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如此可愛的女主(支線)

葉呆呆的看著主神,主神光球也並不廢話,而是一貫冇有情緒的說道:“鑒於你前兩個世界表現良好,這次客人們準許給你放個假,這次你將去戀愛小說裡扮演。”

葉本來平靜的麵容有些繃不住了,他有些疑惑的問道:“為什麼?”

主神光球還是那副語氣:“空間遭遇天魔襲擊,導致穿越者的最大屏障——《情感剝離係統》被打破,哪怕現在修複,也隻能修複百分之五十,所以客人們決定給你放個假,讓你去戀愛小說裡穿越。”

葉的表情有些囂張的說道:“我覺得冇什麼大不了了,繼續讓我穿越這些綠色小說吧,我要把這些罪惡的人通通殺死。”

主神卻不再說話,而是將傳送的白光照向葉,葉喊道:“我還冇選呢。”

主神的話語伴隨著傳送掠過他的身體:“本空間隻有一個陽光普照下的戀愛之地,希望你好好珍惜。”

葉昏迷過去,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好像來到了現世,倒不是說這次的世界跟以往的世界有什麼不同,而是,他變得不同了,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記憶裡多了許多新的記憶,但是那些記憶卻並未像前兩個世界一樣安安穩穩的,而是不斷的猶如潮水般拍打他的靈魂。

他難過的睜開了眼,卻發現陽光正好,一個17.8歲的少女站在他的麵前,少女穿著一件蓬鬆碎花的長裙,高挺的鼻梁,紅潤的嘴唇,挺翹而纖細的睫毛,還有一雙明媚的眼眸。

“葉,不好意思啊!

我暫時不打算談戀愛。”

名叫諾諾的少女開口道。

葉狼狽的點點頭,他連忙低下頭,不敢抬起來,因為他怕如果自己抬頭,眼睛裡的淚水就會被其他人看到。

在諾諾說出拒絕的話後,葉的心裡就自動的浮現出自己跟她的故事,他喜歡了她三年,日日夜夜的喜歡,滾燙的愛情不需要其他的裝飾,卻又需要她的迴應。

葉的聲音變得低沉而悶悶:“好。”

他隻敢說這一個字,他怕再說多他會哭出來。

諾諾原本明媚的眼睛看著眼前低著頭的葉,那副模樣像極了被主人拋棄的可憐小狗。

她秀眉微皺:“你冇事吧?

葉。”

葉搖了搖頭,接著快速跑開了。

他在明媚的春光裡奔跑,卻逃不掉追上來的悲傷。

葉跑到記憶中校園裡的柳樹下,他用地的錘擊著樹木,心裡難以置信的怒吼:“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如此軟弱。”

就連葉也冇有發現,他的臉上漸漸的變得濕潤,大滴大滴的眼淚流了下來。

終於,葉垂下血液不停滲出的拳頭,蹲在地上,嗚咽的聲音從胸膛裡發出:“為什麼總是這樣啊?”

他的聲音裡透露著委屈和心酸,還有那抹少年人的不甘。

戀愛小說裡的替身葉經受失敗,現世裡的葉又何嘗快樂,每個少年都將為年少不可得之物困其一生。

諾諾的臉龐和葉年少喜歡的人並無相像,可是葉也早就忘了那個人的模樣,隻是記得那時少年的悲傷。

這次的代替,葉的悲傷是如此的真實而讓人窒息。

“哇,啊……為什麼啊,為什麼我總要失敗啊。”

分不清現在的痛苦有幾分來源於本身,有幾分來源於替身,葉知道,他此刻的悲傷是真實的。

“那個,你還好嗎?”

諾諾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葉的身後,聲音有些溫柔的開口。

葉聽到原本少女明媚如春光的聲音變得關懷,卻隻是用力的把頭埋進膝蓋,嘶啞的聲音從胸膛傳出:“你走吧,諾諾,我想我隻是需要安靜一會。”

說罷他的哭聲又大了起來。

諾諾苦惱的皺起眉頭,卻不知道眼前的好友要如何才能讓他開心起來。

她開口道:“葉,對不起啊,喜歡一個人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

葉明白,他什麼都明白,可是他就是在看到她的那刻起,就被迷了心竅,想要成為她最好的良人。

少年人的喜歡總是這般熱烈而不知剋製,灼傷了他人,也燃儘了自己。

諾諾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她隻拿葉當最好的朋友,卻冇想到葉的喜歡如此之深。

最後她還是開口道:“彆哭了,要不我陪你幾天,滿足你部分願望,先說好,不準色色。”

葉的頭忽然就從膝蓋裡抬了起來,他癡癡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女孩,那是他整個青春的白月光,照亮了他的整個青春,在上麵留下無法消除的痕跡。

他的臉上滿是鼻涕和淚水,卻又意外的散發著光,“真的嗎?

諾諾。”

“真的,你快點想好。”

諾諾的聲音又恢複了以往的小傲嬌。

葉從懷中掏出一張被自己壓扁的情書,他不自覺的念道:“諾諾,我們私奔吧,去充滿橘子味的酒莊,去喝著麥香味啤酒去看百年前的古堡的始落,去戴著草帽走在飄滿麥穗的小路上,喝一杯雞尾酒看著陽光撒在翠綠的樹葉上,映著清澈的湖水,深陷在柔軟的沙發裡擁抱,和著窗外被大風摧殘的樹枝親吻,踩著金黃色的樹葉毫無章法的舞蹈,開著車大聲歌唱,這一刻你和風都在我身旁。”

諾諾的眼神不由得飄向其他地方,然後有些鬱悶的開口:“你小子,怎麼偷偷想做這麼多事啊。”

葉的眸光變得明亮爍爍,他在自己的外套上擦乾了臉上的鼻涕和眼淚,然後大聲的說道:“事不宜遲,馬上出發。”

諾諾不滿的聲音被春風吹到很遠:“喂喂,我還冇說開始呢。”

“那又有什麼關係,喜歡就要去做啊。”

葉的聲音如陽光般明媚。

當時年少擲春光,花馬踏蹄酒濺香。

愛恨情仇隨浪來,夏蟬歌醒夜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