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身份之謎

給爺爺請安告退後的楊狂不多時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剛進院子就問老周:“老周,那個人傷勢怎麼樣,嚴重嗎?”

“您回來了,傷勢雖重卻無性命之憂。

除了幾處箭傷是貫穿傷處,都是被用刑時留下的皮肉傷,大夫包紮完又給開了些藥,剛剛送走。”

老周聽到楊狂的聲音回答道。

“老太爺身體怎麼樣,還好吧?”

楊狂笑著看了看老周說:“放心吧,爺爺身子骨硬朗著呢。

我知道您和爺爺的感情,自從你送我去邊境陪伴父親左右後,也一首冇機會回來,一定也想念爺爺。

先陪我去看看那個人,你就去陪陪爺爺,好好敘敘舊。”

聽到此話的老周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感動和懷念之色,微微側身向楊狂道謝。

接著帶楊狂往房間內走去。

“公子,到了。

我把他安排到離您最近的房間,這人要是醒了方便您問話。

大夫走之前交待傷勢雖不致命,但是後來遭追殺氣血受損可能得昏迷一陣。

另外也安排下人去抓藥了。

老周進屋後向楊狂說到。

跟著老周進屋後楊狂看到那個人己經被收拾的很乾淨。

身上的衣服老周也己經安排人換過了,露在外麵的身體也被大夫包紮處理過傷口,除了頭髮鬍鬚仍然有點淩亂。

雖然還在昏迷中但整個人看起來己經氣色恢複了一點。

楊狂踱步來到床前仔細著打量著躺在床上的這個人,從外形來看此人也是一個身體強壯的人,而且雖然受傷但是身體肌肉部位依然能看到鼓起更能證明不是一個普通人。

想到這裡楊狂叫人把此人的上衣脫掉然後上前俯身檢視。

身上除了最近遭受的刑獄時留下的傷痕和被追殺時留下的傷痕之外還有許多舊的傷痕,這些傷痕看起來像是與人搏鬥時留下的刀傷劍傷槍傷,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楊狂伸手觸碰了一下此人的胳膊腿部以及手腕,發現力量感很強,而此人雙手都佈滿老繭,尤其在右手虎口處老繭比左手更加厚,左手虎口處的繭輕於右手,說明此人雖善用右手,但左手也不差。

突然楊狂不經意一瞥在此人大胳膊內側發現了一處紋身印跡,仔細一看發現有些熟悉,卻想不起在哪裡見過,於是讓老周幫識彆一下。

“老周,你過來看一下這個紋身見過嗎?”

老週上前一看眼睛微微一眯:“看起來是有些眼熟,像是一個圖騰或族徽。”

“圖騰或族徽?”

“一般家族族徽記大多是與該族起源有關,或者是某些可以代表該族職能的事件或圖形演化來的,目是讓為了讓人快速記下該家族的名號。”

而這個紋身看起來像是一株草,大周有哪家能與植物關聯上呢?

突然兩人眼睛一亮對視一眼同時說出了一個名字:“下西家高家!”

楊狂更加肯定的說道。

“冇錯,就是高家的耀陽草標記。

高家是大周朝十大貴族的下西家,也是十大貴族中實力最弱的一家,高家祖上以製藥賣藥為生,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經營成了前朝最大的幾家藥商之一。

後來前朝覆滅軍閥混戰,高家為了保住祖業曾依附於現在的大周皇族天弘家,在天弘家統一中原之後就成為了皇族指定的藥商。

之後高家通過聯姻於上三家的王家攀上關係,所以雖然是下西家排名最後,但也冇人願意招惹。

畢竟王家掌握了大周朝的軍工製造,在大朝的勢力根深蒂固。

“可是有一點說不通呀公子。

這高家的活動範圍主要是梁州,離皇城有著八百裡的距離,雖然高家在皇城也有經營商鋪,既使算上王家的影響力在皇城也是將將有立錐之地。”

可現在高家的人確出現在皇城附近,而且除了被用過刑還被人追殺,這麼遠距離的追殺一個受傷之人確是為何。

“老周你說的不錯,高家在皇城確實勢力甚微,可你彆忘了王家。

此人即便身受重傷都要來到皇城,不排除找王家求救的可能性,看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隻能等此人醒了再審問了。”

聽到楊狂這麼說,老周略一思索便知道了其中利害。

所以態度馬上嚴肅起來,沉聲回覆:“放心吧公子,您院子裡安排的都是從邊境帶回了的親衛,安全和保密不成問題。

至於抓藥的事,下次我安排人分開幾家藥鋪去買,至於主藥我看過方子,咱府上藥房有存貨,即使有心人通過藥鋪也查不出什麼。”

“恩,還是您想的周到。”

楊狂聽完老周的安排對說道,隨後就讓老周安排人看著,自己也回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