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動手

-

另一邊。

陳銳則乘在另一輛馬車之上。

此刻,旁邊的宋詩念正靠在陳銳的懷中撒嬌道。

“殿下,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既然已經得知有人在上元寺埋伏陛下,我們不去上元寺就好了,到這雷鳴寺也是可以的。”

“臣妾說的冇錯吧?”

宋詩念說道,她已經從教中,得到了訊息,那就是,他們合歡教並冇有針對,對陳銳的刺殺,對陳銳刺殺的邪教,另有其人。

不過,倘若讓這種刺殺的事情,發生在上元寺。

那麼一來。

勢必會引得陳銳對上元寺的一番調查,屆時,說不定會調查出來什麼,會牽連到她們呢。

因為,宋詩念早有準備,她特意的勸說陳銳,放棄前往上元寺,一邊,合歡教上下,早已經在上元寺部署妥當,打算將這群,準備在上元寺刺殺陳銳的刺客,給悉數的一網打儘。

而陳銳似乎還真聽從了她宋詩唸的建議,是笑吟吟的點頭道。

“愛妃所言甚是,孤確實是不應該,到那上元寺裡麵。”

“甭管這訊息是否屬實,但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還是小心為上!”

“殿下聖明。”

宋詩念趕緊點頭,靠在陳銳的懷中撒嬌道。

馬車繼續的沿著街道,向前行駛,就在這時,突然間,車窗外,一封信被遞了進來。

“殿下。”

“這是?”

宋詩念一陣詫異,看向了陳銳。

陳銳卻撕開了信封,讓宋詩念看不到信封上的內容,當看到信封上回答的,上元寺已經打起來後,陳銳毫不猶豫的一擺手道。

“傳孤旨意,馬上重返上元寺。”

“殿下,您這是要乾什麼?”

宋詩念大駭,這個時候,上元寺內,隻怕是自己合歡教的人,正在與那個,正意圖刺殺陳銳的組織,打成一片呢,倘若現在讓陳銳帶人,折反回去的豈不是要暴露了合歡教上下?

一時間,宋詩念不由的,心底一陣的惶恐。

而陳銳則是說道。

“愛妃啊愛妃,不就是一群刺客嘛,孤怕他們呢?”

“孤身為太子,大乾未來的君父,倘若連這個把的毛賊都怕,以後又如何能夠擔的起大乾的江山社稷?”

陳銳的一番話,說的是大義凜然,但宋詩念卻不由的,握緊了拳頭,她當然清楚,陳銳這無非,就是懷疑上元寺,然後打算殺回去一個回馬槍。

想至這裡,她不由的憂愁。

也不知道,上元寺那邊,戰鬥持續的怎麼樣了。

也不知道。

那邊的情況如何……

另一邊,上元寺內。

纏鬥仍在進行著。

與此同時,禁軍統領慕容靖,也接到了陳銳的旨意。

要求他立即包圍了,雷鳴寺,靈隱寺等其他幾座寺廟。

明顯,陳銳這一次是真的打算,一口氣的出手,以雷霆一般的手段,打掉在大乾京城內,隱藏著的這麼一個邪教了。

對此,宋詩念還尚且不知。

上元寺內,此時,戰鬥仍在進行著,雲裳一夥人的身手明顯是不錯,與這些寺廟裡麵衝將出來的紫袍人,是戰成一團,雙方戰在一塊,好久分不出來勝負。

一時間,雲裳不由的有些焦急。

眼下,刺殺已經失去了突然性,再持續下去,是不會有任何的好處的,反而可能會吸引了大乾的禁軍過來,到時候暴露了她們。

倘若,有人被活捉了,說不定,還會暴露了他們太平教在京城內的據點。

想至這裡,雲裳當即大聲的道。

“弟兄們,邊打邊退……”

“是!”

一時間,眾手下當即接令,交替掩護著,就要離開著。

另一邊,上元寺內深處。

也進行著戰鬥,身穿著黑衣的錦衣衛們,無情的絞殺著,上元寺內的一切,與此同時,雷鳴寺,還有靈隱寺裡麵,情況也大抵如此。

這些行動的人。

都是陳銳派出來的錦衣衛。

眼下,當雲裳他們倉皇逃離上元寺之後。

陳銳帶領著的禁軍,也終於趕到了這裡。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隊的禁軍,衝入到上元寺內時,二十多個紫袍人,現在還未散去,正好便與禁軍,撞在了一塊,看著地麵上血跡,和這些傢夥手上的長刀,禁軍們冇有絲毫的猶豫,便揮劍與他們戰到了一塊。

刹那間,雙方打了起來。

戰鬥顯得是尤其的激烈。

看的是陳銳不由的微微皺眉。

宋詩念跟了上來,她哪裡不清楚,這些紫袍人,就是自己合歡教的教眾。

可現在,她卻無能為力,隻能夠裝出一副驚訝的模樣道。

“殿下,這都是什麼人啊?是刺殺殿下的刺客嗎?”

“不像!”

陳銳搖了搖頭,然後朝宋詩念道。

“倒也像是一個邪教!”

陳銳說著,似乎是若有所指的看了眼宋詩念。

“愛妃,你覺得他們這些邪教是乾什麼的?”

“臣妾哪裡懂這個啊,殿下……”

宋詩念撒嬌說道。

陳銳嗬嗬一笑。

“孤怎麼覺得,你懂的挺多的呢?”

“這三十六計,你也學會了不少嘛。”

“殿下,臣妾也是一時擔心,殿下的安危,這才如何的……”

感受著陳銳,這咄咄逼人的語氣,宋詩念哪裡冇反應過來,陳銳這是故意騙他的,假意答應他不來上元寺,但實際上,卻決定在這裡,順手的試探一下上元寺內,隱藏著勢力。

如今,自己在上元寺的人馬,全部暴露出來了。

想至這裡,宋詩念不由的頭疼,上元寺這邊如此,另一邊,雷鳴寺等幾座其他的寺廟,情況又會怎麼樣呢?

與此同時,上元寺內的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

一個接著一個紫袍人被禁軍乾掉。

禁軍們裝備精良,身上有著堅固的盔甲,手上的長刀,又是大乾重金用精鋼打造出來的,可謂是堅固異常,鋒利無比,而且,禁軍們的武藝,亦是相當的出眾的,他們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武士。

如今,隻片刻的功夫,紫袍人便已經被斬殺怠儘。

宋詩念原本,還想說一句,這些人或許不是上元寺的人。

但結果,當紫袍人被悉數乾掉之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