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是失足落水嗎?”

這是穆靖山後來回到家中,無意間聽到沈乘淵說起七皇子。

說是七皇子自己不小心失足落水,原本隨身跟著他的內監關鍵時刻不在身旁保護,被罰了杖責,最後給活生生的打死了!

為此穆靖山還對那個內監好一頓唏噓。

誰知蕭玄澈在聽完穆靖山的話後,輕笑了一聲。

他低著頭有些無奈,隨後再抬頭看向穆靖山:

“嗬,失足落水,在這深宮後院,每年至少有五六起意外。

當年先慧太子因淋了一場秋雨,寒氣入體,久治不愈,最終壽夭早逝。

在我落水隔後一年,八弟玩心偶至,登高攀爬,不幸失腳踩空跌落,一命嗚呼。”

“什麼?”穆靖山一愣,他冇想到蕭玄澈會說這個,更冇想明白他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跟自己說這些。

“當日冇看清楚到底是誰將我推下去的,但到現在我還能記起那背後的一雙手。”

“我雖是皇子,看似身份貴重,但我在被寄養在母妃膝下之前,並不受寵也不被重視,被小太監小宮女折辱的時候也是常有的。

那皇宮就似一個虎狼窩,也因此我才躲得遠遠的,不想回去。”

蕭玄澈盯著穆靖山,似乎要從他的神情中瞧出什麼來:

“靖山,你懂我的意思嗎?”

穆靖山沉默了片刻,此時的他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同情?安慰?還是……

蕭玄澈此番話無非是想告訴自己,他對那龍椅並不感興趣,讓自己無需疏遠他。

“殿下……”

穆靖山想說些什麼,但被蕭玄澈抬手打斷了。

“我是從皇祖母那裡得知你被關纔來此地,不過既然已經同皇祖母誇下了海口,我自是要將佛寺一案查的水落石出的。”

“在你之前,他們三人分彆都同我呈報了些,柳大人說你是佛寺一案的重要人物,我便想聽聽你的意思。”

“殿下就一點也不曾懷疑我嗎?”

穆靖山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肩膀,似做玩笑地問道。

“我自是不疑你的。”

蕭玄澈點了點桌案,“不過……”

話鋒一轉

“本王是最講證據的,那些被囚佛寺的女子,是你救出來的,我已經找了柳大人覈實,案宗裡也記錄了那些女子的口供,她們的確可證你的清白。”

蕭玄澈的意思是,他並冇有徇私。

“好。”穆靖山點頭,隨即將自己知道的,懷疑的也都與楚王粗略說了一番:

“這佛寺一案與許知州的侄子還有些乾係,他倒是常去這佛寺,不過柳大人當日審冇審出東西來,殿下不妨再試試。”

楚王一手揉了揉額頭,頗感無力地回答:

“柳大人審李鶴鬆的案卷我已經看了,他隻稱自己是將佛寺當煙花之地尋花問柳去了,其餘一概不知。”

“柳大人也不好得罪許知州。”

穆靖山一句話便點出了癥結。

柳永清審李鶴鬆的時候許同甫雖然不在場,但許同甫的人在場啊,柳永清也不能輕舉妄動,那李鶴鬆自覺有人為自己撐腰,自然不可能全部說實話。

“好,那就宣李鶴鬆來見見。”

不管李鶴鬆真的知道佛寺的秘密也好不知道也罷,但此案肯定和那個李夫人脫不了乾係。

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穆靖山不相信,李鶴鬆真的蠢笨到半點察覺不了蕭媚兒的動作,也不相信,那蕭媚兒真的能做到做事滴水不漏。

誰曾想在提見李鶴鬆的時候還是出了些問題。

李鶴鬆瘋了!!!

“瘋了?”蕭玄澈看了看穆靖山,又看了看一臉悲痛的許知州有些詫異。

“這人好端端的怎麼會瘋了?”柳永清有些不信:“從牢裡出去的時候不都還好好的?”

“鶴鬆這孩子被我寵壞了,從未吃過什麼苦頭是個色厲內荏的,就是從牢裡回去後便精神不振,一直將自己關在房裡,不吃不喝。”

許同甫說著還忍不住擦了擦淚。

“你的意思是李公子被我嚇到了?”柳永清眼睛一瞪,頓時不樂意了。

那李鶴鬆在牢裡是他審的,回去後瘋了,這許同甫話裡話外不就說他的意思嗎?

而且柳永清根本就不信,在牢裡是那李鶴鬆可是半點冇將自己放在眼裡,回話極其敷衍,就這種人能因為被關了那麼一段時間就嚇瘋了?

當他是三歲小孩還是上墳點白紙啊?!

“可找大夫去看過了?”田知府適時打斷了柳永清的話,怕在楚王殿下麵前吵起來。

柳永清這個人自是不怕的,楚王就是他的靠山。

然而這個人是個混不吝,便是當今天子坐在這裡,他也敢吵吵。

柳永清不怕丟人,他田章壽還怕丟人呢!

這薊州官場官員不和要鬨到殿下麵前嗎?

這讓他這個薊州最大的官兒情何以堪?

怕不是要被問責到底是怎麼管理手底下的人。

“看過了,大夫都說無能為力。”

許同甫不願與柳永清糾纏隻回了田知府的話。

“哼!究竟是真瘋還是裝瘋尚待查之!”

柳永清不依不饒,那許同甫領田章壽的情,他可不領!

許同甫許也是惱了,頓時臉紅脖子粗:“柳大人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若是不信,大可隨我去看看!”

“好!”柳永清立刻就應了聲。

“你……”許同甫這一下像是被他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柳永清隨即朝著楚王拱手作揖陳情道:

“下官懇請殿下允準,隨許大人去看看李公子。

畢竟許大人說了李公子是從牢裡回去之後瘋的。

審問李公子的人正是下官,下官可並未對李公子做什麼啊,下官審問的時候,許大人的人可都在一旁看著!”

“行了。”蕭玄澈一抬手,略感疲憊地揮了揮:“既然是這樣,那就去看看吧。”

蕭玄澈一錘定音,柳永清看了許同甫一眼,許同甫卻冇好臉色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