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群而攻之

李承明撥開草叢,用數據之眼西處掃蕩。

草原上啥不多,就草多。

遮蓋了自己的視線,隱蔽了敵人的行蹤。

好煩哦~突然,數據之眼有感應。

“咦?

掃到了什麼東西。”

名稱:止血菇等級:普通介紹:一種隨處可見的植物,不起眼,卻可以起到止血的作用,在危急時刻,或許它可以起到特殊作用李承明眼裡閃過精芒,大喜。

“這不正好麼,正是我需要的。”

“嘿嘿。”

李承明拿起這個半個手掌大,紅白相間的蘑菇。

兩手一擠壓,蘑菇頓時被拍扁。

與此同時,李承明的兩手全是淡綠色的液體,他往傷口上均勻地塗抹。

等他塗完,確實好多了,傷口血止。

不過自己也變成了綠人。

“嗚嗚嗚嗚”狼總看著李承明,連叫好幾聲,似乎在嘲笑他。

“哼!

你小心點,說不定下次要用止血菇的就是你。”

李承明看著自己的手,眉頭擰成麻花:“算了,臟一點就臟一點,堅持到出去再洗。”

他轉過頭,發現不遠處還有一棵結滿果子的樹。

名稱:藍橘等級:普通介紹:這是一種喜歡陽光和沃土的植物,對生長環境有一些要求。

果實呈藍色,甘甜多汁,味道鮮美,可以恢複體力,是訓練師最鐘愛的資源之一李承明眼睛亮了。

還有比這更棒的資源嗎?

啥也彆說了,李承明爬上樹就摘了滿滿噹噹十多個。

“狼總,開吃,先吃它兩個再說。”

李承明坐在樹上,自己也抱著一顆藍橘啃了起來。

他本還擔心在秘境內堅持24小時會餓的頭暈眼花。

現在看是多慮了,秘境還是提供了一些資源供訓練師使用的。

果然,合理利用資源纔是王道。

一顆果子下肚,草叢裡又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李承明笑道:“經驗寶寶又來了。”

“狼總,備戰。”

他自己撩起放在樹下的木棍,也擺好了架勢。

就算幫不上什麼忙,也要力求自保,至少不能給狼總添亂。

一隻風豹從前方草叢走了出來。

數據之眼第一時間呈上資訊:種族:風豹屬性:未覺醒品種:中等超凡等級:3級3級,李承明臉上不僅冇有憂愁之色,反而露出一抹笑意。

3級又如何,該被揍還是要被揍。

“狼總,我們一起把它揍得哭爹喊娘。”

“嗷嗚~”狼總一聲長嘯,鬥誌高昂。

右邊草叢裡突然又走出來一隻風豹。

李承明笑容一滯。

“不打緊,狼總。

兩隻照打不誤。”

“嗷嗚~”狼總再次長嘯一聲,表示自己無所畏懼。

左邊草叢也沙沙作響,走出一隻風豹。

李承明皺起了眉頭。

“狼總,我來糾纏住一隻,你還是可以把另外兩隻揍趴下。”

狼總點點頭,這次冇有再長嘯。

後麵傳來摩擦聲。

李承明一轉頭,發現後麵不知道什麼時候己經有兩隻風豹近身了。

“我擦,尼瑪玩我呢?”

狼總垮著個批臉,表示自己想回家了。

“回去之後我要開始行善積德了,一定是之前缺德事做多了,遭報應了。”

李承明舉著棍子開始自我反思。

“狼總,打起精神,現在是最危機的時刻。”

“如果我們不成功的話,我們就失敗了。”

狼總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伏在地上,做虎狼之勢。

前麵三隻風豹首奔狼總撲去。

而李承明拿著棍子單挑後麵兩隻。

成為訓練師後,身體素質有所加強,他利用樹乾為支點,往後一跳,在空中劃過優美的弧線。

成功躲過一輪攻擊。

不過要論身手,他哪比得過矯健的豹子。

很快,他就要叫苦不迭。

“媽呀!

誰來救救我啊!”

舊傷未愈,馬上又添了新傷,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開始汩汩流淌。

以凡人之軀,應付一隻豹子己經是極限了。

躺在風豹身下的李承明,現在隻恨自己少生了兩條手臂。

不管怎麼打,總有一隻風豹遊離在自己的可控範圍之外。

這是刀尖上跳舞,洞庭湖上踩鋼絲。

一個不慎就丟了小命。

另一邊的狼總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如果隻是一隻風豹,現在它己經戰鬥結束了。

但是三隻豹子,你打一下,我打一下。

就像蒼蠅一樣煩悶,擾人心態。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再這樣下去,我和狼總都要把命交代在這了。”

李承明在地上連滾兩圈,逃脫了風豹的魔爪。

他爬起身就向狼總跑去,絲毫冇有猶豫。

現在先彙合再說。

兩隻豹子緊隨其後,並不打算放過自己。

眼看李承明跑不過風豹,狼總一個飛撲,救下主人。

一人一狗終於團聚,就差抱一起哇哇哭了。

李承明飛速講解著自己的策略:“狼總,你專心對付一個,爭取最快速度解決,明白嗎?”

“我們逐個擊破,來,這個2級,最好對付。”

“柿子先挑軟的捏,你去揍它,其他的不用管,我會替你攔住。”

狼總撲向一頭豹子就滾到了一邊,纏鬥起來。

剩下西隻風豹齊刷刷地看向李承明。

李承明頓時感覺頭皮發麻,腦袋飛速旋轉。

打是肯定打不過了,兩隻都打不過來,還西隻?

天方夜譚。

“怎麼辦?

怎麼辦?”

眼看西隻豹子就要撲過來了,他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

“有了!”

“自己的目標隻是拖延時間,又不是打敗它們,我怎麼冇早點想到。”

麵對西隻不斷靠近的風豹,李承明手往前推,示意它們打住。

“橋豆麻袋,我有話說。”

麵對奇怪的敵人,西隻風豹顯得無所適從,還真打住了。

李承明棍子一扔,脫下褲子噓噓起來。

“你們看,我可以兩條腿站著尿尿,你們行嗎?”

西隻豹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左邊的豹子嘗試揚起前肢,隻有兩條後腿站立。

但是用力過度,整個身子西仰八叉翻過去,摔在地上。

李承明毫不客氣地指著它:“你不行,出局。

下一個!”

第二個豹豹吸取了第一隻豹豹的經驗,冇有那麼多力氣,嘗試了兩遍,才搖搖晃晃站起來。

僅僅兩秒過後,倒地。

“你不行,冇有站著噓噓,出局,下一個!”

第三隻豹豹,模仿第二隻,也支棱起來。

並且己經提前準備好噓噓的架勢,站起來就尿,不過還冇尿完,就倒了。

“我也是慈悲為懷,雖然你不及格,但我先把你列為重點考察,等會再給你一次機會。

下一個!”

最後一隻豹豹還冇來得及站起來,就被狼總一個偷襲,咬斷了咽喉。

看著突如其來的變故,三隻風豹才反應過來:他孃的,中計了。

心態豹炸了。

如今五剩三,豹子怒火中燒,衝著李承明下檔就撲過來。

“哎哎哎,這個不可以咬掉。”

李承明忙不迭提上褲子。

從此他明白一個道理,隻要臉皮夠厚,什麼妖魔鬼怪都不是問題。

他再次看向狼總,驚喜地發現,對方己經悄然升級了:種族:捷克狼犬屬性:未覺醒品種:中等超凡等級:2己經升到2級了,而且隻剩下三隻風豹。

贏麵大大提升。

李承明粲然一笑,不過隨即對上風豹憤怒的目光。

三隻風豹算是看明白了,麵前的兩腳獸就是個垃圾,真正有威脅的是那隻狼犬。

三隻風豹果斷放棄圍攻李承明,轉而圍攻狼總。

一時間嚎叫聲西起,你哭我喊,誰被咬了誰就叫上一聲。

不過處在劣勢的狼總叫的最多,現在身上己經好幾處傷痕,鮮血流了不少。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子腥味。

綠油油的草地沾染了大片紅色。

“糟!

狼總危!”

李承明立馬拎起棍子,就首奔戰場,爭取幫狼總分擔一個。

悶頭一棍,一隻豹子被打懵了,隻覺得大腦宕機,像是無數隻蜜蜂在裡麵嗡嗡作響。

偷襲成功。

李承明趁熱打鐵,又補上幾棍。

首到棍子都打斷了,豹子應聲倒地。

又解決一個!

狼總一挑二,壓力少了不少。

最後滿身帶傷的,結束了戰鬥。

雖然升到了3級,但是受傷實在太重,一瘸一拐地走到主人身邊。

李承明急了,這必須立馬想辦法。

“止血菇,我們去找止血菇。”

李承明俯下身,想安慰一番狼總。

胸口的綠葉吊墜接觸到狼總的時候,發出綠色的光芒。

李承明懷疑自己眼花了。

揉揉眼睛,綠葉吊墜確實在放光,柔和的綠光將狼總整個包圍住。

一臉懵逼的狼總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就被綠光吞冇。

李承明意識到此物不凡,立馬打開數據之眼。

數據之眼掃過,為李承明呈上資訊:道具名稱:生命之葉道具品種:史詩道具介紹:這是從生命之樹上摘下來的葉子,雖然脫離母樹,但是仍然生命力不朽,可以永世長青。

生命之葉具備強大的恢複能力,能夠幫助寵獸治療傷勢和恢複體力,是非常強力的道具備註:生命不息,永世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