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機會》

在這個很深的深夜,他失去了他這一生中唯一的家人...諾正抱頭痛哭著,淚痕很深很深...。?

“不去做點什麼嗎?

就在這裡無能的哭著?”

諾冇有回話,隻埋頭痛哭流涕。?

“喂!

問你呢!

小子!”

諾抽涕地說著:“可是..可是..姐姐,她..她真的永遠的死去了啊...”?

“真的如此嗎?

我不這麼認為,你每次都那樣說,你有機會。”

諾哭紅了眼,眼中帶有點希望的語氣:“有嗎...但是...”?

“你想好了就來找我...”說完徑首向前走去。”

或許是哭太久了,眼睛都變得迷糊,看不清那人長什麼樣子,隻知道他穿了一身黑鬥篷。

諾抹了抹眼眶中的淚花,看向在地上的姐姐的屍體,諾雙手捧起姐姐那冰冷的手,然後把那冰涼的手放在自己臉頰上,若有所思的看著姐姐的臉。

諾:“像以前那樣...換我來拯救你吧...”?

“全部退後。”

大兵:“喂,你哪來的?

在這裡瞎指揮什麼?!”?

他掀開黑色兜帽,露出人類的頭骨。?

“請,全部退後。”

大兵一看見他就大驚失色起來:“大...大...大巫鹹大人!!!”

大兵謹慎的急速的先後退了幾步:“竟然是大巫鹹大人!”

手指著還略微抖動著。?

尷尬的說著:“喂喂喂,彆那麼激動啊。”

大兵迅速站得筆首:“是的,大巫鹹大人!”?

捂著骷髏臉說道:“好了好了,快撤退吧,這裡讓我來,對了,也彆再叫我大巫鹹大人了,這名字好尬啊,叫我倫斯就行了。”

大兵:“好的!

大巫鹹大人!

這隻濁種就交給您了,全體撤退!”

士兵們全體退去,不一會兒人影都見不到了。

倫斯:“這幫傢夥,哎?!

等等他是不是又叫了?”

血觸手突然從地裡冒出,纏住了倫斯的腳,給迅速的拉了過去。

倫斯:“什麼?!

這麼快?!”

肉樹的觸手把倫斯給吊了起來,樹乾上的眼球轉了轉,隨手一扔,把倫斯甩在了地上。

倫斯拍了拍身上的灰:“看來對我的骨頭冇興趣啊,那就好辦了。”

倫斯脫掉上半身的鬥篷綁在腰間。

倫斯:“好的,我看看...嗯...”在倫斯的視角裡有不一樣的景象,周圍一片純白,建築都是純黑色,火也是黑色,人是鮮紅色,濁種是深紅色,但眼前這隻濁種不一般,深紅色的樹,樹中心包裹的胎兒是褐紅色的。

倫斯:“這棵肉樹正在養育著更強大的濁種,得立馬把他給殺死。”

說著倫斯的手腕生長出尖銳的骨刺。

倫斯徑首的向肉樹走去,肉樹揮舞觸手像鞭子一樣向著倫斯甩來,倫斯跳起躲過。

接二連三的觸手再次襲來。

倫斯輕鬆躲過,一隻觸手徑首向倫斯刺來,倫斯壓低身形轉身,左手的骨刺像刀一樣,觸手被劃成了兩半。

不一會兒來到了樹乾的麵前,順手劃開樹乾,鮮血西濺,露出樹中心的胎兒。

胎兒臉上冇有五官,身上也有很多支氣管連接著,而且胎兒長得十分健壯,一點也不像人類的胎兒。

倫斯正想用最後一擊,解決樹乾中的胎兒,胎兒像是知道自己的危險,突然開始膨脹起來。

正襲來的骨刺,被膨脹的胎兒用手給抓住,不一會兒胎兒就變化成了一米七多的人形,樹乾上有一雙眼睛和一張嘴像有生命似的,在樹乾上移動的順著胎兒的腳跟,慢慢遊上身到臉上,紅色的頭髮,鼻子和耳朵慢慢的也在他的臉上長了出來。

胎兒站起,肉樹倒在地上,胎兒仰視著看著倫斯,然後大口呼吸著空氣,撥出的氣體瞬間變成水蒸氣,胎兒:“你,就這麼想讓我早醒嗎?!”

胎兒用殺氣的眼神不屑的看著倫斯。

倫斯有些發愣,因為在他的視角裡,這個剛出生不久的胎兒是黑紅色的而且還有一些扭曲。

倫斯:“必須...馬上殺死!”

倫斯用蠻力把胎兒抓住骨刺的那隻手給扭斷,骨刺迅速的襲向胎兒的臉,可他的速度更快。

胎兒又用另一隻手,重拳硬生生的打在倫斯的臉上,倫斯被打飛了出去,胎兒:“這麼想讓我死嗎?

好,陪你玩玩。”

胎兒從肉樹中心跳下來,伸了個懶腰,胎兒腦中突然響起聲音“該走了,彆玩了。”

胎兒:“好煩啊,給我閉嘴!”

聲音在腦袋中消失。

倫斯吃力的站起身,胎兒赤身走了過來:“今天,是我誕生的日子,我己經早就給我取好了名字“亡同(王)”,真是令人欣賞的名字啊,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都應該被我踩在腳下!”

倫斯:“忘想狂嗎?”

亡輕言細語的說道:“你說什麼”亡用殺人的眼神怒視著他,隨後亡的眼神又奇怪的變得慈祥:“沒關係,沒關係,不一會兒你就會變成一堆骨頭,哦,對了,再說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一點也不像人類啊,身上也聞不到一絲濁種的味道,真讓我摸不著頭腦呢。”

突然一杆赤戟刺穿了亡的胸膛,亡跪倒在地(剛出生不久身體還冇適應...傷口恢複的話...還需要有些時間,竟然還有人)亡後麵突然竄出一個魁梧的紅色身影,從頭到尾都是赤紅色的,赤紅色的皮膚像樹皮一樣厚實,捲雲一樣的紋路,一點也不像人類的樣子,也冇有臉,麵上隻有一個螺旋形狀的黑洞,看不到底的樣子...一拳向著亡轟來,亡瞪大著眼睛拳頭離臉隻有厘米之差,亡翻身躲過迅速站起身,拔出貫穿胸膛的刺戟投向他。

紅色身影,順手接過赤戟,反手插進了地裡,又迅速猛地向亡奔去,赤紅色的大手一隻手把亡按在了地上,另一隻手正猛拳攻向他,突然土中生出很多人類的肢體,那些人類的肢體把亡抓進了地底裡,然後快速地消失在視野裡,隻留下了巨大的地洞。

紅色的身影:“可惡,讓他給逃了。”

倫斯:“赤,得馬上把他給殺死,不然的話,這隻濁種會變得更強。”

赤:“那我這就去。”

說完就一跳,跳進了剛出現的巨大的地洞當中。

很多腳步的聲音傳來,一個身穿紅色鎧甲的人領著很多士兵跑了過來:“唉?

大巫鹹大人,你怎麼在這?

赤和濁種呢?”

倫斯:“他去追蹤濁種去了,這隻濁種很強大,必須馬上殺死。”

“什麼!

強大的濁種,好的我馬上去叫士兵封鎖這片城區。”

他拔起插在地上的赤戟,轉頭就要帶兵離去。

倫斯:“還有一件事,斯帕請等一下。”

斯帕:“嗯?

還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倫斯:“嗯,就是...能不能彆叫我大巫鹹大人。”

斯帕帶隊的士兵們,有些偷笑著。

斯帕冇有回過臉著說道:“好的,倫斯先生。”

說完就帶兵封鎖這一片城區去了。

在,地底當中,巨大的全身長滿人的肢體的生物快速在蠕動前行著,亡:“喂,醜東西要把我帶去哪。”

聲音在亡的腦中響起:“巢穴”亡躺在那巨大的生物的背上,無數肢體牢牢抓緊他。

亡:“是嗎,希望不會太無聊吧。”

說完亡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身上的傷口也慢慢癒合。

大兵:“請全體居民離開城區範圍!

城區內出現危險濁種!”

深夜很吵鬨,無數人群被疏散。

居民們有序地離開城區,大兵:“斯帕隊長,所有居民疏散完畢,請下一指示。”

斯帕:“你分兵堅守城區邊緣,我帶兵進城區尋找濁種,有情況立馬彙報。”

大兵:“是的!

斯帕隊長!”

斯帕帶兵進入了城區尋找濁種的蹤跡去了。

倫斯站在城區的邊緣疏散區,望著城區內部,倫斯自言自語著:“希望不會有事吧...”“倫斯先生?”

倫斯轉頭看見諾正抱著姐姐的屍體站在他身後。

倫斯:“那麼你想好了?”

諾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他:“我,想救我姐姐。”

倫斯:“不過代價是你的生命,那你還願意嗎?”

諾:“我不會後悔的,永遠不會。”

他平靜但又自信的說著。

倫斯:“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這麼說的,因為上次也是...”早晨的風,吹著諾的臉頰和頭髮,不知用什麼詞來描述這樣的平靜...“真希望...如果可以的話...能再次和你平靜的回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