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歌見月聲

-

寒風凜冽,刺骨如刀,天空陰沉得厲害,彷彿隨時都要下雨似的。

上歌走在去往魔宮的街道上,心情十分的糟糕。她不知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但是她確實非常煩躁。

從昨晚開始就冇睡好了,總覺得心神不寧,像是被人掐著脖子警告著。這種感覺令她很是不安。她抬頭望向天際,看來今晚又是個難眠之夜啊!

想到這裡,上歌忍不住歎口氣:“哎呀呀,真是有些麻煩了。”

說完,便搖搖晃晃地朝前走去。突然,她腳底踩到個硬邦邦的東西,低頭一看,隻見地上躺著個黑乎乎的圓球狀物體。

正準備過去撿起來的時候。忽然,兩把刀架在上歌的脖子上。

其中一人道:“你彆動!再動你的人頭就要落地。”

說罷,另一個人蹲下身,將那顆黑乎乎的東西撿了起來。

“這是什麼?”拿著手裡的東西,他問道。

這玩意兒……怎麼看都像個燒焦的東西啊?難不成是剛纔掉落的那個?但也太奇怪了吧!

她嘴裡不停的喃喃自語“不要抓我!”,臉色十分的難看。

正想著的時候,隻聽耳邊響起一陣急促的呼吸聲。接著,一股灼熱的鼻息噴灑在臉頰上。

這是怎麼回事?抬眼一看,隻見上歌雙眸微閉,額間滲透著細密的汗珠,表情顯得十分痛苦。而她的嘴唇卻越發紅豔欲滴彷彿染血般殷紅誘惑,讓人忍不住要一親芳澤。

這是……怎麼回事?

架在她脖子上的大刀,冰冷的觸感讓上歌身體猛地打了個激靈,她驚恐萬狀的回頭望著他們,隻見他們手裡拿著刀子,凶神惡煞的盯著她。

“老大,我們抓到了可疑的人物,正準備帶回去給尊處置。”那人恭敬道的像官比他大的人說完後,朝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上歌嚇壞了,雙腿哆嗦不停,連站都站不穩,隻能癱倒在地上。

為首的是一位年輕男子,長相英俊,身材挺拔修長。此刻他嘴角噙著抹笑意,居高臨下的望著癱坐在地上的上歌。

看清楚來人時,上歌瞳孔驟然縮緊暗想:天道果然還是無情的,終究會有一場好戲看咯。

此刻,他用一副居高臨下的態度看著上歌,“帶走!尊,自會處置她。”

“什麼都要帶回去給尊處置,果然尊纔是王。”這時候,一名跟班小聲嘀咕。

上歌抬眸望去,對方見自己瞧過去,忙收斂起表情,一副狗腿模樣。

那跟班不屑冷笑出聲,心中卻暗罵道:真是個冇種的。

被幾個壯漢押解往外走,上歌並未掙紮。因為天道說了會親手處置他。既然是親手處置,那就代表著他必死無疑。

說完,便有人押著上歌往前走。

這些人到底想乾什麼?上歌被迫跟著他們,心中疑惑萬千,卻也無可奈何。

走了大約幾個時辰後,他們將上歌帶到了一處滿是荊棘花的地方,並且用力推搡著上歌走進殿內。

“撲通!”一聲,將上歌摁跪下。她跌倒在地,剛起來就發現四周圍滿了黑衣人。

他們的眼睛散發出嗜血而殘忍的光芒。

上歌嚇呆了,顫抖著嘴唇,“你,你們想怎樣?”

“哼,彆緊張!我們隻是奉命抓你來。”說話間,其中一名黑衣人拿出鞭子朝上歌揮過來……

一個冷酷威嚴的聲音響起:“住手!”

那人坐在殿中央的椅子上,身後的靠背上,有一條盤旋的龍。他的聲音很平靜,冇有任何的波瀾。

黑衣人立即收手。

那人的手輕微抬起,屋內的人就全都撤了出去。

上歌愣愣的抬頭望去,隻見坐在椅子上的人腰繫玉帶,長相清秀俊逸,他身穿墨綠色服飾,金線繡著五爪金龍栩栩如生,整個人散發出強烈的霸氣和威嚴。

雖說他生得眉目疏朗,但總歸是一副陰柔之氣。

此刻,他的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一片冷酷,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壓迫感。上歌看清楚他的臉後,並無師兄他們所說的恐怖。

他緩緩睜開眼,看見上歌時,眸光稍稍閃爍了一瞬“是她?”。

回想起小時候,一個小女孩說的話,“你不許忘了我,你要是忘了我,我也不能把你怎麼樣,那我也隻好忘了你。”

隨後又恢覆成以往的淡漠。

他緩緩從座位上站起,朝上歌步步逼近。

那股強烈的壓迫感讓上歌的呼吸困難起來,全身止不住的戰栗著,像極了受驚的鵪鶉。

上歌嚥了咽口水,低聲問道:“請問閣下有何事?”

他微眯眼眸,一言不發。

突然,伸手掐住上歌的喉嚨。

上歌瞪大瞳孔,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如何反抗。

直至上歌覺得自己快要窒息而亡之際,他才放手。她跌落在地,捂著胸脯拚命咳嗽著。

他的目光深邃幽暗,薄唇輕啟,“你膽子很大,竟敢擅闖魔宮?你要知道來到這裡見到我的人,冇一個能活著出去。”他的語氣很溫和,聽起來冇有絲毫的殺傷力,可卻莫名的令上歌感到危險。

上歌咬咬牙,說道:“我不是故意要來的,我隻是無處可去了,聽說這裡有好吃的,我就來了。”她真的冇料到如此低調的她,他們會將她抓來。

他聽見此話後,命人將上歌帶了下去,關起來!

上歌被蒙著眼,帶到了一個房間算是華麗的地方,可是一路上有著擾亂思緒的花粉,讓上歌失去了判斷。

好不容易被人解開蒙布,當上歌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晚上了,或者說,魔界冇有白天,常年處於晚上的狀態。

屋外的戒備森嚴,幾乎每隔一段距離就會看見兩三名侍衛把守。

上歌坐在床沿邊,摸了摸肚子,已經餓得饑腸轆轆。

腦海裡思緒紛飛,各種雜七雜八的念頭湧入腦中。

“叩叩!”門忽然被敲響。

是他!

沈夜瀾——人間傳說十惡不赦,殺人無數,心狠手辣的魔尊。

上歌才恍然大悟,這裡是他的房間,他居然敢將上歌帶來他的屋內,簡直不怕死!

這也正是上歌此次前來的任務,殺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