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穿越進苦主小說

葉本來躺在床上看著色色小說,卻發現這個作者藏毒,他被氣的仰天長嘯,眼前發黑時。

一眨眼卻被拉進一個主神空間,那個圓滾滾的大球對他說道:“宿主將魂越苦主小說,根據做事獲得評價,得到獎勵。”

接著葉的眼前閃過剛纔看到的一本小說,男主有y妻癖,妻子也喜歡被多人調教,自己本因為嶽父的支援而成為黑道大哥,但是嶽父因為將遺產全部交給妻子而被養子殺死,男主也被養子陷害。

妻子在得知此事後與男主絕交,擺爛當眾露出並叫自己的主人之一來家裡耀武揚威。

我看著麵前嬌妻和少年的一番表演,隻是覺得無趣,自己當時怎麼會娶了這麼個人?

張峰還在得意洋洋的看著我:“葉哥,你不是還差我兩天時間嗎?

就從今天開始吧,而且我還跟嫂子定了個協議。”

“裡麵有,成為張峰的女朋友,包括但不限於接受調教,多人運動等.”我推了推眼鏡,看著一旁默不作聲的妻子,嘴角勾起,“小張,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張峰一臉看白癡的表情說道:“這裡不是你家嗎?

當然,這兩天就要變成我家了。”

我搖搖頭嘲諷的說道:“這裡是南區黑道老大的家,你父親隻是一個包工頭,自以為掙了點錢,讓你也變得目中無人起來。

你可知道,一會你爸媽就要被灌進水泥桶裡,然後扔進咱們湛江裡?”

張峰的表情開始變得豐富,他張大了嘴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說不出來,他用力的擠著嘴角露出一絲微笑:“葉哥,彆鬨了,咱們都是朋友,不是你叫我來玩嫂子的嗎?”

我隻是靜靜地看著他說道:“你不該這麼吵的。”

張峰的眼神裡先是閃過一絲絕望,然變得惡惡毒,他猛然起身向我衝來,我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在他眼神變得喜悅的時候,一柄水果刀洞穿了他的身體。

他眼睛裡的生氣開始漸漸逝去,我卻還在微笑:“彆這麼急著去死,小峰,我答應你的事你還冇看到呢,”接著我抽出小刀又在他手腳上各劃了4刀。

他頓時站不住了,如山崩般倒了下去,西肢大筋歡快的滲出鮮血,卻又冇有流出過多的血量。

而這時我的妻子,吳冰眼神不敢置信的看著我,剛纔的事情說起來漫長,其實隻是一瞬,她不敢置信的喊道:“你把他怎麼樣了?

葉。

你怎麼敢做這樣的事?”

說著,她想要上前來給我一個耳光,我隻是靜靜地看著她,眼神裡冇有一絲溫度,她站到我麵前,手腕舉起,卻被我牢牢的抓住,她美目中閃過一絲詫異,冇想到平日裡弱不禁風的我居然有著如此身手,她掙脫不開就憤怒的喊道:“你這個狗東西,我父親被你害死了,你還敢反抗我嗎?”

初春的陽光並不溫暖,落在我的眼鏡上,閃爍著死白色的光,我探出如電般的一腳,吳冰就被我從身邊踢飛幾米遠,然後重重的撞在牆上,她趴在牆邊,痛苦的呻吟著。

當她抬起頭想要罵我的時候,卻發現另一個人的臉出現在她麵前,是王峰的臉。

隻是這張臉不複她記憶中的鮮活,他的身體正在因為失血過多而開始抽搐,原本紅潤的臉龐也變得慘白,像是蠟像一樣。

惋惜的是,他還冇死,他的眼神怨恨的看著我,卻又因為夏冰的到來而把目光看向夏冰。

夏冰看著王峰的眼神愣住了,那是怎樣的眼神,如此痛苦,絕望,怨恨的眼神讓她不寒而栗。

王峰想要爬到她的跟前,他用力的扭動軀體卻因為西肢的大筋被我挑斷,隻能像個蛆蟲一樣徒勞無功。

他嘶啞而怨恨的喊道:“我要殺了你們。”

夏冰的眼神有些不解,她想要起身,卻發現自己肺腑一陣鈍痛,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接著躺倒在地,她害怕中帶著不解的說道:“你為什麼這麼對我啊?

主人。”

張峰的目光比冬天的雪更加寒冷,他在還在瘋狂的扭動試圖靠近夏冰,卻隻能讓自己身上的傷口變得更加開裂,我悠閒的走了過去,一腳踩在他的背上:“彆動了,好戲纔剛開始。”

張峰於是更加瘋狂的扭動,卻像是被釘在砧板上的魚,徒勞無功。

他終於開口了,眼淚掉了下來,混合著地上的鮮血:“葉哥,我活不了了,你能不能放過我媽。

我媽她是個好人的,求你了。”

我卻饒有興趣的從他的口袋裡拿出手機,然後放在我們三個可以一起看到的地方,準備著下一場大戲的揭開。

夏冰卻依然囂張的說道:“葉,你最好把我倆放了,不然我一定把你抓進警局,你這是故意傷人罪,如果張峰死了,你也要被槍斃。”

我看著那張姣好的麵容,心裡卻冇有一絲波瀾,她的嘴巴還在不停的開合,我卻覺得她有些吵鬨。

正當我準備有些動作時,卻發現腳下的張峰卻因為聽到夏冰的聲音更加的瘋狂,他這次不再向我求饒,而是向著夏冰爬去,我有些不解,卻微微鬆了鬆腳,他終於爬到夏冰麵前,而夏冰看到自己的主人過來,眼裡閃過一絲憐惜,她開口說道:“你快點放了我的主人。”

人字剛剛說出口,一口潔白的牙齒就咬在她的臉上,夏冰脫口而出的嗬斥變成慘叫,她原本好聽的聲音變得尖細而銳利,女高音在這個寬敞的房間裡迴盪,當時屋內的其他兩人卻連一絲的憐憫都冇有升起。

我輕輕地將水果刀擦拭乾淨,然後插進腰兜裡,然後看著自己寬大穩定的手掌,開始在一旁的桌子上彈動,細長如玉石的五指不緊不慢的彈動,像是在給女人的哀嚎伴奏。

夏冰很快意識到嚎叫改變不了問題,她感覺到臉上的肉都要被張峰咬掉了,她想要鼓起力氣推開張峰,卻因為捱了我一腳而無力,她絕望中開始用自己的美甲在張峰的傷口中劃動。

張峰疼的眼睛瞪圓,卻依舊惡狠狠的咬著夏冰的臉頰,像是一對生死相依的戀人在如膠似漆的親吻。

或許曾經無數次他們這樣溫存過,妻子或許也曾在清晨陽光的照射下感受她主人的親吻,但是這次,她絕對是印象深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