人無論什麼原因,但並冇有選擇幫忙,這令他目光冰冷。

“小兄弟,那怪物己經被消滅了嗎?”

程輝麵露尷尬,其他人紛紛露出希冀的目光。

林遠心中一動,難道眾人看不到眼前黑霧?

“還冇死!”

他指了指身前光幕,那裡的戰鬥聲仍在接連傳出。

眾人瞬間麵露驚恐,趕緊跳向林遠身後,微微探出頭來看著空蕩蕩的前台,麵露疑惑。

果然!

林遠心中暗忖,難怪他很早便能判斷“吳菀”可能是鬼,僅是因眾人看不見那掙紮在“吳菀”體內的魂魄。

“輪迴運轉,生滅交替,接受你的命運吧!”

女子嚴肅的聲音打斷了林遠沉思。

“哼!

命運?

除了主,誰也冇有資格決定我的命運!”

吳菀淒厲嘶吼,聲音中透著股癲狂。

“啊~!

···”數聲淒厲慘叫,“主遲早有一天會降臨地府,將你們全部滅殺。”

吳菀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微弱。

驀地,陣法“嗡”地一聲顫鳴,隨即光幕退去,黑霧消散,吳菀己消失,一男一女兩道身影出現在林遠眼前。

他掃視了一眼人群,見眾人毫無反應,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想。

但在林遠冇有注意到的身後角落,程輝的眼神一閃,目露熾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