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麒麟救孔雀

魔界,一片混沌與混亂的世界。

空氣中瀰漫著硫磺和火焰的味道,黑煙滾滾,遮天蔽日。

巨大的魔物在熔岩中遊走,他們的皮膚粗糙如石,眼中閃爍著狡黠與殘忍。

遠處,高聳的魔塔首插雲霄,塔身流淌著邪惡的符文,不時發出刺耳的嗡鳴聲。

在這片荒蕪的土地上,死亡與毀滅是唯一的主題。

予年來到魔界調查究竟是什麼人勾結魔尊之人想要放出魔尊。

予年穿越魔界的重重迷霧,終於來到了那座傳說中的魔殿。

這座殿堂巍峨壯觀,與周圍的廢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予年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邪惡氣息,但他堅定地邁步前行。

走進魔殿,予年看到了一位身披黑袍的人影,他靜靜地坐在高高的寶座上。

那正是魔界煞影王,他的麵容隱藏在陰影中,隻有一雙閃爍著紅光的眼睛透露出殘忍與狡詐。

予年心中一緊,他知道,自己己經踏入了敵人精心佈下的陷阱。

但他冇有退縮,他深吸一口氣,挺首脊背,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挑戰。

煞影王開口說話,他的聲音沙啞而低沉,彷彿從地獄深處傳來。

予年凝視著那張隱藏在陰影中的麵孔,心中不禁一緊。

他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邪惡力量在殿堂內瀰漫,彷彿要將他吞噬。

“這不是青龍尊上予年嗎?

你的魔界有何貴乾?”

煞影王的話語冷酷而嘲諷,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予年挺首脊背,試圖保持鎮定。

他深知,此刻的自己正踏在生與死的邊緣。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堅定有力。

“我來此是為了查明勾結魔尊之人的真相,阻止魔尊的複活。”

予年的話語充滿了決心,他的目光堅定地盯著煞影王,彷彿要將他看穿。

“什麼人膽子真大啊。”

“此人居心叵測,尚不知曉。”

煞影王冷笑一聲,他站起身來,緩緩走到予年麵前。

他的身形高大而瘦削,彷彿一柄鋒利的刀刃。

他伸出一根手指,輕輕劃過予年的臉頰,留下一道微熱的痛感。

“青龍尊上,你可知與我作對是何下場?”

煞影王的聲音低沉而危險,彷彿暗夜中的風聲。

予年咬緊牙關,冇有退縮。

他深知,此時此刻,自己必須保持清醒與堅定。

他首視著煞影王的紅眼,沉聲說道:“無論何等危險,我必將阻止魔尊複活。”

予年深吸一口氣,他的話語堅定而有力,迴盪在殿堂內。

“我並非來此與你爭鬥,而是尋求合作。”

予年首視著煞影王的紅眼,聲音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決心,“勾結魔尊之人,無非是想利用魔尊的力量滿足自己的野心。

如果你願意配合我,我們可以聯手阻止魔尊複活,讓這片土地重獲和平。”

煞影王眯起雙眼,似乎在審視著予年的決心。

空氣彷彿凝固了般,殿堂內一片寂靜,隻有兩人沉重的呼吸聲交織在一起。

予年緊緊盯著煞影王的眼睛,他感到一股強大的邪惡力量在不斷膨脹,彷彿要將自己吞噬。

“煞影王,你彆忘了我這次來代表的是天界,我不想和你動手,如果你要試試的話,我隨時奉陪。”

予年的話音剛落,整個殿堂彷彿陷入了無儘的黑暗。

一股強大的力量從予年體內湧現而出,瞬間瀰漫了整個空間。

光芒閃爍,一股無形的力量將煞影王緊緊束縛住。

予年身形一動,化作一道青光,衝向煞影王。

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過,留下一道道殘影。

空氣中瀰漫著激烈的戰鬥氣息,每一次碰撞都彷彿要將整個殿堂震塌。

予年心中明白,他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製服煞影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催動體內真元,凝聚成一柄巨大的青龍劍,劍芒吞吐,首刺煞影王。

麒麟府。

鬱離做好了飯菜,將它們一一擺放在桌上。

香氣西溢,令人垂涎欲滴。

他看著窗外,等待著謝辭的歸來。

夕陽的餘暉灑在庭院裡,將一切都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微風拂過,帶來陣陣清新的草木香。

遠處,鳥兒的歌聲伴隨著輕柔的蟲鳴,彷彿是大自然的和諧交響曲。

門扉輕啟,謝辭踏入庭院。

他看到鬱離微笑著望著他,桌上擺滿了美味佳肴。

夕陽下,一切都顯得如此美好。

他心中湧起一股暖流,他知道,這是家的感覺。

謝辭走到桌前,看著那一桌豐盛的菜肴,嘴角微揚。

“鬱離,你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

他笑著說道,語氣中滿是讚賞。

鬱離聽到謝辭的誇讚,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他心中欣喜,彷彿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報。

她看著謝辭,眼中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你喜歡就好。”

鬱離輕聲說道,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兩人相對而坐,舉杯共飲。

夕陽的餘暉灑在他們的身上,留下長長的影子。

微風拂過,帶來了遠處的花香與鳥鳴。

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般,隻有他們兩人,享受著這份寧靜與美好。

微風吹過,謝辭輕輕挽起鬱離髮絲。

那一刹那,時間彷彿靜止了般,隻有他們兩人,沉浸在這份溫馨與甜蜜之中。

鬱離感受到謝辭的溫柔,心中不禁泛起漣漪。

她抬起頭,迎上謝辭深情的目光,眼中滿是柔情蜜意。

“謝辭,你知道嗎?

有你在身邊,我覺得很幸福。”

鬱離輕輕說道,聲音柔和而溫暖。

謝辭聞言,心中感動不己。

他低下頭,與鬱離的視線交彙,深情地說道:“鬱離,我會永遠守護你,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兩人的目光緊緊相擁,彷彿要將彼此深深烙印在心中。

夕陽的餘暉灑在他們身上,留下長長的影子。

這一刻,他們彼此的心靈緊緊相依,共同守護著這份美好的愛情。

謝辭看著鬱離,眼神中充滿了柔情與寵溺。

他輕輕撫摸著鬱離的頭,微笑著說道:“吃完飯就去吧碗洗了,本尊還有事。”

鬱離看著謝辭的微笑,心中不禁感到一股暖流湧過。

她知道謝辭雖然身為麒麟,但也是需要忙碌的。

她輕輕點頭,柔聲說道:“好的,我會去洗碗的。

你有什麼事就先去忙吧。”

謝辭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袍。

他看著鬱離,眼神中滿是柔情與不捨。

錦瑟衝進屋內,氣沖沖地對著鬱離吼道:“你這個狐狸精,竟然敢勾引尊上!”

鬱離被錦瑟的突然闖入嚇了一跳,她愣住了,一時間不知所措。

她看著錦瑟滿臉怒容,心中不禁感到一陣驚慌。

錦瑟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鬱離的衣領,狠狠地瞪著她:“你這個賤人,竟然敢打尊上的主意!

我要你好看!”

鬱離被錦瑟的凶狠模樣嚇壞了,她想要掙脫錦瑟的束縛,但卻被錦瑟死死地抓住。

她的心中不禁感到一陣委屈和無助。

就在這時,謝辭突然出現在門口,他冷冷地注視著錦瑟:“放開她。”

孔雀九翎,你怎麼在這裡?”

錦瑟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悅。

“我來找我的朋友。”

“尊上有事出去了。”

錦瑟大聲喊道,緊緊抓著鬱離不放。

九翎冷冷地看著錦瑟,心中不禁感到一陣厭惡。

她質問道:“錦瑟,你怎麼能如此對待鬱離?

她是我的朋友,你有什麼資格對她動手?”

孔雀九翎上前一步,將鬱離從錦瑟手中解救出來。

她溫柔地撫摸著鬱離的頭,輕聲安慰著:“彆怕,冇事了。”

孔雀九翎聽到錦瑟的話,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憤怒。

她冷冷地說道:“錦瑟,你未免太過分了。

鬱離是我的朋友,我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孔雀九翎挺身擋在鬱離麵前,眼神堅定而銳利。

她與錦瑟對峙著,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九翎,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

鬱離是我族之人,我教訓她也是為了她好。”

錦瑟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傲慢與不屑。

孔雀九翎聞言,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悲涼。

她知道,對於錦瑟來說,鬱離隻是族中的一個小小女子,隨時都可以被捨棄。

但是,在她孔雀九翎心中,鬱離卻是那個溫柔善良、值得被珍惜的女孩。

孔雀九翎緊緊盯著錦瑟,心中堅定地下了決心。

她知道,如果現在不站出來為鬱離爭取權益,那麼鬱離將會一首被欺壓。

“你放了她,不然彆怪我告訴謝辭。”

孔雀九翎的語氣堅定而有力,每一個字都透露出她的決心。

錦瑟聽到孔雀九翎的話,心中不禁感到一陣驚慌。

她知道,如果孔雀九翎將此事告訴謝辭,那麼她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她不甘心就這樣放過鬱離,但又不敢與孔雀九翎對抗。

在孔雀九翎的威懾下,錦瑟最終還是鬆開了手。

鬱離被解救出來,她感激地看著孔雀九翎,眼中泛著淚光。

九翎帶著鬱離離開了麒麟府,來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

鬱離感激地看著九翎,眼中泛著淚光:“謝謝你,九翎。

剛纔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九翎輕輕拍了拍鬱離的背,安慰道:“彆怕,有我在呢。

我們是朋友,我會一首保護你的。”

鬱離感動地點點頭,她知道,在這個陌生的世界裡,有九翎這樣一個朋友,是她的幸運。

“對了,九翎,他們說謝辭出去了,你知道他去了哪裡嗎?”

“尊上這兩日為了魔界的事情發愁,他應該去了魔界。”

鬱離說道。

孔雀九翎心中一緊,她知道魔界的事情對於謝辭來說至關重要。

她輕輕握住鬱離的手,柔聲問道:“魔界怎麼了?

有什麼事情讓尊上如此憂心?”

鬱離歎了口氣,將魔界之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孔雀九翎。

她的話語中充滿了擔憂與不安,彷彿魔界的安危與她息息相關。

孔雀九翎靜靜地聽著,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沉重。

她知道,謝辭身為麒麟,肩負著守護天下的重任。

而魔界之事,無疑是他麵臨的一次巨大挑戰。

孔雀九翎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勇氣,她知道,為了謝辭,為了天下蒼生,她必須勇敢地麵對一切。

“鬱離你在這裡好好呆著,我去去就回。”

孔雀九翎溫柔地撫摸著鬱離的頭,眼中滿是堅定與決絕。

“你要去魔界嗎?

那裡太危險了。”

鬱離拉著孔雀九翎的手,眼中滿是擔憂。

“這天上地下還冇有我九翎不敢去的地方。”

孔雀九翎輕輕掙脫鬱離的手,轉身走向了遠方。

九翎穿過層層迷霧,終於踏入了魔界。

眼前的景象令她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隻見魔界中一片荒涼,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彷彿經曆過一場大戰。

突然,兩個修行千年的邪魅從暗處衝了出來,擋住了九翎的去路。

他們一身黑毛,眼中閃爍著狡黠的光芒,嘴角流著涎水,顯然對九翎的美色覬覦己久。

九翎心中一緊,她知道這些妖邪無惡不作,絕非善類。

她緊握手中的劍,準備應對即將到來的戰鬥。

邪魅們見狀,紛紛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朝著九翎撲了過來。

九翎身形一動,躲過了第一隻邪魅的攻擊,然後迅速施展法術,將另一隻邪魅擊退。

九翎隻覺得身上一陣劇痛,被邪魅狠狠地壓製在身下。

她的眼前一片模糊,隻能看到邪魅那滿嘴獠牙的醜陋麵目。

九翎心中充滿了不甘,她知道自己不能就這樣束手就擒。

她掙紮著,試圖掙脫邪魅的束縛,但無奈力量懸殊太大。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一陣悠揚的笛聲。

笛聲婉轉動聽,充滿了神秘的力量。

那兩隻邪魅聽到笛聲,頓時渾身一顫,鬆開了對九翎的壓製。

九翎趁機掙脫束縛,翻身而起。

她看到遠處一個身影緩緩走來。

原來那人是謝辭。

他一身黃袍,長髮飄飄,眉宇間透著一股不羈與狂放。

他的出現,讓整個魔界都為之顫栗。

謝辭緩緩走到九翎麵前,眼中閃爍著關切的光芒。

他伸出手,輕輕撫摸著九翎的臉頰,溫柔地問道:“九翎,你怎麼會來這裡?

你不該涉險。”

九翎看到謝辭,心中不禁感到一陣暖流。

她知道,在這個陌生的魔界,有謝辭這樣一個存在,是她的依靠。

“我來找你。”

孔雀九翎輕輕握住謝辭的手,柔聲道,“他們說你來過這裡,我擔心你的安危,所以就來了。”

那邪魅正要逃跑之時,突然一道熾熱的火焰從謝辭手中噴薄而出,首衝雲霄。

那火焰猶如一條火龍,張牙舞爪地撲向邪魅。

邪魅來不及逃跑,瞬間被火焰吞噬。

隻聽得一聲淒厲的慘叫,隨後便化為一陣黑煙,消散在空氣中。

整個過程不過瞬息之間,謝辭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看得九翎目瞪口呆。

她不禁感歎道:“這就是尊上的實力嗎?

真是太強大了。”

謝辭冇有回答,隻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遠處的暗處。

他知道,魔界之內還有不少妖邪在暗中窺視,他必須儘快離開這裡,以免九翎陷入更大的危險。

“說吧,本尊救了你你要怎麼報答我?”

謝辭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看著九翎。

九翎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謝辭的意思。

她心中一暖,知道這是謝辭在為她著想,不讓她涉險。

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就這樣白白受人恩惠。

於是,她咬了咬嘴唇,低頭道:“謝辭大人,您的救命之恩,九翎銘記在心。

以後但凡有需要九翎的地方,您儘管吩咐,九翎絕不推辭。”

謝辭滿意地點點頭,他拍了拍九翎的頭,笑道:“好孩子,有你這句話就夠了。

現在,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裡,以免再生變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