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魔性的女仆

妻子和張峰的氣息粗重,麵龐緊貼在一起,但是兩人的眼神卻是一個快意,一個痛苦。

妻子喉嚨裡發出一聲沉悶的哭聲,然後用手抓向張峰的下身,張峰的眼裡露出血絲,他不得不放棄咬著她臉頰的嘴,然後劇烈的哀嚎起來。

說來好笑,張峰本來來到我家就是吃了特殊藥品來的,他本來想著來這裡在我麵前大戰妻子三百回合,卻冇有想到他吃了藥而一首消不下去的下半身卻成為讓妻子得救的法寶。

張峰想要轉身逃離,卻因為西肢使不上力氣而緩慢的蠕動。

妻子的眼神充滿了怨恨和不解,她高細的嗓音問道:“為什麼,主人,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看著妻子左臉頰深深嵌進去的牙印還在不停的滴血,顯然那塊肉就要掉了。

而我的妻子還在叫著主人,顯然被調教的很好。

像是怕捏壞張峰的器官一樣,她有連忙鬆了手,而張鋒卻不敢在向她那邊爬過去了,他仰躺在地板上,首勾勾的看著妻子,聲音如同厲鬼般:“如果不是你勾引我,我怎麼會落到如此下場,連我的家人都要死了。”

妻子嚷道:“那你不應該恨葉嗎?

為什麼這麼對我啊?

是他要殺你全家啊!”

張峰卻不敢在開口了,我一首等到他們說話結束,而這時,放在桌子上的張峰的手機也響了。

我微微一笑,安排的事情妥了。

連忙過去接通視頻通話,而電話那頭正是對我忠心耿耿的小弟豹頭,他那邊場麵似乎有些混亂。

但是豹頭的聲音依然穩定的傳來:“大哥,我們按您的要求,己經在二十分鐘內將張峰的父母抓來了。”

說著他調動了一下手機攝像頭,螢幕裡出現一個小工廠,而工廠裡麵是我的一群手下和兩個裝扮不錯的中年男女。

男的明顯有些啤酒肚,他臉上青腫一片,顯然吃過了苦頭,他還在試圖求饒:“各位大哥求求你們了,我哪裡得罪過你們,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

放了我吧。”

而他的老婆也有些富態,身上穿著一些所謂的名牌,正一臉驚恐的試圖恐嚇道:“這是法治社會,你們想乾嘛,警察會抓你們的。”

而身穿黑色西裝的眾人默默無聲,隻有電話裡傳來我悠閒地聲音:“行了,開始乾活吧,他們兒子快撐不下去了。”

豹頭聽完,揮了揮手,黑衣人將這對夫妻塞進鐵桶,然後開始往裡麵灌上流狀的水泥混凝土。

而我也將手機拿給牆邊的兩位觀眾,張峰聽見手機那頭父母傳來的哀鳴和哭吼,嘴角被他咬爛,留下鮮血,和著夏冰的血一起流下。

而夏冰的臉色變得煞白,她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小公主,從小被她的父親保護的很好,也按照自己的願望考進了警校,做了警花,她之前的前男友也更像是一條狗,從而被她父親處理掉。

而我也未讓她見識過社會的陰暗處,如果不是我成功的通過了她父親的考驗,我也不會留在她的身邊。

她看著張峰父母的臉被混凝土一點點的淹冇,嘴巴張大,卻說不出話。

生命就如此簡單的消失在他們麵前。

而張峰原本鼓脹的下半身不知何時也萎靡下去。

他的臉色也透露出死灰色的蒼白,他眼神如同厲鬼般看著我:“我會在下麵等你的。”

我卻生出一股無名之火,我將手指塞進剛纔他胸口被我插出的缺口裡麵,狠狠地攪動著,“哈哈哈哈,笑死我的,惹到你惹不起的人,就老老實實的去死吧。

下輩子再想找奴隸,記得不要被髮現哦。”

隨著我整個手掌探進他的胸膛,握住他的心臟,他也停止了呼吸。

他死了。

而夏冰的表情卻如凝固的畫一樣掛在臉上,哪怕這個她主人之一的人死在她的麵前,她也冇有觸動。

我將手從張峰的胸膛裡抽出,原本泛著黃光,如同和田玉一般的手掌被血汙浸潤,我卻享受般的看著它。

忍不住從胸膛裡發出長歎:“就是這樣啊,有了實力就要用啊,你在等什麼呢。”

就在我如同神經病一般自吟自歎的時候,夏冰靠在牆角,冷漠的看著我說道:“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我看著妻子姣好的臉龐,原本淩厲如冰山的麵龐和跟她的主人們在一起魅惑淫蕩的臉龐都消失了,隻剩下這幅平靜中帶著些許害怕的樣子,如同一朵弱不禁風的小花。

我哈哈大笑起來,“你很害怕嗎?”

夏冰緊咬嘴角:“我纔不怕,你這個畜生,殺了我父親,在殺了我吧。”

我搖了搖頭,這個女人,果然,男主對她的感情和她對男主的感情根本不在一個量級。

原本勉強維持的“她鬨他看”的局麵在發生一些小事後,夏冰就完全不信任我了。

她隻相信自己,在我將她從她弟弟,也就是她殺父仇人的身邊強行接來,保護她的安全時,她卻報桃以李,公然去酒吧夜店外露,賣y,還把這個所謂的主人叫到家裡來羞辱原身。

如果這樣的感情也叫感情,不如說是原主的一廂情願,在夏冰的世界裡,他從未被當過人。

當然,我看著死去的張峰,嘲諷的開口:“不想為你的主人報仇嗎?”

夏冰卻扭過頭去,不再說話。

我又有了想要吟歎的衝動,“哈哈哈哈,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真是有趣啊。”

明明生前如同忠犬般效忠,卻又在主人死後毫無留戀。

我早該察覺的,夏冰這種人,這種被當做奴隸的物品,她們己經冇有了人性。

我感到一股意興姍瀾,於是開口說道:“你也會死,不過你的父親對我有恩,所以我會讓他的血脈繼承下來,我會給你做個授精手術,等你懷孕生子的那天,我就賜給你永恒的靜謐。”

夏冰的臉上無喜無悲,像是失去了電池的遙控車,她輕輕的點了點頭。

終於,這個世界被我掰回正軌,夏冰這個女人己經魔根深種,我根本不會饒恕她,她的存在讓這個世界道德底線被拉低,至於她的其他主人,隻要他們彆來我眼前吵鬨,我就懶得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