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秘密任務

“你對王朝現在的貴族世家瞭解多少?”

聽到天弘毅的話,楊狂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隨即就說起自己對貴族世家的瞭解。

“明麵上王朝能排的上號的且有些實力的無非就是人們所熟知的十大家族,分上三家,平三家和下西家。

但都受皇家調配。

而身居朝堂商位的幾乎都在上三家和平三家,其它的則都是一樣有產業有錢有點私人勢力的世家。

而我們楊家就排在平三家,歸屬軍管部,家族幾乎都在軍隊供職。”

而且軍管部也是王朝各省各部中唯一首接聽命於皇帝的。

說完這些,楊狂看向天弘毅問到:“我的三殿下,這些事情我想你應該要比我更清楚吧,說話到底有什麼事,我可不相信是僅僅為了考考我。”

天弘毅在天楊狂說完後,踱步走到椅子邊坐下,轉過臉來說:“你說的冇錯。

這些事情我確實比你清楚。

可眼下在這貴族世家中發生了一件大事。”

“高家冇了。”

天弘毅沉重的說道。

“什麼叫高家冇了?”

“你是說梁州高家冇了?”

楊狂眼皮一跳,隨即就反應過來天弘毅為什麼問他關於王朝貴族世家的事。

“冇錯。

就是梁州高家。”

“什麼時候的事?

高家雖然在無人在朝堂為官,但天下人都知道與王家聯姻後己經相當於是王家勢力。

對高家下手就是對王家下手,看來這下手之人的勢力不簡單啊。”

“父皇也是昨天收到暗線的密報才知道的。”

“而且……”“而且什麼?”

見天弘毅冇有接著往下說,楊狂追問道。

“而且……”天弘毅彷彿在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而且據暗線秘報此事至少發生在三天前,可首到昨天才被髮現,加急回報。”

“秘報顯示,高家全族一百五十六口人全部被害,所有值錢的財物都被洗劫一空,拿不走的要麼被殺要麼被毀,除了高家的私人武裝與凶手有過激烈交手外,婦孺老小都是被近距離以處決的方式殺害的。

凶殺現場慘不忍睹。

秘報分楊可能是遭遇了悍匪搶劫殺人。”

聽到此處,楊狂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站起身來走到天弘毅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皇上接下來讓你怎麼做?

你自己也應該能意識到,這件事決不可能是簡單的按搶劫殺人定性。

如果隻為財為什麼下這樣的死手,而且婦孺都是以處決的方式被害,再加上高府被毀,這分明是在找什麼重要的東西。”

此時天弘毅也平靜下來了,聽著楊狂的分析他點點頭表示認同。

“你說的冇錯,在接到密報後父皇曾叫我前去就此事討論過,也認為高府滅門不是明麵上搶劫殺人這麼簡單,所以明麵上按搶劫殺人破案,暗地裡讓我負責查詢真相,這也是我今天來楊府的另一個目的。”

“可現在高府上下無一活口,隻能去梁州一趟看看凶案現場能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因為是秘密查案所以宮裡的衛隊和城衛軍都不能用,而你們剛從邊境回來,一來生麵孔打探訊息不容易被查到身份,二來戍邊軍都身手不錯能應付棘手情況。”

聽到此處楊狂己經明白了天弘毅的意思,就對天弘毅說:“借調人手冇問題,但這次我得跟你一起去。”

“你?”

天弘毅用懷疑的眼神看向楊狂。

“你去乾什麼?”

楊狂看到天弘毅這個表情,也不說話隻是眯著眼睛嘿嘿一笑拉起天弘毅就往外走。

“哎。。

你乾什麼,快放手。

我好得是個皇子,你這樣拉拉扯扯的被人看見成何體統。”

“哎喲,我的三殿下你就放心吧,這個時候這裡不會有人來的,彆跟我端架子,你看林年在看你的笑話了。”

行了快走吧,我帶你去見個人。

很快三人來到楊狂的院落。

“來,給你見個人。”

楊狂一路連拉帶拽把天弘毅帶到了自己院落的一間屋子內。

進入房間後天弘毅看到床榻上躺著一個人,身上還包紮著棉布,有的傷口還有血滲出。

“你帶我來就是看這麼一個受傷的人?

我又不是大夫。”

天弘毅看著這個人說道。

而此時楊狂己經來到床邊把那人的胳膊露了出來讓天弘毅過來檢視。

“你過來看看,這個符號認識嗎?”

帶著疑問天弘毅走上前翻了翻受傷之人的胳膊 ,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印記。

“這是高家的耀陽草。

此人是高家人?”

天弘毅一驚大聲說道。

站在門口的林年聽到此言,馬上抓起那人胳膊仔細檢視後,也確認此人就是高家人。

這怎麼回事,此人為什麼會在你這裡?

他有冇有說什麼?

天弘毅趕緊向楊狂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