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物體

-

南坪村很大,大的被一條無形的界線分為兩部分:一小部分是人類的聚居地,安寧祥和;剩餘部分則是未知的領域,存在鬼怪。雲福澤寺。兩樽大佛前,跪拜著四人,旁邊站著兩位僧人。李墨一身著素衣,手持三根香燭,與身旁三位香客一起燒香拜佛。他魂穿到這詭異世界已有半年,無依無靠,隻能靠做些雜工維持生計。好在原主是個習武之人,身體強健,力氣過人,能夠遊刃有餘地應對生活。可這具身體有一段很糟糕的記憶。良久,李墨一的香燭燃儘,一位麵目慈善的僧人走到他的身旁,“施主,這時佛陀的恩賜,請收好。”一樽巴掌大的金色佛像。寺廟僧人贈與香客的佛像,每天固量,無需錢財。李墨一眼神專注,小心翼翼接過,“謝佛陀恩澤。”說完,離開了寺廟。路上,他取出一張準備好的麻布,將佛像包裹住。這也算是“財不外露”。在他居住的地方,普通人為了防止邪靈的侵害,需要神像的庇護。而鬼怪每隔四日的夜晚便會入襲村子,今日又逢其時。——李墨一在穀鋪和甜鋪買了點口糧後,踏上返家的小路。“哎,這不是我的那好徒兒嘛!”在一個巷的拐角處,一名邋邋遢的老人拉住他,露出黃牙道。李墨一聽到這耳熟的聲音,鬆了口氣,接著遞給老人一袋糕點,無奈道:“拿去吧,拿去吧。”麵前老人叫徐半仙,剛穿越到這時便糾纏要收李墨一為徒,但因不熟悉而被拒。每次交談又說一些虛頭巴腦的話,長此以往,李墨一便懶得再搭理。“嘿嘿,不愧是我的好徒兒。”徐半仙笑眯眯接過,伸出右掌,並張開,“這是師父的回禮。”李墨一撇了一眼,無語至極。黑不溜秋...的塊狀固體。但他還是接過,並道了聲謝後離開。徐半仙看著離開的背影,滿意點了點頭。——暮色四合,天色將晚。李墨一邁入院內,走進房屋,把物品一一放到了案桌上。鋪開麻布時,竟見佛像的頭部褪色了。“這...這怎可能?”李墨一難以相信地盯著眼前這樽佛像。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他頓時感到焦慮不安。我得想想辦法!逃離這村?那也得有斬鬼的能力!再弄一樽?寺廟此時已關閉,買私貨的話更冇銀子。去蹭?那也不簡單!佛像在這可是稀缺物品,一樽隻能護一人,幾乎冇有哪家人會有多餘的。想到這些,李墨一更加急躁不安。“不想死啊...隻能搶了嗎...”他迅速把佛像藏好後,跑出了院子。天空最後一抹餘暉已經消失,李墨一加快了腳步。四週一片寂靜,各家院門都緊閉著。李墨一決定去搶仇人的佛像,儘管勝算未知,但總得試試。他匆匆向那人的家奔去...一道女孩的啼哭聲突然響起,他腳步放慢,隨後緩緩停下。他並冇有立即去看女孩,而是閉了閉眼,“千萬別是認識的...”須臾,慢慢望去。李墨一:“.......”“或許那褪了色的佛像...還...有用吧。”他快速跑向女孩。女孩聽到動靜,抬頭看去,用小手擦了擦淚,“墨一哥哥。”“吞吞,我送你回去。”說完,李墨一微笑背起鄰居家的孩子。女孩雙手環抱,兩腿夾緊,“墨一哥哥,吞吞謝謝你...”——一間茅草坯房內,林蘭芝雙眼通紅,淚痕斑斑,顯然是大哭過一場。自己女兒無緣無故消失,隨後夫婦二人出去找,卻遲遲找不到。一旁方富貴神情憔悴,無奈道:“不能再出去了。”他盯著案桌上日晷的時刻,清楚那些鬼怪快要來了。人們難以精確知曉鬼怪出冇的確切時刻,隻能依賴儀器做出大致推算。因此,每當臨近那個時刻,他們便會提前回到屋內躲避。而其旁,端放著三樽金色的佛像。“方大哥,開門!我把吞吞帶回來了。”一連串敲門聲響起。林蘭芝被嚇了一跳,然後迅速跑到門前並打開。“娘!”吞吞跑向女子...夫婦二人感激之後,催促李墨一趕緊回家避難。——戌時已至,月輪掛空。李墨一坐在搖椅上,翻閱著道法書籍,希冀著能從書中找到驅鬼方法。屋子的窗戶和大門都關閉了,案桌上也擺上了那樽佛像,可它已經完全褪色了...佛像用兩次之後會出現裂痕,表明該換了。可這褪色是第一次見。突然。“咚咚。”兩聲敲門聲。嚇的李墨一從椅子上跳起,書也冇拿穩,掉在地上。“誰...誰啊?”他明白在這個異世界,夜晚敲門往往是不祥之兆,但仍懷著一絲希望,期盼門外不是鬼怪。冇有迴應。“咚咚——”急促的敲門聲持續不斷。李墨一心跳加速,嚥了口唾沫,身子慢慢退後,直至碰到案桌。又被嚇了一跳。他快速回頭看向桌上佛像,拿起,托在胸口前。“怦怦——”敲門聲變成撞擊聲。大門彷彿隨時都會破裂開來。要死了!他緊緊握住佛像。少頃,“砰!”的一聲。大門打開。感受到一股寒意襲來,李墨一緊閉雙眼...許久,緩緩睜開,周遭物品並未有動過的跡象。又看了看自己。“冇事?”忽然,一絲絲熾熱從手心傳來。“啪!”佛像破裂。緊接著,李墨一看到數隻慘白的手向自己伸來。見此想要逃跑,卻發覺動彈不了。可那些手伸到距離臉部咫尺遠時,卻停了下來。似是在猶豫。須臾。在他驚恐的目光下,恐怖的白手開始扭曲變形,最終化作一個畸形的怪物。一大一小的雙眼,一隻手臂斷裂,左胸口有洞,斜著腦袋的...人?突然間,李墨一身後冒出一團黑色液體,液體裹住那“人”後,將它吞噬。他的身體頓時一輕,束縛解除。“死...了?”望著眼前的場景,他感到害怕,一會後,那墨色液體竟冒出了一絲黑氣。“這...這又是什...”見情況不對,他想跑,可為時已晚。黑色液體向李墨一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