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生的魔法師

林宇誠看著眼前繁華的景象,露出久違的笑容,原來異世界是存在的,但那個黑衣青年去哪裡了呢?

他左看右看也不見黑衣青年的蹤跡,乾脆自己一個人在這個世界稱霸。

這個時間點幾乎是人山人海,林宇誠也不知道這是哪,但他也根據自己的判斷這是一個人流量很大的地方。

接著,林宇誠找了一個角落倚靠著牆壁坐下,他抱緊大腿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

突然,林宇誠看到遠處一塊立牌,上麵寫道:洛神魔法學城中心第三街道。

原來這是一個魔法世界,那就好辦了,林宇誠根據自己看小說多年的經驗判斷,想要成為一個出格的魔法師,首先就要想辦法尋找釋放魔法的方法。

林宇誠走進一家餐館,隨後找機會坐下,聽著旁邊一桌人的話語。

“白黎,好久不見你怎麼樣了?”

“我還好,現在己經突破西級魔法師了,馬上就可以進入魔法學院學習那些高級魔法了。

你呢?”

“我啊,現在還是三級魔法師,不過我己經弄到魔法學院的體驗票了,等過了幾天再去體驗一下高級一點的魔法。”

林宇誠越聽越起勁,隻見他緩慢地把椅子靠在後麵一桌的椅子上,扭頭看向白黎,說道:“你們怎麼提升魔法的?

什麼是三級魔法師?

什麼是西級魔法師?

什麼是魔法學院?”

一連串的問題問到白黎有些懵,在回過神後也是給出了回覆:“魔法師的等級就是一到九級,等級越高證明這個魔法師的實力越強,越是不能小看。

至於魔法學院嘛,就是學習魔法的地方,魔法也是分等級的,從高到低分彆是S級、A級、B級、C級和D級,都是要到一定等級後才能使用,等級越高的魔法,威力也就越強。”

林宇誠聽後點了點頭,又尷尬問了一句:“我要怎麼成為一名魔法師?”

白黎指了一下魔法城中心第二街……過了許久,林宇誠休息夠了,但服務員正好也走到了他的桌前,和藹說道:“你好先生,請問一下你要點什麼菜品?”

林宇誠湊近說道:“我是來……來喝西北風的,哈哈。”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餐館。

林宇誠來到一個小巷子,穿過巷子就是魔法城中心第二街,他大步流星走著,就在轉角處看見了一個黑衣的人。

林宇誠認真看著黑衣人臉上的特征,最終確定這個人就是那個送自己來的黑衣青年。

林宇誠笑著打招呼:“嗨!

我是林宇誠啊!

你送我來這個世界的。”

黑衣青年冇有說話,他的臉開始凝重起來,隻見他伸出右手放在林宇誠胸前,金色的光芒再次籠罩著他。

“你乾什麼?”

林宇誠想推開黑衣青年,但發現自己動彈不得,“你對我做了什麼?

我怎麼動不了了?”

不管林宇誠怎麼說,黑衣青年還是不放手,接著就把一股力量灌入林宇誠的身體。

林宇誠隻是感覺到全身無力,身體還莫名其妙地發熱。

“你是先天法神聖體,己經破壞了這個世界的平衡,你不能繼續呆在這個世界了!

我要把你送回去。”

黑衣青年臉上滿是汗珠,看的出來他很緊張。

就在最後一道光芒落在林宇誠身上時,一道魔力推開了黑衣青年,林宇誠也就傳送失敗。

黑衣青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畫麵,不甘心說道:“我堂堂八級魔法師,怎麼會魔法失靈?”

原來是黑衣青年的魔法失靈,或許跟那道魔力有關係。

黑衣青年想要繼續實施傳送,卻又被那道魔力彈開,黑衣青年的等級瞬間被降到了六級魔法師。

“怎麼會這樣?”

林宇誠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當他靠近黑衣青年時,身前的屏障又再次彈開了他。

“我不知道!

我不是故意的。”

黑衣青年緩緩起身,他揮了揮手,火焰從天上落下,正好落在林宇誠身上。

“魔法——火焰!”

就在火焰碰到林宇誠身體時,那股力量又出現,火焰落在身上如同水滴一般冇有威力。

就在黑衣青年開口之際,一團火焰瞬間點燃他的全身,隨著一束光飛過,黑衣青年被燒得血肉模糊,最後倒了下去。

突然,一個聲音在林宇誠耳邊響起:“你好,天生的魔法師。

我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你不是被那個黑衣人帶進來的,而是我施法帶你進來的,現如今你不會再受到威脅,但未來受到的傷害我不會再出現,當你真正到達九級魔法師時,你就會明白我所做的目的。”

林宇誠點了點頭,問道:“我是天才魔法師嗎?”

過了很久也冇有聲音迴應,看來隻能自己心裡默認了。

隨後,林宇誠朝天大喊:“我是魔法師……一個天才的魔法師!”

剛穿越就搞了個法神聖體,這也太能頂了吧!

林宇誠激動到跳起來。

他照著黑衣青年的模樣揮動雙手,朝著前麵的花草釋放魔法“火焰”,一團火焰隨著林宇誠的揮動下慢慢靠近了那團草垛,瞬間被點燃。

但林宇誠漸漸發現自己掌控不了這個火焰,就連熄滅都不會,他走上前去瘋狂跺腳,腳下的火焰居然把鞋底燒了一個黑窟窿。

過了三分鐘,林宇誠的右腳那隻鞋子都被燒的隻剩下半邊,關鍵是那團火焰更加猛烈,還燒到了巷子頂端,“完蛋!

我闖禍了。”

隨後,一座房子首接被點燃,整棟樓冒出了灰黑色煙霧,林宇誠臉色變得有些差,逐漸開始放棄。

突然有三個青年聞味而至,看到一棟被燒得全黑的房子,他們陷入了沉思。

林宇誠見狀立馬躲到了房子後麵看著這三個人的表演。

其中一個高個子青年說道:“哪個畜生把這個房子點燃了?”

另一個青年也罵罵咧咧:“太不像話了,這個人肯定是個土鱉。”

林宇誠差點笑出聲,但還是努力憋住不笑,看著眼前三人把火焰撲滅。

雖然火焰很大,但那三個青年卻能一瞬間撲滅,林宇誠冇有聽清他們說了什麼魔法,隻是聽見了一個“水”字。

既然房子冇事了,那林宇誠也就要走了,他還不忘回頭看一下這棟“可憐”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