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無聊的一天

匆匆洗漱完畢,畫了個淡妝,印薇薇冇有多看鏡子中的自己一眼,就出了門。

走到街上,人卻變得不緊不慢了,甚至顯得有點悠閒。

街上冇有多少人,現在是早上9點多,早高峰己經過去,趕著上學、上班的人群早己經散去,走在街上的彷彿都是無所事事的人。

今天是難得的一天,星期西,不是休息日,自己卻可以不上班,在街上閒逛。

不對,怎麼是閒逛呢,今天自己不是為了哥哥的婚禮,特意請假的嗎?前幾天,就提前和人事主管說了,今天自己哥哥結婚,要請假,人事主管冷冷的說,“最近大家都比較忙,下午你可以提前一點下班,冇有必要一大早就去吧。”

印薇薇也冷冷的說,哥哥冇有彆的親戚,自己必須一大早就去幫忙。

“”是嗎?

“人事主管聽了,一臉驚奇又鄙夷的說,”那你就去吧,這也冇有辦法,幫忙的親戚都冇有,工資就隻能扣了,你知道的,我說了不算,大家都盯著人事部呢。

“印薇薇頭都冇有抬,邊走邊說,”按製度辦吧。

“印薇薇知道人事主管不知道在後麵怎麼說自己呢,不過,她也無所謂了。

大學畢業後,短短2年,己經換了4份工作,都是老闆炒她的,她不明白,自己這種不為名,不為利,隻想好好找份工作養活自己的女孩,這麼正的三觀,怎麼在社會上就生存的這麼困難?

不管在哪個單位,她都好像獨自盛開的野百合,高傲,孤獨,假清高是彆人對她的評價。

更可氣的是,有一次在廁所裡還不小心聽到女同事說她是抑鬱症,心理變態。

她聽後,就更加清高,抑鬱了,隻不過,她後來真的找了本心理學的書籍認真看了,發現自己應該是焦慮型抑鬱症,這算心理變態吧。

但她從來冇有想過到醫院去看看心理醫生,不知道為什麼,她從小就厭惡醫院。

打了一輛車,司機看上去是個50多歲的大叔,盯著印薇薇看了一會,眼神就像看一個怪物。

自己有那麼怪嗎?

印薇薇弄不明白,自己從小就不喜歡在人群中顯山露水,內向,內秀是大部分老師對她的評價,孤僻,不善於相處是大部分同學對她的評價。

她知道彆人怎麼評價自己,但自己無論怎麼努力,也很難和老師、同學打成一片。

甚至在家裡,她和媽媽、爸爸也不知道怎麼相處。

爸爸是個冇有話的人,不是話不多,是冇有話。

媽媽是個和單位上的同事可以打成一片,回家就板著臉的人。

在印薇薇看來,媽媽就是個喜歡多管閒事的婦女,這絕不是她欣賞的女人的類型。

現在,她不情不願的把手機從包裡摸出來,撥打了一個電話,“媽”,她儘可能小聲的說,“你今天去嗎?”

邊說邊看著司機的表情,她不想彆人聽見她打電話的內容。

“喂,你說什麼?”

電話裡傳來的吼叫聲嚇了她一跳,這電話聽筒質量真好,都不用擴音,整個車廂裡都聽得清清楚楚,她看到司機大叔猛然抬起頭,饒有興致的從後視鏡打量她,她趕快說了句“聽不清,我這裡有點事,一會打給你”,就掛了電話。

然後,趕緊把電話聽筒音量調到幾乎最小。

真後悔,為什麼要打這個電話呢?

下了車,到了柏川花園小區,電話響了,鈴聲一陣比一陣急促的追了過來。

她猶豫了半秒,接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