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到草房子裡,易書把那個呼啦呼啦吹風的風扇留了下來。

屈竹月和傅識琅從自家冰櫃裡端出兩盆冰送了過來。

雖少,但肯定有用。

晚上熄了燈,上好了消炎藥的喻禾藉著窗外的月光,直勾勾盯著藺一柏。

睡一個被窩,大夏天會熱,不睡一個被窩,自己又不想。

喻禾在那裡輾轉反側,看向身邊人的目光炙熱,燙到藺一柏的心口。

他忽視自己的小愛人片刻,卻還是無奈歎了一口氣,掀開自己的被子,拍了拍身側。

黑暗中,喻禾就像小犬,捕捉到藺一柏的動作立刻爬起,迅速鑽進他的懷裡。

少年溫溫軟軟的,噴香噴香像塊小蛋糕。

藺一柏在此時無比慶幸節目組冇有在睡覺時直播的想法。

不然,當喻州發現自己失約,和喻禾睡得這麼近,估計恨不得當場把電話打過來。

喻禾鑽進熱乎乎的懷裡,他舒服的緩了一口氣,然後嘿嘿笑著,伸出雙手勾住藺一柏的脖子。

他纔不在乎熱不熱,他就想要和藺一柏黏在一起睡。

“你呀你。”

大手掌著喻禾纖細的後脖頸,防止剛擦上去的消炎藥膏被蹭掉。

藺一柏把人攬在自己懷裡,神情寵溺。

“老公,今天辛苦了。”

喻禾趴在他身上,窗外月光灑下,他眸子裡亮晶晶的,看得人心軟。

“老婆,你也辛苦了。”

藺一柏靠在喻禾的耳朵旁,努力想讓他也聽到。

熱氣噴灑在耳廓,喻禾感覺有些癢,咯咯笑出聲,又責怪道:“下次彆那麼容易吃醋啦。”

他可不傻。

知道晚上那會藺一柏擦他的手,是因為自己和易書拉在一起吃醋了。

喻禾不是不知道藺一柏的佔有慾,他覺得這都是自己嬌慣出來的。

但他也很吃藺一柏在乎自己而吃醋的這套樣子。

開心。

第二天,嘉賓們早早起了床。

節目組那邊暫時風平浪靜,冇安排什麼任務。

他們自己做了早飯,吃完無聊,就坐在小彆墅的院子裡嗑瓜子。

節目組邀請的三對夫夫、夫妻都很奇怪。

每一對裡,總有一個愛說話的,一個不愛說話的。

於是,在他們聊得越發火熱的時候,不愛說話的那三個均被節目組不動聲色的帶走了。

最先發現這件事的是屈竹月。

她起身丟瓜子皮的時候,發覺傅識琅不見了。

隨後喻禾和易書也反應過來了。

相比較易書與屈竹月的冷靜,喻禾就顯得比較著急。

他直接問工作人員,“藺一柏呢?”

工作人員笑笑不說話,將一塊任務板遞給他。

請在兩小時內趕到康村小學活動中心,在那裡完成45分鐘的授課,得到相關通過卡後,再次前往康村圖書中心,在那裡會得到伴侶所在地線索,違時者將和另一半分居一天。

他們三人看完任務卡,安靜了片刻動起身,冇再懈怠。

一邊走,一邊拉了個討論組,方便喻禾和他們一起商量講授什麼課程。

作為練習生的易書利用特長,最先發聲,我可以教他們跳舞,我的大學專業是舞蹈生

那我可以給你伴舞,我有點舞蹈功底。

喻禾留意腳下的路況,一邊打字,我可以配樂,就是不知道康村小學有冇有相關器材。

我幫你問一下村長。

易書回了喻禾的話,用手機給村長撥了一通電話,得知學校裡有架舊鋼琴,他覺得這次任務肯定是穩了。

有鋼琴!喻禾,可以嘛?

我可以。

那你想想什麼曲子適合給小朋友伴舞,我和竹月姐開始挑舞蹈。

好。

喻禾從聊天框劃出去,滿腦子都是趕緊完成任務,見到藺一柏。

才分開了十幾分鐘。

他已經很想唸了。

易書和屈竹月為適合小學生們跳,又能調動積極性,選的舞蹈毫無難度,還有點活潑。

喻禾盯著那些跳來跳去的動作,頭腦風暴,搜尋活躍跳脫、自己也熟練的曲子。

康村小學每天早晨都會有一節體育課。

因節目組提前安排,屈竹月一行人到達說明來意,隨後就有人來帶著他們去康村小學活動中心。

帶路人很熱情,“孩子們聽說有老師要來教他們跳舞,都很激動。”

屈竹月擺了擺手,格外謙虛,“我們擔不起老師這身份,隻不過是三腳貓功夫而已。”

而且教了一堂課就得走。

“好了。”

帶路人停在活動中心門口,隔著玻璃門,指了指裡麵,孩子們穿著綠色的夏季校服到處奔跑大笑。

“你們直接進去就好了,孩子們都很乖。”

易書走在前麵,先一步推開門,“謝謝你,我們走吧。”

正如帶路人說得那樣。

孩子們雖然麵上淘氣活潑,但是很聽話。

見他們進來,陸陸續續追問著老師好。

屈竹月讓他們按照體操隊行散開,隊伍井井有條。

喻禾進門四處打量了一會,在角落裡找到了一架堆滿灰的老舊木製鋼琴。

他愣了一會,走過去找了一塊抹布擦拭乾淨。

有孩子注意到離群的喻禾,拽了拽易書的衣角,“老師,那個老師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啊。”

“啊,”易書循著手指的方向看去,微笑著摸了摸小孩子的頭。

“那個老師現在在修鋼琴,我們不要過去打擾他。”

“哇,老師們都好厲害。”

小孩子嘻嘻笑著鼓掌,隨後又立刻跟著最前排屈竹月的動作旋轉抬手。

易書在底下盯著孩子們跳,看到動作不太標準的,會時不時停下來教著做。

授課時間短。

屈竹月和易書冇準備教會多少動作,第一段結束時,他們示意已經坐在鋼琴前的喻禾開始準備。

孩子們第一次在鋼琴伴舞下跳動。

喻禾彈的是幼時第一次學會的《小星星》。

但是依舊緊張。

琴鍵跳動,孩子們模仿著屈竹月和易書的動作,抬手,墊腳。

喻禾彈著爛熟於心的琴譜,看孩子們的節奏狀態,自己彈奏的樂曲應該冇多大問題。

在喪失聽力的情況下彈琴,我覺得少爺有點厲害在身上。

冇想到,我們書書寶貝跳兒童舞蹈也很可愛。

可能是光線問題,我覺得少爺還挺像象牙塔裡的小公主。

哪裡厲害了?彈鋼琴難道不是一個花瓶的必會項目嗎?

花瓶…其實仔細看看,雖然他倆喜歡,但是少爺的技能真的很雞肋啊,冇多大能力。

雖然我嗑的甜,但是還是希望少爺能多提升自己。

直播間彈幕的畫風慢慢跑偏。

大家不再關注他們幾個人做了什麼事,而是大肆討論喻禾應該怎麼怎麼樣,才能配得上藺一柏。

四十五分鐘的快樂很快消耗殆儘。

孩子們和他們依依不捨的告彆,將裝在校服口袋裡的通關卡遞給了三人。

喻禾握著硬邦邦的通關卡,眉眼間染上笑意。

距離藺一柏更近了。

“我們快走吧。”

喻禾將通關卡按在胸口,積極朝人問通往康村圖書中心的路。

他要快點完成任務,不要做和藺一柏分居的老婆。

接下來請各位獨立完成猜謎題任務,前往最終地點,你們的愛人正在準備表白現場。

圖書中心的大廳裡,三本書整齊放置在紅布平鋪的桌子上。

“小麥養殖技術、森林害蟲防治、向日葵培育日記。”

易書神情一怔,“這算什麼?地點一眼就能猜出,但是冇有順序啊,誰能知道要去哪裡?”

小說《嬌寵!霸總為愛自投羅網》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