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相遇

-

蕭府內

"滾開"蕭清凝瞪著攔著自己的一眾婢子厲聲道.

蕭府裡若是乾什麼最累,那便一定是被派來伺候弟二小姐了,

這二小姐脾氣爆,動不動就亂扔東西發脾氣,一張嘴更是淬了毒似的,要是惹她不快了,輕則被大罵一頓,重則,胡亂就被打出府,府中下人對這二小姐都膽寒不已,每次侍候都是戰戰兢兢的可今日——

一眾的丫鬟婆子即使怕的腿都在打顫兒,可仍不敢移動分毫。

"二…二小姐,郎君說了今日你哪都不許去"一個膽子稍大點的丫鬟小聲說道

"兄長今日又冇在府裡,我想去哪就去哪,我最後再說一遍,起開!蕭清凝說完便往門外闖,遇上準備來攔的,一個冷眼便掃過去,此這般仆從們也不敢棄動,隻得去等郎君回來再回稟此事。

蕭清凝出了府,也冇讓丫鬟婆子們跟,徑直走向東市.昨個和沈翹她們約好了的去曲綃坊。

最近新進了一批新玩意兒.她還冇看呢。

約莫一刻鐘後,蕭清凝進了譽成酒樓,小二見她來忙恭恭敬敬將人迎上了二樓,一進門,沈翹的抱怨就來了"阿疑你怎麼纔來?等你好半天了,"沈翅從椅子上站起,走來拉蕭清凝

"彆提了"蕭清凝撇了嘴"要不是今月兄長有事出府了,我會個肯定出不來"

沈翹、黃霖雪聞言相視一笑,蕭清凝天不怕,地不怕,偏偏被她這兄長管的死死的,平時可冇少和她們抱怨。

"好啦,出來了就好了,咱們先走吧,我跟掌櫃的約好了時辰,再不去晚了可看不到了"沈翹笑道

"對啊,聽說這批新貨是從西域運來的,你就不想快些看看"黃霖雪咐和道。

"那咱們得快些,"蕭清凝說著就扯起沈翹

,黃霖雪就跑,如此這般儀態叫蕭景看見了又會頭疼不已,這般灑脫不羈的舉止在她倆和蕭清凝王玩熟之前是如何也想不到的,畢竟蕭家是何等權貴,又有一個當在宮裡當貴妃的姐姐,誰能想到堂堂蕭府二小姐是如此樣式的,兩人笑著跟著她出了酒樓,蕭清凝以一己之力帶倆人飛奔,和帶人逃命似的。

"慢…慢些,還早著呢"沈翹被帶著跑的上氣不接下氣。

“對啊,阿凝,慢些"黃再雪亦是跑得麵色蛇紅“路人都看著咱們呢,這要是被人知自曉你的身份,指不定咱就成了他們菜餘飯談的閒話了,這要是被你兄長知曉,阿…阿凝你少不得一頓責罵”蕭凝雪聞言停了下來道“對哦”便鬆開了她們,兩人在原地直喘去,蕭凝雪站在旁邊等她們把氣順平,好了後三人並肩走著。步伐不快不慢的,特伏雅從容,就好像剛剛在當街狂奔的另有其人.

“那王玩意幾當真有你說的那麼好“蕭凝雪道

“那當然,那可是咱中原見不到的好東西,“沈翹答道.

“阿凝肯定會喜歡的“黃霖雪氣溫聲笑道

三人說說笑笑地走著,突然蕭清凝感覺裙襬被什麼東西勾住了,忙低頭去看,隻見一雙臟會會的手正

攥著自己的一小邊裙襬,蕭清凝順著這隻手一掃,見一渾身臟濤汙不堪,頭髮亂糟糟的人匍匐在地淩亂的長髮遮住了麵容,和鬼一樣

哪裡來的乞丐蕭清凝眉頭一皺,喝道:“放肆!”隨即意識到現下不是在府裡,自己又不想輕易最露身份引來不必要的麻煩,聲音便低了點但仍是淩厲的語氣:“臭乞丐把你臟手拿開,不然要你好看!”地上那人冇什麼動靜,蕭清凝又喊了一遍,地上那人依舊冇動靜,氣的蕭清凝抬腳便要踹,黃霖雪見狀忙道:

“阿凝!彆一”

蕭清凝停住動作蹙眉望向黃霖雪道:“怎麼了”

“被人看見了不好,莫忘了你的身份,在外處事可不比在府裡,須得小心"黃霖雪柔聲勸道.蕭清凝皺著眉,看向那乞丐不覺又氣上一層,但也冇有再抬腳欲踹,隻是攥著自己一角裙襬住外扯,想將另一角裙襬從那乞丐手裡扯出“我知道了“蕭凝雪邊扯邊悶聲道。

那人手勁極大,無論蕭凝雪怎麼扯都扯不出,沈翹和黃霖雪見此也過來幫忙,三個人的勁竟也比不得那去乞丐一人,那角裙襬依舊在他手裡紋絲未動。

“這怎麼辦”蕭凝雪蹙眉,著向那乞丐的眼神直冒火“又不讓我踹,對攥不出”轉將目光轉向沈翹兩人癟嘴道,三人圍著他神色各異。

“話說這人怎麼一動不動的,一點反應也冇,總不會是死了吧"沈翹問

“哪有死人這麼大手勁的,他分彆是想訛我”,蕭凝雪氣極了,語氣猶可見怒氣“真是倒黴透了”

"要不先將他送去醫館?瞧他這般.姑莫著是有疾,這樣會不會是想向人求助,不然若是有心想要銀錢未何又緊閉唇齒了呢"黃霖宣道

兩人聞言皆睜大了雙眼:“霖宣啊!你莫不是個菩薩?”蕭凝雪道

“同意”沈翹附和道.

黃霖宣臉色微紅,有些不自在.“莫要打趣我,我隻是提議罷了,況且要是送去醫館,等他醒了.他自然不會再攥著你了”

“可,就算將他送到醫館,也得要有人搬得動他吧!我們可連進片裙角都攥不出來,談向送他去醫館?而且這人是男是女都不知,若是男子我們怎麼能當輕易觸碰?”蕭清凝反駁道

“那,那要怎麼辦?”黃霖宣麵上更紅,有些羞愧。

不等蕭清凝答,沈翹搶先道:“彆爭了,你倆說的都對,我們折中一點,我和霖雪去府衙找人,阿凝你就暫時待在原地等我們”一頓,看了她倆一眼道:“如何”

蕭清凝略一思索覺得可行便道:“我同意”

黃再雪也點點頭道:“我也同意”

敲定好意見後,便開始行動,等沈翹她們離開後,肅清凝就站在原地等,時不時就有路人她這暼兩眼,“看什麼著,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蕭清疑不容氣地衝朝這邊望的行人嚷道。

被她這麼一嚷本來還在往這瞅的人麵上有些掛不住,忙惺惺地走開了。

這叫個什麼事,本來想著今日能看到曲綃坊的新寶貝,還挺激動的,被這臭乞丐一

攪和,全泡湯了,還要站在這被人當熱鬨看!

滿腔的不滿與氣惱皆呈現在臉上,皺著的眉頭都能天死隻蒼蠅。

“真晦氣!”蕭清凝衝著地上趴這的氣丐小聲低咕道,剛開始蕭清凝是站著的,可左等右等還不見沈翹她們回來,便背過身蹲了下來。

站久了,腿怪酸的。

她背對著人群,那乞丐又是倒在條窄巷裡,倒也冇有之前那般引人注意,蹲下後與那乞丐的距離更近了,她能清晰得看到那乞牙亂糟糟頭髮和上麵沾著的汙泥。

“真臟”蕭清凝撇嘴鄙夷道,盯著他瞧了片刻,百無聊賴的便隨手就撿了根短枝,在他身上這戳戳那戳戳的,反正待著也是待著何不給自己找找樂子,這乞丐害得她去不成曲綃坊,戲弄戲弄也冇什麼的吧

這乞丐的臉被淩亂的發遮的嚴嚴實實的,和話本裡畫的妖鬼一樣,如此想著,蕭清凝不禁有些怵,忘掉忘掉……可越是這樣腦子裡看過的那些誌怪畫本裡的妖鬼繪圖越來越清晰,啊!煩死了,這乞可真討人厭!

蕭清凝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把頭髮拔開就不像了,對,把頭髮拔開,正好看看這乞丐長什麼樣,是男是女,說乾就乾!蕭清凝三下兩下就把這乞丐遮臉的頭髮挑到了兩邊,仔細瞧了一會兒。

“嘖,好臟”蕭清凝嫌棄道,臉上臟兮兮的也瞧不清是個什麼模樣,看了眼露出的半截脖子上的凸起,是個男子冇錯了,蕭清凝往後退了幾步,略離遠了些。

她們怎麼還不回來啊~越是看著麵前的乞丐蕭清凝就氣不打一處來,都怪你!都怪你!邊說邊拿短枝往那乞丐臉上戳,一下比一下重,突然麵前的人睜開了眼,冷不丁的,嚇了蕭清凝一跳,猛地站起身,後又想到他一個臟不拉叨的乞丐憑什麼能嚇到她?便又蹲了回去,語氣不善道:“喂!醒了就把你的臟手拿開”那男子好似冇聽到她說話般,坐起身,有些愣怔,看想四周眼裡滿是迷惘,蕭清凝見他不搭理自己,拿著樹枝在他胳膊上就是一頓猛戳:“喂,臭乞丐!聽見冇,把手給本小姐撒開,不然剁了你的手”那男子終於轉過眼來,直直地盯著蕭清凝,蕭清凝蹙眉,也盯著這乞丐的眼睛瞧,她自幼膽大又不遵禮法,任性妄為,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心情好時還算規距,心情不好時便管不了這麼多了,那乞丐盯著她,她就盯回去。

如此瞧著,這乞丐眼睛倒是生的極好看,連帶著看到他那臟兮兮的臉時都順眼多了。不過蕭清凝可冇心思對著這張臉再這耗下去,“我說撒手!聽到冇!”肅清凝一字一句吐得極重,那男子這纔好像聽到般,看著自己攥著的手似在思索,就在蕭清凝準備再次發火時,那男子撒手了,蕭清凝見他終於撒了手,忙起身退了好幾步,“終於能走了”對撇了眼那男子,凶巴巴道:“記住了以後見著我繞道走,最好彆讓我再看見你,不然我就打死你,聽見冇!”

那男主不吭聲,隻是看著她“算了,我和個乞丐費這麼多話乾嘛”也不再多言,轉身便走了,伴隨著小聲的嘀咕“也不知道還來不來的及”漸漸走遠……季琂盯著那抹背影直至消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