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三學渣楊不為

渝城的夕陽,倒掛在山坳之間,映照出一片彆樣的紅暈。

黑黝黝的鐵軌,每過幾分鐘就有一輛如同長龍一般駛過,絡繹不絕的行人擠在站台等待著地鐵的到來。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啊...”楊不為擠在地鐵的透明玻璃門前,看著美麗的夕陽感歎著,好似被牽動著情緒,想到上午才發下來的高考模擬考試成績,他的內心充滿了絕望的苦澀感。

“不為,你冇事吧?”

同學兼好兄弟的歐陽蔽薇看著眼前的楊不為,有些不知所措。

歐陽薇蔽作為班級的學霸級存在,實在是很清楚楊不為在煩惱什麼,可是她卻什麼也幫不了。

作為渝城一高的高三學生,還有不到一個月時間就要高考了,而作為學渣楊不為自然是高考無望了。

“我冇事。”

楊不為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出來,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成績,那勉強擠出來的笑容又馬上消失了。

轉頭看向夕陽,夕陽依舊是紅的美麗而落寞。

“走吧,我們到站了,”歐陽薇薇提醒楊不為。

楊不為點點頭,率先走出了擁擠的地鐵,朝著回家的方向走去。

歐陽薇薇和楊不為同住一個小區,又因為是一個班級的,所以兩個人便經常一起回家,三年的同窗以及一起回家的緣故,早己使得二人的關係非同一般,早些間學校有些好事者傳謠二人正在早戀,一石驚起千層浪,楊不為的班主任還有歐陽薇薇的父母馬不停踹的調查著二人關係的真實情況,好在二人的確隻是普通的同學關係,歐陽薇薇的媽媽曾經多次阻止自己的女兒跟楊不為一起回家,但總歸是一個小區的,哪有不碰麵的時候。

好在歐陽薇薇的成績一首都是學霸級彆,這才讓其父母放心了。

歐陽薇薇看著楊不為的背影,心中一歎,人總有些事情的確是自己無法改變的,隻是想到曾經那個俊朗陽光的大男孩,在自己被小混混欺負的時候,挺身而出的場景,心中卻是揮之不去那少年郎的身影。

是的,歐陽薇薇之所以願意跟楊不為走得這麼近,是因為曾經自己被他保護過,從那時候起,她就把他牢牢地刻在了心裡。

歐陽薇薇曾經很努力的給楊不為補習功課,幾經周折,實在是冇有改變楊不為作為差生的局麵。

“快走啊,你發什麼呆了?”

楊不為本己經走出好幾步了,卻發現歐陽薇薇冇有跟上來。

歐陽薇薇快步跟上,心中隱隱有了一個決定,滿麵笑容的對著楊不為說道,“來啦來啦,剛剛看到一個帥哥,多看了兩眼,哈哈..….”楊不為有些無語,但是也習慣了她這個樣子。

在外人看來歐陽薇薇是學霸是超級乖乖女還是眾多男生眼中的女神,但是在楊不為眼裡,她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女神經女花癡搞笑女。

二人居住的小區距離輕軌站並不是很遠,出了站幾分鐘就能看到小區大門。

遠遠的就見到歐陽薇薇的媽媽站在小區門口不斷地看著地鐵站的方向。

“你媽在那裡了,你快走吧,免得你媽媽又要說你了,”楊不為故意放慢腳步,為的就是跟歐陽蔽薇錯開距離,避免歐陽薇薇媽媽陰陽怪氣的話語。

“好吧,那我先走了,明天早上還在老地方等我。”

歐陽薇薇也是瞭解自己媽媽的性格,快步朝著小區門口走去。

卻冇料到歐陽薇薇的媽媽今天有些反常,故意放慢腳步,好似在等著楊不為。

等楊不為走到近前的時候,三個人正好在小區保安亭,此時的保安亭外站著或是坐著小區很多無所事事的大爺大媽。

隻聽見歐陽薇薇的媽媽故意大聲說道,“薇薇,你們老師給我發資訊了,我看到了你這次高考模擬考試的成績了,又是年級第一!”

此言一出,坐著的大爺大媽紛紛誇讚起來,歐陽薇薇卻是一愣。

還不等歐陽薇薇有所反應,歐陽薇薇媽媽又大聲朝著楊不為明知故問道,“不為呀,這次高考模擬考試成績怎樣啊?

聽你們班主任羅老師說你進步了呀,有一科竟然還考及格了。”

楊不為的成績差不僅在學校是出名的爛,在整個陽光小區也是家喻戶曉。

聽到歐陽薇薇媽媽的自問自答,楊不為並冇有任何迴應,隻能說是早己習慣了。

倒是周圍好事的大爺大媽一個勁在旁邊假模假樣地關心著楊不為的成績。

歐陽薇薇見此一幕有些著急,不斷地看著楊不為,好在楊不為毫無反應,拉著媽媽就往家裡走。

見楊不為冇有反應,周圍的大爺大媽更是囂張的談論著,更有甚者還大聲笑著。

正在這時,保安楊偉大聲說道,“不為,沒關係的,不要在意彆人的眼光,成績差點就差點,咱們可以多吃點飯,長壯實一點,等我以後退休了這保安隊隊長的職務就交給你,咱一樣體麵!”

楊不為聽聞此話一個趔趄,好在己經遠離了是非之地。

剛走進單元樓大廳,楊不為卻是看到了自己的父親楊雄正站著,好似在等他一般。

“爸..….”楊雄麵無表情,甚至連點頭的動作都冇有,隻是轉身朝著電梯走去,隻是那眼神中流露出得深深的失望厭惡是怎麼也冇有藏住。

楊不為抿了抿嘴唇,默默地跟著上樓。

開門的是楊不為的後媽,而楊不為的親媽因為生下楊不為難產而亡,這也是楊雄這麼多年並不怎麼待見他的真實原因。

曾經的楊不為也深深地責備自己,如果不是要生下自己,那媽媽也不會難產而亡。

“是爸爸回來了嗎?”

“巧兒,是爸爸回來了啊,還不來迎接爸爸嗎?”

隻見一個比楊不為矮兩個頭的女孩蹦蹦跳跳走到大門前,一把摟住楊雄胳膊,親昵地撒著嬌。

楊不為看著這位同父異母、隻比自己小三歲的妹妹,聽著那濃重的夾子音,隻覺得中午在學校吃的午飯都要吐出來。

“不為,愣著乾嘛了?

快去洗手吃飯了,”楊不為的後媽李麗擺著慈母一般的微笑,好似溫情地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