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她想要的,隻有他

“老公,你不是最愛我了嗎?

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能擁有兩個老公呢?”

“你既然是為了我奮鬥,你賺的錢為什麼不能全部給我呢?”

帝都。

清冷的葬禮上隻有一男一女來參加。

女人名為寧岐幽,她麵容精緻俏麗,一雙杏仁眼瀲灩春色,粉唇水潤而有光澤。

就是說的話太抽象了。

簡稱CS。

顧沉憤怒至極,若他不是靈魂狀態,恐怕還要被氣得渾身發抖,“這他媽就是你偷情的理由?

恬不知恥!!”

他在學生時代追求了這個女人整整五年,做舔狗天天噓寒問暖,後來終於用28W的彩禮把她娶回了家。

婚後他拚死工作,再到後來創業,賺下了現在的千萬身家。

她什麼都不用做,就是逛逛街,跟閨蜜打打牌。

可即便如此,她還是給他扣上了一頂沉甸甸的綠帽子!

還想要全部財產?

還想要倆老公?!?

他真是瞎了眼!!

情夫方星辰努力憋笑,他拍了拍顧沉的棺材“你說你,得罪一個學醫的老婆做什麼?

如今就算是死了,屍檢報告也是心臟病所致的猝死,畢竟是長時間的小劑量投毒,查不出來。”

“是顧沉逼我這麼做的呢。”

寧岐幽歎了口氣,“誰讓他之前發現我們的事情過後,就要讓我淨身出戶呢?

混蛋,他耽誤了一個女人最寶貴的青春啊……”顧沉聽的差點腦溢血了。

他恨不得自己化身厲鬼!

就算永世不得輪迴,也要將眼前的姦夫淫婦撕成碎片!!!

可他,終究是什麼都做不了……“咚、咚、咚……”就在此時,清冷女子踩著紅底高跟鞋來到葬禮現場。

她身穿一身黑色西裝,一頭海藻般的大波浪隨著殺伐步伐搖曳生姿。

她絕色風華,妖冶眼眸下點綴著一顆淚痣。

身後跟著無數管家、保鏢、還有一大批記者。

今日是華盛集團躋身世界TOP前一百的日子,也是董事長溫束正式登頂福布斯女富豪榜的榮耀時刻。

可在集團新產品的釋出會上,她隻是接了一個電話,就急匆匆的撇下所有人來到這個冷清的葬禮……讓眾人捉摸不透。

看到這個女人,顧沉愣住了。

溫束……那個資助他上學、幾乎掌控了他前半生的女人。

她病態、強勢、霸道。

她想將他囚起來,想把他做成標本,想強迫他做一輩子的籠中鳥。

最後一次,他終於出逃成功了!

十多年一首都相安無事,卻想不到她竟然在今天……又找到了他。

一股本能的恐懼湧上心頭,即便是成為靈魂,顧沉依舊很不安。

眼看著葬禮變得熱鬨,寧岐幽不懷好意的看著溫束,“你誰啊?”

溫束不予理會。

看著西周遍佈白玫瑰的葬禮,她語氣冰冷,“我要的從來都是紅玫瑰,顧沉他……一首都很不聽話。”

溫束從衣兜裡拿出一支生鏽的鋼筆,如玉手指輕輕摩挲著。

彷彿在透過這支筆,與愛人耳鬢廝磨……方星辰冷笑,“喲,你知道顧沉?

看來你就是他的老相好——”他話還冇說完,溫束便雙眸狠厲的握住鋼筆,對著他的脖子用力一捅!

“啊啊啊!”

方星辰倒在地上,雙手用力按住傷口也無濟於事,很快就因為失血過多死亡了。

西週記者們也懵了!

有人報警,更多人則是舉起攝像機拍個不停!

“哢嚓!

哢嚓!

哢嚓!”

在聚光燈的閃爍下,溫束拿起染血的一隻白玫瑰彆在耳後。

這玫瑰襯的她愈發妖魅,媚骨天成。

她走到寧岐幽麵前,絕色容貌讓同為女子的對方也隨之愣神。

溫束用白絲巾漫不經心擦拭著雙手,而後將那白絲巾勒成一條細線,來到寧岐幽身後用力套在脖子上!

“啊!

咳咳!

救命!

救命……”寧岐幽驚恐的尖叫著。

她想要掙脫!

可她這小身板絕不會是全國散打冠軍溫束的對手。

寧岐幽的掙紮動作越來越小!

首至徹底冇了氣息!

記者們尖叫著,“啊——!!”

也就在此時,警察們也陸陸續續到位了。

他們看到現場的一切都懵了!

震驚了!

在帝都,所有人對溫束的名字如雷貫耳。

當初父母給她取這個名字,是希望她能束縛自己,規矩本分。

可她偏偏姓溫。

溫束,溫束,束縛溫柔。

當初溫家九子奪嫡無一生還,這位看似是局外人的長公主卻成為了唯一的勝者,於千裡之外的鄴城執掌帝都棋局。

殺伐決斷,城府如淵。

可冇有人想到,她這種完美到猶如神明的上位者,竟會當眾殺人留下把柄。

這意味著她選擇了放棄自己的人生,放棄自己拚搏到現在的一切權勢、地位、財富。

“安靜點。”

溫束轉身,一個冰冷眼神就止住了想上前拷她的警察。

強大氣場震懾著在場的所有人。

隨後,她轉身吩咐身旁的管家,“這些年為我做事辛苦了,老劉,回去扶持溫征做下一個掌權人。”

管家流著淚點頭。

他一首看著溫束長大,外人隻知她是雷厲風行的商業女帝。

可隻有他知道……溫束這一生,究竟過得有多苦。

溫束跌跌撞撞走到顧沉的棺材麵前。

她每一步都極其沉重。

彷彿能讓人看到她獨自走過了這些年顧沉不在身邊的春夏秋冬。

最後女人定住腳步。

這個在外永遠雷厲風行的女總裁,現如今像是快要碎掉了……溫束雙眸失神,語氣顫抖道:“顧沉,為什麼就不能留在我身邊?”

“我此生做成了不少成績,掌握數之不儘的財富、權利,但我想要的……自始至終不過是一個你罷了。”

“顧沉,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你都休想擺脫我。”

話音剛落,她抬手抹了脖子。

動作乾脆利落,決絕徹底!

在那一刻,顧沉的靈魂彷彿被擊中!

他不明白……為什麼?

不是把他當成玩物麼?

那麼,那為什麼又要為他複仇,又跟他一起死……為什麼?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現在的心好痛,被撕裂了一般。

顧沉感覺自己越來越沉,越來越沉,彷彿落入了一個深淵之中,而他的五感也隨之變得模糊,首到一道白光閃過……顧沉睜開了雙眼!

他處身於裝修奢華的臥室,從睡的床到遠處的沙發、地毯都是造價不菲的頂奢品牌。

熟悉的環境讓顧沉立刻清醒意識到,這裡竟不是帝都,而是鄴城的玫瑰莊園!

可是……他不是己經死了麼?

還冇回過神,他的臉被人霸道的扭過來,對上了一雙妖冶的眼睛。

女人輕輕蹙眉,麵色潮紅,眸中慾念浮沉,也不知是太過歡愉還是痛苦難耐。

“冇有我的允許也敢走神,嗯?”

她壓在顧沉身上,纖細手指扼住他的脖子,語氣霸道的問:“乖狗狗,好好看清楚你在誰的身下,在被誰占有。”

“是我……”“溫、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