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郎心似鐵

葉的身體重重的倒下,他身後的乞丐露出一臉陰險的笑容。

“對啊。”

乞丐黑瘦的身體又一次的靠在癮妻的背部。

葉的身體一動不動,隻是他的眼眸依然冰冷。

如同牧羊的羊倌在用鞭子鞭打身下的羊群,癮妻發出一聲聲哀鳴。

葉的表情依然淡淡,他看著眼前的一切,卻又感到一絲異常,他像是感覺到眼前的世界有著一層虛影,那虛影如紗,似乎輕輕一扯就能看到下麵的真容。

葉輕輕的眨了眨眼睛,他卻驀然發現眼前兩人的身體變得模糊了,他再努力也隻能看清是一團黑色與一團白色在不斷的交織拉扯。

白色如皓月般聖潔,黑色如深淵般邪惡。

葉不再隱藏,他舉起自己的手,那是一雙怎樣的手啊,如同最精美的和田玉製成,卻又透露出紅潤的色澤。

十根手指骨節分明,如姣姣玉柱,指甲上月牙淺淺,白光瑩瑩。

如此完美的手拂過葉的眼前,葉再次睜眼卻看到如此荒誕的一幕:那原本白色的女性酮體身後狼煙滾滾,在她身後如烏雲壓城,而原本的黑色乞丐己然悄無聲息,如同死物。

妻子林茜的臉龐變得晦暗難明,但是她那張嘴巴卻如同裂口女般狠狠張大,吸吮著虛空。

虛空中道道隻是看到就覺得美好光芒被她吸入體內,而後她身後的烏雲就變的更加厚重。

葉緩緩起身。

癮妻的聲音依然如往常般嬌柔:“老公,事情己經解決了,我們回家吧。”

葉隻是目光深深的看著她。

癮妻的聲音好像在哭又在笑:“老公,這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回家以後我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紅燒魚好嗎?”

葉輕輕的歎了口氣,站到她的麵前。

癮妻的聲音變得高昂,她晦暗難明的臉龐露出一角,卻是觸目驚心的肉瘤和如同黃疸破裂後留下的黃水,“老公,你原諒我啦?”

葉終於笑了,笑的諷刺而譏誚,“彆裝了,” ‘老婆’,說完他的手就朝著妻子的頭頂按去,而原本平靜的妻子卻猛然抬頭,那雙原本如春水剪影的眸子裡透露的卻是無儘的身影哀嚎。

“老公,能不能把你的手送給我?”

聲音如無數人在葉的耳邊低語。

葉的手依然穩定,他不再說話,手堅定的向著妻子頭頂按去。

林茜想要躲避,卻發現無處可躲,葉的手如規則般穩固,她被抓住了。

“下輩子,不要再這麼做了。”

葉的嘴角終於露出笑容。

林茜身後的黑雲翻湧,像是有巨大的怪物要降臨,但是葉的另一隻手己經搭上了妻子的脖頸。

“嘎巴”一聲,她死了。

葉似乎聽到黑雲中有怪物的哀嚎,他隻是聽到,就渾身抽搐的倒在地上,昏死過去,在他昏迷之前,聽到主神冇有感情波動的聲音響起:“遭遇天魔入侵,遭遇天魔入侵……”天空裂開巨洞,像極了世界末日,葉靜靜地看著這個世界,如同一頭世界之蛇受到致命創傷,那些飛濺的流星就是武器,星子與地麵碰撞發出的爆鳴好像世界的哀鳴。

葉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