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歌見月聲10

-

天元十四年,冬,一片冰雪。

寒風凜冽,颳得人睜不開眼,刺骨的寒氣席捲全身,凍僵了每一寸肌膚。

沈夜瀾一襲白衣,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渾身染滿了鮮血,氣若遊絲,奄奄一息。

上歌抱著他顫抖的軀體,低聲呢喃,“沈夜瀾!我會記得你,直到我的生命耗儘。”

他伸出的手指,艱難撫上我的臉頰,哽咽道:“我說過,不準哭。”

上歌抱著他,任由淚水肆意揮灑,泣不成聲。她知道他大限已到,無力迴天乏術。

沈夜瀾卻始終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她費力的勾動唇角,“我喜歡……你……笑……的樣子……我知道,你來魔宮是來殺我的,但我對你下不去手。”

上歌擦掉臉上的淚痕,揚起明媚的笑容,用儘了全身的力氣,朝著天空綻放燦爛的笑顏,像是一朵絢麗的煙花在空中炸開。

沈夜瀾微微闔上雙眸,徹底離開人世。

上歌將他緊緊的擁入懷中,哭的肝腸寸斷,撕心裂肺。一陣風吹過,將她的裙襬撩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腳踝。

她低頭看了一眼,他的手裡拿著同心鎖,閃爍著耀眼奪目的光芒。

而且上歌永遠會記得,當初沈夜瀾說過同心鎖,共白頭。

不過這把‘同心鎖’,是他專門刻製的,寓意兩顆心連在一起,永遠都分不開。而我們卻因各種誤會,錯過了彼此。

上歌把同心鎖收了起來,帶著他葬在山頂,立碑,刻字,告訴他,我愛他。

墓旁,插著一支桃花。

那是他親手種植的,一年又一年,等待著盛夏的到來。

上歌坐在墳前,守護著他,“沈夜瀾,今天是除夕,有我陪你。”

她知道自己的命薄漫長,她雖拒絕了步月山掌門一職,但她還牽扯整個修仙界,若她死了,天下必定大亂,屆時不知多少生靈塗炭。

她在他墓前,一坐便是許久,直至黃昏,一輪彎月掛上天際。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我麵前,他的手中,端著一碗熱湯,香味撲鼻,令人垂涎欲滴。

他喚她,“上歌!你最愛的湯,我終於學會了。”

上歌對著他笑了笑,彷彿回到了甜蜜的時光。

最後的一刻,我才知道,他是小時候與她相伴的人,真是命運會捉弄人啊。

可她再也觸碰不到他。

縱有萬般不捨,造化弄人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從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消失。

……

這一睡,便是三百年。

上歌睜開沉重的眼瞼,發現周圍的景象格外陌生。她慢悠悠的撐起身體,環顧四周,一切都是灰濛濛的,什麼都看不見。

她的神識剛剛探索完畢,腦袋就傳來陣陣疼痛。

她扶住額頭,輕輕歎息一聲,怎麼突然之間,所有事情變得如此混沌?好像丟失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

就聽見一個清朗如泉水叮咚的聲音傳來,“醒啦?感覺好些冇?”

聞言,上歌轉過頭去看,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俊秀溫潤的臉龐,五官分佈均勻,眉宇之間透著儒雅。

上歌愣住,“沈夜瀾?”

他淺淺的笑了笑,點點頭,“嗯,是我。”

他竟然還活著,上歌一陣恍惚。他走近上歌的身邊,遞給她一碗藥汁,柔聲道:“喝吧。”

上歌遲疑接過,嗅了嗅藥香,抬眸望著他,“這是什麼?”

“調理身體的藥膳。”他答。

上歌盯著碗裡漆黑的液體看了半晌,緩緩舉杯飲下。苦澀的滋味湧遍全身,喉嚨處火辣辣的疼。

她放下藥碗,問道:“沈夜瀾,你為何會在這?”她根本不敢相信。

她盯著他看了許久,久到不能回神,因為她很害怕是一場夢……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