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反駁》

零紀世神誕生,三零紀神體幼體誕生,五三紀世神分裂球,六零紀至...球相互吸引排列,三五二零紀人類與濁種同時誕生。

(紀的單位是十個零)西西三五紀人類與濁種的大戰...濁種,人類自動分裂而成的負麵生物,他們由糟糕的實體,**的靈魂構成。

(一片黑暗)亡:“我反對這個觀點!

殺人為娛樂,吃人為滿足自己的**和味蕾,我們本就是他們的真實,為何要感到羞恥或後悔,實體為完美,靈魂為真實.....他們纔是這個世界上最虛偽的啊。”

空氣中瀰漫著熱浪的死亡氣息,戰火把原本是森林的地方燒燬成了平地,焦土上隻留下敗兵與濁體的屍體。

身穿褐色麻布長衣的少女從烏黑的焦土上醒來,無奈的站起身來,眼前荒敗的景象,心裡不由自主的悲傷起來。

少女眼眶不知為何濕潤著,突然一個嬰兒的啼哭聲嚶嚶響起,打破了少女的悲傷,少女不知何來的力量,赤著腳去尋找著聲音的來源。

赤腳躍過房屋的廢墟,一路都很破敗,走過廢墟,站在荒丘上,從上向下看去,無數具被燒的麵目全非的人類屍體都被堆成了一座小山丘。

少女小心翼翼的從荒丘上滑下,哭聲再次傳來,一具燒得隻剩下上半身的屍體,身下還護著幾個月的嬰兒。

少女小心翼翼的推開燒焦的屍體,撕下身上多餘的麻布,又小心翼翼的用麻布把嬰兒裹了起來,把嬰兒給抱走。

少女看著懷中的嬰兒,臉上流露出慈愛的表情,嬰兒也冇在哭泣,隻是安靜的睡在她的懷中。

少女的眼神好似在說著:“一起活下去,一定要一起活下去。”

少女重燃希望,無形的力量推動著她,向著太陽的方向前進。

走了不知多久,呼吸很乾燥,這股無形的力量,也不知讓她走得多遠,隻知道己經逃離了荒敗的焦土來到了林中。

一路上不知看到了多少人類和濁種的屍體,少女抱著嬰兒在林中走著,一不小心被什麼東西給抓住絆倒在地上。

一隻半死的濁種躲在茂密的草叢中,用那沾滿鮮血的手抓住了少女的腳,那隻濁種背上插滿了箭矢,身體被砍的隻剩下一半,手隻剩下一隻。

濁種像蛆蟲一樣蠕動著那隻剩下一半的身體張開那血盆大口,用著剩下的力氣拖拽著少女想把少女一口送進肚。

少女慌張的不知所以然,用力想的擺脫濁種的臟手,可是冇有用,漸漸的少女被濁種拉到麵前。

濁種旋轉著口中的像刀片一樣的鋸齒狀的牙齒,想把少女拖入口中撕碎,少女慌張著用力的掙紮著。

少女的一隻腿被送入濁種的口中,刀片亂劃似的痛苦,讓少女流出了痛苦的眼淚,少女在驚慌中無意間抓到一枝尖銳的樹枝,使勁用全身最後的力氣拿起尖銳的樹枝,猛地戳向濁種的頭部。

少女忍著疼痛扒開濁種的嘴巴,把傷痕累累的腿給拉了出來,然後爬向落在地上的嬰兒,蜷縮著把嬰兒抱入懷中。

少女此時驚魂未定還氣喘籲籲著,不久又平息了呼吸,可能是太疲勞了,少女抱著嬰兒沉沉的睡了過去。

微風吹起,地上的草兒也左右微微隨風擺動著,輕輕地撫摸著少女那沾滿灰塵和血跡的稚嫩的臉頰。

天空下起了絲絲小雨,像是為她戰勝了這一切的獎勵,雨水洗去她臉上的汙濁,晶瑩剔透的雨珠落入他嘴角,雨水從未如此的甘甜,如同上天的恩惠...腳步聲傳來,巡邏的士兵:“嗯?

等等那是...,喂!!

這裡!

一個少女懷中還抱著一個嬰兒。”

巡邏的士兵呼喚著同伴。

巡邏的士兵:“她傷的很重,必須回城給她治療,快!

...”少女在模糊當中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少女緩緩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木質天花板,迅速的從床上坐起來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發現了什麼東西不在了,下床正想要尋找,左腳傳來劇痛,掀開單薄的床單。

左腳纏滿了繃帶,但還是義無反顧地下了床,但走了一步還是摔倒在地,此時木門被推開,一個修女走了進來。

修女:“哎呀,你怎麼回事?”

修女連忙把少女扶起又回到了床上,修女:“你冇事吧?

有冇有什麼不舒服的?”

修女急切地關問著。

少女坐在床上無精打采著,冇有回修女的話,修女坐在床邊關愛笑著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始終冇有回答。

修女:“好吧,我叫芙婭,是維克新大教堂的修女,有什麼事情可以叫我,那你要好好休息喲,我待會兒過來。”

修女笑著離開,少女看著修女走了出去,表現的十分警惕。

不一會兒,木門又被推開,芙婭抱著那個嬰兒走了進來,芙婭小聲的說道:“登,登,看這是什麼?”

芙婭小心翼翼的把嬰兒抱到少女麵前,少女的臉上透露出一絲安心,少女坐在床上接過嬰兒摟在懷中,開心的但又看不出笑容的表情。

芙婭羨慕的看著她倆:“真好,他是你弟弟嗎?”

少女看著她點了點頭。

芙婭臉上又透露出一絲悲傷:“可真羨慕你們啊。”

芙婭的眼眶上露出淚珠,淚水躍躍欲試著,幸好少女及時的用自己的衣角幫她擦去了淚珠。

芙婭又自己擦了擦淚水:“謝謝你啊,沒關係的,我隻是想起了不好的...事,冇事的...”還說著自我安慰的話。

少女露出美好又治癒的微笑,左手抱著嬰兒右手抱在芙婭懷中,芙婭也接受了少女的擁抱。

芙婭:“好啦好啦,都說了冇事了。”

雖然嘴上說著,但還是緊緊的抱住了少女和嬰兒在懷中。

芙婭緊緊的抱著她們:“都還活著,真好。”

熱淚還是靜悄悄的落了下來...(一片黑暗)亡:“我知道為什麼我們那麼討厭人類了,因為,他們的情感是如此的虛偽!

他們的憐憫!

如同小醜一樣的戲耍!

他們表麵裝的如此噁心!

內心如此醜陋!

如此,貪婪!

哈,哈哈哈!

他們就應該被我們這麼完美的生物,當成待宰的羔羊一樣屠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