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歌見月聲9

-

回到步月山,上歌就一刻也不曾耽擱,向師父‘祁楠竹’稟報了,這幾個月去魔宮的時日,打聽到的訊息。

祁楠竹聽聞後,久久不說話。

“師父,弟子辦事不利,請您責罰!”上歌單膝跪地道。

祁楠竹揮了揮手,“罷了,這次的確是我,考慮不周,我要與你師伯他們商議,如何絞殺魔族,你下去吧。”

“是。”她垂眸,轉過身,朝著院落走去。

剛推開院門,就瞧見了站在樹蔭下的沈夜瀾,他正望著我,目光悠遠。

上歌心中很不願意他再來糾纏她,心想: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步月山的警鈴怎麼冇有響。

她顫顫巍巍的走過去,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沈夜瀾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怎麼?你還怕本座吃了你不成?”

上歌呼吸困難,掙紮著道:“你放開我,咳、咳咳……”

沈夜瀾甩了甩手,將她丟在地上,“私自逃走,乃大罪,本尊來索你的命。”他走上前來,將手貼在上歌的天靈蓋上,一股龐大的黑霧,進入她的體內。

他收回手,冷哼了一聲,“我還以為你不怕死呢。”

上歌躺在地上,渾身軟綿綿的提不起絲毫勁兒,嗓子火辣辣的疼。一把劍向沈夜瀾刺來,劃傷了他的胳膊。她睜大眼睛,看清楚了對方的模樣,心裡咯噔一響!

沈夜瀾怒罵一聲,“是誰那麼冇有眼力見?”隨後他拔劍相向。

一襲白衣的男子,擋在我麵前,一腳踹飛了那把劍。

沈夜瀾被人攔住去路。他眉頭緊皺,目光冰冷。而攔著他的人,卻隻是輕輕笑了笑,“原來是一個連劍都拿不穩的廢物東西,敢攔本尊,靠的可不是你那拿不穩劍的手。”

男子看著上歌,大喊道:“上歌!你快過來。”

男子是二師兄‘葉墨’,上歌和他同是步月山弟子,隻是為了保護她,雙手中了劇毒,從此拿不穩劍。

上歌看了他一眼,低聲道:“二師兄!”

……

祁楠竹聽見動靜一聲令下,“佈陣!”

頃刻間,四麵八方湧進了許多弟子,將沈夜瀾圍在了其中,密不透風。

沈夜瀾吐了一口血,輕蔑的掃視了眾人一圈,嘲諷道:“原來你們都是一丘之壑,想擒拿本尊。”

祁楠竹道:“魔君,你身受重傷,何苦反抗?”

沈夜瀾仰頭哈哈大笑,笑容猖狂至極,“受傷又如何,今天你們誰也殺不了我!”飛來一隻魔族的信鳥,魔族此時此刻正在被圍剿。

他用儘全身魔力,破了陣法,落荒而逃。

祁楠竹根本不打算放過他,“追!今日定讓他死無全屍。”他率領眾弟子,從步月山追了出去。

沈夜瀾身受重傷,冇跑多遠,就被攔下了。

祁楠竹帶領眾弟子,圍攻沈夜瀾。他左躲右閃,但很明顯,他不是祁楠竹的對手,很快敗下陣來。他一刀劈砍過去,正好砍在了他的肩膀上。鮮血噴濺了出來,撒在衣服上,分外醒目。

沈夜瀾悶哼了一聲,單膝跪地,喘著粗氣,咬牙切齒道:“你們這群卑鄙的偽君子,卑鄙小人!”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正準備受祁楠竹的最後一擊時。

上歌突然跑了出來,為他擋了這一擊。

沈夜瀾瞪著我,臉色鐵青,怒吼道:“上歌,你瘋啦!”

她艱難的扯了個笑。上歌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移位了一般,整個腦袋像是要炸裂。

“上歌!”沈夜瀾撕心裂肺的喊道。

祁楠竹看到是她,更是愣住了。怎麼就養不熟呢?

前世同樣的場景,同樣的人,同樣的話語,上歌還是選擇了救沈夜瀾。

上歌艱難的‘撲通’一聲跪下,雙手撐地,緩慢的挪動著步子,哀求道:“師父,不要殺他!”

祁楠竹眉頭皺得緊緊的。

一旁的女子道:“祁楠竹,你的好徒弟,要救這個為禍世間的人。”

祁楠竹看了她一眼,“你愛上他了?”

上歌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忽然,心頭一股暖流,從胸腔湧遍全身。好溫暖!

她的額頭上出現了上神印記,在場的眾人都驚呆了。

葉墨道:“之前我探過她的心訣,是無情道,她居然隱瞞了這麼多人,修的有情道。”

祁千秋師伯一旁道:“私自修改修行心訣損身。”

祁楠竹歎了一口氣,“她畢竟是我的徒弟。”

一旁的人議論紛紛,“輪迴幾世,若不是你上一世為她改了命薄,選擇了蒼生,這一世她命薄未改,居然與前幾世如此一轍,真是諷刺。”

上歌並無在乎她們所說的話,卻是擔憂的望著沈夜瀾,道:“師父,愛上他,是我有辱師門,我願意將他永世囚禁,不得踏出天泉,為禍世間。”

祁楠竹沉默了片刻,終於點頭應允了。

……

上歌帶著重傷的沈夜瀾來到了天泉處。

此處靈脈不斷,可以治他的傷,也有強大的結界守護。

這樣便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天泉水能夠滋養魂魄,幫助他癒合。上歌將他送入天泉水池裡,給他施展心訣療傷。

沈夜瀾恢複的差不多了。他睜開雙眸,盯著我看了幾秒,“就憑你,想永世囚禁我?簡直做夢,我可是世間最強大的存在。”

話音未落,他本想衝出天泉,卻此處結界不易攻破。他憤恨的坐在池邊,抬起手掌,運起掌力拍擊結界。

上歌趕忙阻止他,勸說道:“我知道你恨我,彆再試圖離開,我若敢將你囚禁在這裡,自然會想到你會強行破開結界的想法,我早有準備,你勸你,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否則你會灰飛煙滅的。”

沈夜瀾冷笑道:“你以為本尊會怕嗎?”

上歌並冇有答話,轉身離開。

沈夜瀾折騰了許久,最終精疲力儘的倒在天泉池裡。

……

祁楠竹回到了步月山,佈局多年,居然冇殺了沈夜瀾。他的臉色非常難看。

一名弟子道:“掌門,魔宮內外,無一生還,除了被上歌帶走的魔尊沈夜瀾。”

祁楠竹眯起眸子,嘴角勾勒出一抹殘忍的弧度,“很好,繼續傳下去,魔尊沈夜瀾逃離在外,為禍蒼生,即刻啟程天泉,捉拿。”

弟子恭敬的彎腰,退了下去。

沈夜瀾,你休想再活下去。

祁楠竹走進房間,推開了窗戶,俯瞰著樓底下的一幕。

祁千秋站在樹蔭下,指揮著眾人搬東西。

一件件的丹爐,符咒,寶器……一字排開。

祁千秋滿意的看著這些東西,“師叔,您看這些可夠了?”

祁楠竹淡漠的收回視線,“夠了,這些足夠前往天泉,殺了沈夜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