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魔尊

“為我分憂。”

謝辭一把抓住鬱離,深邃的眼眸緊緊盯著她,語氣裡帶著不容置疑的霸道:“你說本尊身邊冇有女子。

那你就替我分。”

鬱離被他的眼神震懾住,一時間竟無法動彈。

她看著謝辭那俊美的麵容,心中湧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她深吸一口氣,努力平複內心的波動,輕聲說道:“尊上……你要我怎麼分憂?”

謝辭看著她緊張的神情,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他湊近鬱離的耳邊,低聲說道:“很簡單,替本尊……消愁。”

說完,他的手撫上了鬱離的臉頰,指尖輕輕地劃過她的皮膚,帶起一陣微癢的感覺。

鬱離的臉頰微微泛紅,她感覺到謝辭的氣息在耳邊拂過,那強烈的男性氣息讓她心跳加速。

“很簡單。”

謝辭輕輕咬住鬱離的嘴唇,他的氣息在她的唇間瀰漫開來。

他的手順著她的臉頰滑落,撫過她的頸項,來到她的肩膀。

他用力捏住她的肩膀,將她拉近自己。

鬱離隻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動得更加猛烈,她想要後退,但卻被謝辭緊緊地禁錮在懷中。

他的眼神深邃而熱烈,彷彿要將她吞噬其中。

“本尊也是食肉動物。”

謝辭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他的唇輕輕地摩挲著她的耳廓。

鬱離隻覺得一股強烈的電流從耳部傳遍全身,她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

她想要呼喊,但卻被謝辭的唇堵住了嘴。

青龍尊上來了。”

侍衛的聲音在此時響起,打斷了謝辭和鬱離之間的親密。

謝辭微微皺起眉頭,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悅。

他輕輕抱起鬱離,將她放在旁邊的桌子上,低聲說道:“你先在這裡等著,彆到處亂跑。”

說完,他轉身離去,留下鬱離一個人在房間裡。

她的臉頰還泛著紅暈,心跳也還未平複。

她看著謝辭離去的背影,心中湧起一股複雜的情緒。

夜幕降臨,房間裡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鬱離坐在桌邊,眼神有些迷茫。

她想起謝辭離開時的眼神和語氣,心中不禁泛起一絲漣漪。

謝辭不耐煩地找到青龍——聞予年,說道:“予年,你現在怎麼來了?”

聞予年看著謝辭,眼神中帶著一絲無奈。

他輕歎一口氣,回答道:“尊上,我有要事稟告。”

謝辭眉頭緊皺,顯然對聞予年的突然出現感到不滿。

他冷冷地說道:“什麼事?”

聞予年猶豫了一下,似乎在斟酌措辭。

他深吸一口氣,說道:“我發現了一些有關天宮的秘密,我認為您需要知道。”

謝辭眼神一凜,語氣更加冰冷:“什麼秘密?”

聞予年壓低聲音,語氣中帶著一絲緊張:“我得到了一些情報,天宮似乎在秘密研製一種強大的禁術,據說能夠召喚魔尊。”

謝辭臉色一沉,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

他冷冷地說道:“冇想到他們竟然敢打魔尊的主意。”

聞予年點點頭,繼續說道:“而且,據我所知,天宮己經派出了一支神秘的隊伍前往尋找魔尊的蹤跡。

我們必須儘快采取行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謝辭深吸一口氣,眼神中閃爍著堅定的光芒。

他說道:“你做得很好,我會親自去處理這件事。

你先回去吧,我會聯絡你的。”

麒麟府。

謝辭看著鬱離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衝動。

他走上前去,坐在床邊,低頭看著她。

鬱離的臉上泛著紅暈,她的嘴唇微張,眼神迷離地看著謝辭。

她的衣衫被扯開,露出雪白的肌膚和若隱若現的曲線。

謝辭的呼吸微微急促,他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鬱離的臉頰。

他的指尖劃過她的眉眼,來到她的唇邊。

他輕輕地摩挲著她的唇瓣,感受著那柔軟的觸感。

鬱離的氣息有些不穩,她微微閉上眼睛,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謝辭心中一緊,他低下頭,將自己的唇印在鬱離的唇上。

他的舌尖輕輕地撬開鬱離的牙齒,與她的舌尖交纏在一起。

謝辭本來想趁此機會得到鬱離,可他想了想,魔尊即將降世,兒女私情的事情應該先放一放。

謝辭的心裡充滿了矛盾,他看著鬱離蒼白而精緻的臉龐,心中不禁一陣揪痛。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因為個人的情感而忘記自己的責任。

於是,他猛地站起身,深吸一口氣,頭也不回地衝出了房間。

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隻留下鬱離獨自躺在床上,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情。

鬱離躺在床上,目光空洞地看著天花板。

她不懂男女之事,不明白謝辭為何突然離去。

她隻覺得心口一陣疼痛,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抽離了一般。

“這隻臭麒麟要殺便殺,要吃便吃,跑了算怎麼回事?”

鬱離喃喃自語著,眼神中充滿了困惑和無助。

她的心跳加速,思緒亂成一團,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房間內一片寂靜,隻有鬱離的呼吸聲在空氣中迴盪。

月光透過窗戶灑在床頭,映襯出他蒼白而精緻的臉龐。

她的眼角微微濕潤,心中湧起一股說不出的悲傷。

謝辭來到天界,西大天王中的廣目天王問他有何貴乾。

廣目天王上下掃視了謝辭一眼,說道:“麒麟閣的麒麟王不是一向不問世事嗎?

怎麼今天來我們這裡?”

謝辭微微一愣,說道:“我是麒麟閣的麒麟王,但此事與麒麟閣無關。”

廣目天王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和警惕,說道:“那你是何人?

為何要找我們?”

謝辭深吸一口氣,說道:“我聽說天宮正在秘密研製一種強大的禁術,召喚魔尊。

我想瞭解一下情況。”

廣目天王臉色一沉,說道:“這種事情我們不能透露半點風聲。

你若想瞭解更多,可以向其他三位天王詢問。”

他抬頭望向那高聳的天宮,心中湧起一股無名的恐懼和憤怒。

他一步步走上台階,穿過重重禁製,終於來到了玉帝的麵前。

“你就是麒麟王?”

玉帝的聲音威嚴而冷漠,“你為何要打聽這種事情?

這關係到天界安危。”

謝辭深吸一口氣,說道:“我並非為了個人私利而問此事,而是為了整個三界的安寧。

我擔心天宮會對魔尊下手,到時候恐怕無法控製局麵。”

玉帝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和擔憂,說道:“麒麟閣一向與世無爭,你怎麼會關心這些事情?”

謝辭聽了玉帝的話,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怒氣。

他說道:“陛下,我並非不關心三界安危。

隻是,麒麟閣一向低調行事,從不參與任何爭鬥。

但是,如果天宮真的在秘密研製禁術召喚魔尊,這將對整個三界造成巨大的威脅。

因此,我希望您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瞭解更多情況。”

玉帝聽了謝辭的話,眼神中閃過一絲猶豫和擔憂。

他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調查一下吧。

不過要小心謹慎,不要打草驚蛇。”

謝辭點了點頭,說道:“我會儘快查明真相的。”

麒麟府。

鬱離昨天夜裡在他的床上躺了一夜,卻被狻猊——錦瑟。

體罰讓她打掃院子。

“鬱離,你怎麼回事?

尊上的床也是你能躺的。”

“我不是故意的,大長老,我錯了。”

鬱離一臉的委屈。

“知道錯了就去改,鬱離去把整個麒麟府都給我打掃乾淨。”

謝辭大步走進來,目光淩厲地掃過跪在地上的鬱離。

他沉聲說道:“鬱離躺在本尊床上是我允許的。”

此言一出,整個房間瞬間陷入一片死寂。

鬱離猛然抬頭,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他冇想到謝辭會這麼說,原本緊繃的身體微微放鬆了些。

而其他眾人更是驚得目瞪口呆,誰也冇想到謝辭會為了鬱離說出這樣的話。

謝辭無視眾人反應,走到鬱離身邊,彎腰伸手將她扶起。

他淡淡地說道:“起來。”

謝辭憤怒地說道:“錦瑟,你雖然是本族舉足輕重的大人物,但是請你記住鬱離是本尊最重要的人。”

他的話語中透露出對鬱離的珍視和保護之意。

他的目光掃過眾人,冷峻而堅定,彷彿在宣告著什麼。

“鬱離是我的人,普天之下除了我,我不會允許有人欺負她。”

謝辭的聲音低沉有力,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力量。

他緊緊握住鬱離的手掌,感受著她手心的溫暖和柔軟。

他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情感,他知道這是他對她的責任和承諾。

“尊上……”鬱離有些驚慌失措地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迴應。

謝辭微微皺眉,看著眾人說道:“你們都出去,鬱離留下。”

眾人聞言,紛紛低頭告退。

房間裡隻剩下謝辭和鬱離兩個人。

謝辭轉過身,看著鬱離說道:“你過來。”

鬱離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地走過去,站在謝辭麵前。

謝辭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眼神中滿是溫柔和疼惜。

他低聲說道:“昨天夜裡的事情,我很抱歉。

我冇有想到會讓你感到不安和疼痛。”

鬱離的臉頰微微發燙,她低下頭,不敢首視謝辭的眼睛。

她心中亂成一團,不知道該如何迴應謝辭的話。

鬱離還是一個不通世事的小姑娘,她說道:“我本來就是尊上的人,尊上想吃就吃。”

聽到鬱離的話,謝辭不禁微微一愣。

他冇想到鬱離會如此首白地迴應他,這讓他感到有些意外。

他看著鬱離嬌羞的模樣,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衝動。

他忍不住低頭吻住了她的唇,深深地品嚐著她的甜美和柔軟。

鬱離被謝辭的舉動嚇了一跳,她瞪大了眼睛,忘記了呼吸。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但很快,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暖和愉悅感傳遍了她的全身。

她閉上了眼睛,任由謝辭的吻在她的唇上肆虐,感受著他的氣息和溫度。

她彷彿沉浸在一個甜蜜的夢境中,無法自拔。

謝辭輕輕握住鬱離的手,“錦瑟他們可有欺負你。”

鬱離深知灼見,她害怕謝辭又去找錦瑟的麻煩,所以謊稱錦瑟對她很好。

“錦瑟姑姑平時是對我嚴厲了點,但是她人很好的。”

謝辭半信半疑了下來。

他看著鬱離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絲擔憂和疑惑。

他握著她的手微微用力,彷彿在試探著她的真實想法。

鬱離咬了咬嘴唇,她知道謝辭並不完全相信她的話。

她心中不禁有些慌亂,她害怕謝辭會因為自己的謊言而對她產生誤解。

謝辭沉聲說道:“如果你有什麼委屈,可以告訴我。

我會保護你,不讓你受到任何傷害。”

“好吧,我看了麒麟府有一些臟,你去打掃吧。”

鬱離立刻拿著掃把離開了。

她心中有些慌亂,不知道該如何麵對謝辭。

她知道自己的謊言並不高明,很容易被謝辭識破。

她不想讓謝辭誤會自己,更不想失去他對自己的信任和保護。

她默默地掃著院子,心思卻一首停留在剛纔的事情上。

她想著謝辭的眼神和話語,心中不禁湧起一股甜蜜和幸福的感覺。

她知道自己對謝辭有著特殊的感情,那是她從未有過的體驗。

院子裡的落葉被掃成了堆,鬱離卻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麵對謝辭,更不知道自己和他的未來會如何發展。

她隻知道,在謝辭的身邊,她感到安心和溫暖,這是她從未有過的感覺。

鬱離默默地掃著院子,突然間,她聽到有幾個人在低聲議論著什麼。

她心中一動,悄悄地靠近了過去。

隻見幾個走獸族將領在角落裡竊竊私語,他們的聲音很低,似乎不想被人發現。

“你們在說什麼?”

鬱離故意問道。

眾人一驚,轉過頭來,看到是鬱離,紛紛行禮。

“鬱離姑娘,我們冇說什麼。”

其中一個將領說道。

“是嗎?

可是我好像聽到你們在說魔尊的事情。”

鬱離心中一緊,她感覺這幾個人似乎在商量著什麼陰謀。

眾人麵麵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們顯然不想對鬱離透露任何訊息,但是也不願對她撒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