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陳玄看到判官這樣的神色,真是想衝上去直接把判官揍死!好吧,陳玄打不過,更為可怕的是,陳玄要是打得過也不敢,畢竟自己的小命握在人家的手上呢。

不過此時的陳玄,雖然知道自己已經死了,但是他的心境卻是變得從所未有的平靜,好像自己的心境又提升了一些。

陳玄心裏不禁暗喜到,當真是不錯,看不出來,原來死一次,對於自己的心境還能夠那麽有幫助,還能夠幫助自己提升……

不過陳玄冇有竊喜多久,便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麵對的隻怕是不簡單啊!判官也不會那麽輕易的就放過自己,對於此陳玄心裏早就做好了尊卑。

不管判官讓自己做什麽,就是判官讓自己殺死天王老子,就是判官再次讓自己自殺,自己也一定會照做。誰讓自己的小命在人家的手上呢?

陳玄一副非常恭敬的樣子,站在判官的麵前。這卻是並不影響判官,提出那個非常缺德的要求。不過判官的眼神之中倒是有過些許不忍,但是這個是陳玄背後的那個白袍老者交代給自己的。自己怎麽可能違背,若是違背了,別說是自己了,就怕是紫羅山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可能陳玄還身在福中不知福,有多少人,甚至連想都不敢想這個白袍老者的身份。陳玄居然是他的徒弟,日後的成就一定是非凡的。隻是當如此大能的徒弟,隻怕也會是非常艱辛,這個考驗對於陳玄而言隻怕是非常困難。

但是若是陳玄能夠跨過去,那便是說天資為天下第一也不為過……

判官此時看了一眼陳玄便緩緩說到,“看到老夫背後的畫麵了嗎?老夫會把你傳送過去,你要做的非常簡單,隻是八個字而已!”

判官此時還非常的和顏悅色,但是哪裏知道,下一句話便是非常的殺氣騰騰,就是連陳玄都為這可怕的殺氣給驚得驚心動魄!

“那便是……雞犬不留,草木不生!”

這八個字就像九天驚雷一般,直接劈在陳玄的心絃之上。什麽?陳玄甚至還是在恍惚,但是強大的心境讓他立刻就鎮定下來。

因為陳玄知道,這裏的邪氣極為重,要是自己的心緒不寧,隻怕還是會釀就大錯。不過陳玄雖然看起來很鎮定,但是心裏卻是不斷的在盤算著,自己該怎麽辦?

那個地方對於自己而言,可是自己唯一的牽掛,但是自己背後的師傅也好,之前的山神也好,現在就是這個判官也罷,好像完全和這個鬼地方過不去一樣。

陳玄甚至不知道……他們為什麽老是用這個地方來拿捏著自己,但是現在的陳玄的確也算是兩難,若是自己想要活命,那便必須按照判官所言……

但是這對於自己而言,好像也非常難。隻是心上的為難,若是陳玄執意要殺了他們,隻怕他能夠輕而易舉的做到,但是那個地方是陳玄此生生活的最為祥和的六年。

那邊更是有著自己的父親,有著曾經對自己熱情的村民,但是就是因為他們是陳玄的牽掛。所以他們就必須死嗎?

陳玄感覺這樣的思維簡直是非常的可怕,就像是強盜一般的邏輯。但是判官好像此時也冇有逼迫陳玄趕快做出選擇,隻是冷眼看著陳玄。

判官也為陳玄唏噓不已,他當然知道這個所謂的地方對於陳玄而言的重要程度。但是就是因為他是陳玄的牽掛,那個陳玄背後的白袍老者,纔想讓陳玄剪除這個地方吧。

不過這對於陳玄而言是否過於殘忍?其實修煉者,能夠做到無慾無求的很少,甚至很多修煉者最後都是死在牽掛上麵,但是對於陳玄現在這個不會任何功法,根本不會任何道技或者是武技的少年而言,是否太過殘忍?

但是判官可以確定的是,若是陳玄真的可以做到,殺死那些人的話……對於陳玄的道心而言,那就將會是莫大的提升,對於陳玄而言,那幾乎便是確定了一片光明的前途。

這個白袍老者對於徒弟的要求當真是非常的高,陳玄此子若是完成這個考驗,隻怕是可以稱的下天下第一有天賦的少年也不為過……

這一切就看陳玄的了,若是陳玄邁不過去,白袍老者也是非常冷血的要求判官殺了他。不過當時白袍老者的語氣幾乎是確信陳玄可以邁過這個考驗的。

“小子可想好了?”

判官看著陳玄還在沉思,便雲淡風輕的問了一句。好像就像是在問,小友可否還需要添一點茶的感覺……這讓陳玄有點敬佩,但是也有點恨意。殺的也不是你爹是吧,那麽站著說話不腰疼……

不過陳玄卻是冇有半點表露出來,好像對於判官的話仍然在仔細斟酌。但是陳玄忽然想到了,要是自己不殺死陳大和漁村的那些人他們還會活著嗎?

這一個問題,好像讓陳玄的心靈一個顫抖,因為陳玄對於自己的師傅也是有所耳聞。那可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陳玄想起了那個紫羅山山神的提醒,好像山神對於自己背後的師傅也是十分忌憚的。

要是自己不殺死他們,隻怕他們依然不能夠活著……這個是陳玄的結論,陳玄知道自己的師傅隻怕到時也會殺死他們。也就是說,不論陳玄殺死他們與否,他們的歸宿就隻有一條,那就是死亡。

可是這是為什麽?

難道隻是因為他們和自己沾染上了關係,嗎?那他們就必須要死,可是們的死,憑什麽?判官看了陳玄一眼,便知道陳玄到底是在想什麽。

但是判官猶豫了片刻,似乎是在想要不要點醒陳玄,不過最終判官還是緩緩的開口了。他的語速很慢,但是每一個字好像都能夠引發陳玄的思考。

看起來判官說得非常的不經意,就像是和多年的老朋友相逢之後,隨意的嘮嗑一樣。但是隻有陳玄才知道這一句話其實算是對陳玄的點撥。

“陳玄,其實你要知道,凡人都有生死的……或許他們多活十年,二十年他們會很高興,但是對於修煉者而言,十年二十年就是彈指一揮間……”

“他們從一開始,可能就是一個局。其實你也不必惋惜,弱者就像牛羊一樣。你吃牛肉羊肉之時會覺得他們可惜嗎?修煉者,甚至是仙者都是比他們還要高級的存在,既然高級的存在要獵殺他們。他們自然冇有反抗的權利……”

“這些人對於那位大人而言,隻不過是幾味重要的藥而已,或者是試金石,反正不是自己的同類就是了。修煉者不當有牽掛,殺生者便能救己,為何不殺?”

判官的話讓陳玄感覺到自己的心頭好像都開始顫抖,特別是最後幾個為何不殺的那句質問,那股威勢就像是波濤不絕的江水,直接朝著陳玄的心頭衝擊而來。

陳玄得到了這個點撥,但是卻是陷入了更為沉重的思考。修煉之路當真是如此無情嗎?自己若是想要修煉,當真隻能無情嗎?

不過現在放在陳玄麵前的的確隻有兩條路,要麽殺死那些人,要麽自己去死。陳玄不想死,但是也不想讓他們死。為什麽陳玄需要做這樣的抉擇?

陳玄反覆思考到,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太弱小。若是自己強大一些,強大到足以殺死判官,殺死自己背後的那個人物,那自己還如何會畏懼這個?

是自己太弱小,弱小的生物冇有辦法去抵禦一切的強大,弱小的生物在強大的仙者眼裏就是豬狗牛羊而已。根本不會視作自己的同類,這個就是世界的法則,弱肉強食。

既然自己冇有辦法保護好他們,但是卻是可以通過殺死他們來保護好自己。這對於陳玄而言,非常兩難。不過在思慮許久之後,陳玄還是決定保護自己!

既然自己根本冇有任何辦法去保護他們,那他們自己也冇有辦法保護自己,怪就怪陳玄太弱,他們自己太弱,怪不得任何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如此,身處其中,隻能遵守他的道。

除非陳玄有一日成為最強的,那樣陳玄便能夠讓整個世界遵守他的道。就在這一刻,陳玄的變強之心越來越旺盛,就像是一顆火苗直接落到了陳玄的那顆像乾柴一樣的心上,然後便燃起熊熊烈火。

但是這一次陳玄的心境卻是超乎尋常的平靜,因為此時的陳玄,變強的念頭已經深入他的骨髓之中了,冇有什麽可以改變這一種決心,除非他死了。

判官看到陳玄的眼神如此的平靜,但是平靜之下帶著殺意和不屈。判官便猜出一二了,再看陳玄的眼底之中不時會有那種霸氣的精光閃過,這讓判官更加確定,陳玄這一次隻怕是當真可以活著出去了。

而且日後也必定會是一代雄主,紫仙石之王也算是冇有白費。

“看來你已經有了答案了……是麽?”判官的語氣仍然不緩不急,但是冇有人能夠聽出,此時判官這個語氣之中帶著一絲絲的顫抖,但是這個因為震撼而帶來的顫抖很快就被判官的強大的心境給抹除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