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妻心如刀

葉是在一陣眩暈中發現自己又回到主神空間的,他看著空間中那個圓滾滾的大球,心裡浮現出一絲喜悅之情。

接著他就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一時間整個空間都迴盪著葉的笑聲。

而主神則是不緊不慢的播放著葉在《偵探嬌妻的蛻變》小說裡的經曆。

從殺妻子夏冰的主人張峰,以及將張峰的父母灌水泥,到囚禁妻子,讓她生下孩子。

替自己的恩人嶽父留下血脈。

最後是在孩子的哭聲中,葉結束了夏冰的生命。

在畫麵結束後,主神代表的光球停頓了一會,接著身上發出光芒,然後說道:“客人對你的作為非常滿意,希望你再接再厲,本次評價60分,你可以選擇強化一次你的肢體。”

葉看著主神光球,不屑的搖搖頭,然後看著自己的雙手狂熱的說道:“就強化我的雙手吧。”

“收到。”

光球毫無感情的聲音傳出,接著“叮”的一聲,數十道柔和的光線照在葉的雙手上,然後葉就感覺本來就如同藝術品的雙手變得更加具有美感,他楞楞的看著自己變化後的雙手,原本手掌上的細小傷口和疤痕都被修複,一根根手指如蔥白般充滿旺盛的生機。

葉不由得再次大笑起來。

主神光球再次傳來聲音:“請選擇下一次穿越的世界。

接著葉的麵前再次浮現出幾本小說的名字,葉本來還在挑選的過程中,在看到一本小說後瞬間下定了決心,他點頭道:“就選這本《妻心如刀》。”

主神光球瞬間發出一道光華將葉送入傳送通道。

在經過通道的時候,葉就感覺自己的血液開始變燙,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揚起來,他隻記的在《妻心如刀》這本小說裡,男主的妻子對於男主非打即罵,十分瞧不上。

可是她卻在一次好奇心的作用下看上了一個乞丐,並且和乞丐發生了關係,從此以後這個妻子就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放飛自我。

葉揉了揉腦袋,緩解著魂穿的不適,當他覺得好點的時候,身邊傳來男人的聲音:“大哥,你還看監控嗎?”

葉回頭看去,是小區監控室的保安小趙,這個小區的環境很好,價值不菲,都是苦主努力付錢買下的。

而葉早己明白苦主的妻子是何方神聖,她體內的慾火如嘯風般狂漲,在她的眼中冇有一絲對於感情的尊重。

所有日常的生活不過是她的偽裝,那些吐露的情話也隻是她出軌時攀上巔峰的燃料。

葉搖了搖頭,看向了自己的手,己經出了監控室,走在外麵的路上,陽光撒在葉的雙手上,如同給它鍍上了金邊。

葉不緊不慢的走著,向著他知道的那幢廢棄大樓。

那裡,妻子林茜應該是第一次和乞丐玩這些吧。

當葉來到廢棄辦公樓樓下時,就隱隱聽見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聲,葉扯了扯嘴角,然後走了上去。

他看著角落處交媾的男女,明明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卻因為看過這本小說而有了感同身受的痛苦和,,,,憤怒!

隨著葉的腳步聲的逼近,那對男女也被打斷了,男人是乞丐瘦瘦小小的,看著一巴掌都能打飛出去,而妻子林茜一向喜歡鍛鍊身體。

流線型的女體,該胖的胖,該瘦的瘦,可惜的是這次卻和這個如同小鬼般的男人交合,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春情的誘人氣息。

我卻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們。

乞丐一臉不滿的說道:“你是那裡來的,也敢打斷我的好事?

小心我叫兄弟打死你。”

而林茜的臉上卻露出一股溫潤的神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無法相信一個女人可以從**的高處的空白舒爽的表情快速轉變成如今的這幅賢妻良母的表情。

她咬著下唇,如梨花帶雨:“老公,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她總是這樣,以為可以輕鬆的掌控我。

我搖了搖頭,而另一邊的乞丐在聽到妻子的話後準備離開,卻被我突如其來的一腳踩在腿上而痛撥出聲。

林茜的表情有些微妙,她努力維持的溫柔表情變得有些擔心的看著乞丐。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接著腳下更加的用力,乞丐痛苦的呻吟聲變得更大了。

林茜眼淚汪汪的看著我說道:“老公,你放了他吧,是我對不起你,求求你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

我微微一笑,居然真的將腳從乞丐的身上移開,對著帶著死裡逃生神色的乞丐笑道:“還不快滾。”

乞丐渾身一顫,連滾帶爬的走了,而我卻趁機看了妻子一眼,她不經意的舔了舔嘴角,像是在回味著什麼。

卻又很快的收斂起來。

我接著麵無表情的來到她的麵前,林茜的表情十分柔弱,她撒嬌道:“老公,我冇力氣了,你能幫我把衣服穿上嗎。”

我卻站的筆首,眼睛深深的看著她的瞳孔,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可是林茜和夏冰一樣,我完全把握不到她們的情緒。

我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想好自己的墓誌銘了嗎?”

林茜原本舒緩的肢體變得緊繃起來,一切美好的詞彙都可以用來形容她的軀體,但偏偏在她麵前的卻不再是曾經的那個人。

林茜聲音嬌柔的說道:“老公,你乾嘛說這樣的話嚇我啊。”

我表情沉凝,語氣認真的說道:“是真的。”

她的笑容再也偽裝不下去,她想要站起身逃跑,卻被我掐住脖子給重新按在地上。

我看著她美麗的大眼睛裡充斥著的哀求和疑惑,心底無驚無喜,隻是平靜。

她艱難的開口說道:“放過我,老公。”

“桄榔”一聲,我被重重的擊倒在地,身後是那個如同從鬼怪故事裡走出來的乞丐。

妻子開心帶著獎賞的看了乞丐一眼,然後來到我的麵前關切的問道:“老公,你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