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你不相信我?

-

潘娜的所說,讓雲裳咬牙切齒。

大乾的太子真是一個混蛋,這無疑更加加強了她內心裡麵,與大乾作對到底,推翻大乾朝廷的決心。

這麼一個昏庸至極的朝廷,這麼一個無恥的太子。

可想而知,這大乾已經,是爛到了骨子裡麵了。

這麼一個朝廷,不除掉又怎麼能行呢?

一時間,雲裳竟然,下意識的覺得,陳鋒之所以,這麼容易就加入到太平教,願意為他們太平教作事,大抵也是因為,自己姨母一家的遭遇吧?

正當雲裳如此想著的時候。

另一邊,陳銳則已經匆匆的乘著車馬,徑直的趕到了王府。

王家外麵,早已經恭候在這裡的仆人,見到陳銳過來,趕緊上前迎接道。

“公子,人已經被接以了前廳了。”

“知道了。”

陳銳點了點頭,隨手甩出來了一枚銀子,那仆人頓時是千恩萬謝的,好不高興。

另一邊,陳銳則徑直的,邁開步子,朝這前廳而去。

5那裡,雲裳與潘娜,正在繼續說話。

潘娜可是商人出身,平時裡麵,迎來送往的,見慣了各類的人物,而且,王家之前,也是將軍府,這來往的大人物也不少,甭管這些大人物們,內心裡麵,瞧不瞧的上王家,但是,身在這官場上麵,大家多多少少,還是保持著應有的體麵的。

因此,在王家,身為王孝傑的夫人,潘娜的見識,與眼光那可是卓絕的,應付雲裳,自然不在話下。

就這麼的,當陳銳走至這前廳之時。

遠遠的,看著陳銳出現在前廳的庭院之內。

潘娜頓時款款起身相迎道。

“鋒兒,回來了?”

“姨母,讓你恭候多時了。”

陳銳笑著拱手錶情上冇有半點的,可以挑剔出來問題的存在。

這令旁邊的雲裳,收起了心底的懷疑,對於陳鋒的身份,也更加的篤信。

她迎上陳銳道。

“夫君,您這是去哪了?”

“哦,幾個朋友相邀請,隨便過去看看,怎麼,夫人找上門來,有什麼事情?”

陳銳笑著上前,迎上了雲裳,然後問道,心底,卻十分清楚,雲裳此番過來的真實目的。

無他。

雲裳在懷疑。

懷疑自己的身份。

擔心,是自己泄露了他們襲擊太子的秘密,從而導致,他們行動失敗的。

聽到了陳銳的話,雲裳眉頭一鎖,她美目微動,若有所指的看向了潘娜。

潘娜是心思玲瓏的人,當即笑著說道。

“對了,商行那邊,還有些事情,鋒兒啊,我就不陪你們小兩口了,就先離開了。”

“孩兒恭送姨母離開。”

陳銳笑著拱手,雲裳亦是款款一禮,與潘娜告彆,顯得頗有禮數,就這麼的,當潘娜離開之後,前廳之內,便隻剩下了陳銳,與雲裳二人。

不過,雲裳仍未徹底的放心,她先是在四周窺探了一番,檢查了下,確定附近,再無他人之後,這纔將目光對向了陳銳,然後一臉凝重的問道。

“夫君,可知道今日行動的成敗?”

“你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陳銳眸子一沉,似乎有些不太高興,當即冷哼一聲。

“當然知道了。”

“今日行動,失敗了。”

“你果然知道?”

一時間,雲裳美目裡麵,淚水都要流淌出來了。

這個陳鋒,竟然欺騙了自己的感情,虧她還一直相信陳鋒呢,哪成想,後者竟然是泄密的源頭。

“怎麼了?”

陳銳看著雲裳這表情,一臉的懵逼,似乎很是不解。

而雲裳則是咬牙切齒,兩行清淚,從眼角滾落。

“是你告密的是吧?”

“不是,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陳銳眸子一沉,不耐煩的看向了雲裳,頗有一種,被誤會後生氣的樣子,見狀,雲裳則咬著銀牙,一字一頓的道。

“倘若不是你告密的。”

“那這又是怎麼回事?”

“不是你告密的。”

“為什麼你會知道,行動失敗了?”

“不是?這滿京城,還有人不知道嗎?”

陳銳攤手,朝雲裳道。

“這?”

雲裳一愣有些冇反應過來,而陳銳則是張口說道。

“這告示貼滿了大街,城內的百姓都在叫好,太子這一次,一口氣剷除了城中好多個寺廟裡麵,拐賣少女的組織,百姓們拍手稱快,你不知道這件事情?”

“哦對了,聽說太子在查抄這些人時,遇刺了,不過刺客已經被擊退,這不就正是我們刺殺他的人?”

“這……”

雲裳吃驚不已,她來的匆忙,並不知道京城街頭上麵,已經流傳起來的訊息,更不知道,那貼滿了大街的告示。

而這,就是陳銳的高明之處了。

陳銳早早的就料到,這一次,防範刺殺,可能會遭受到雲裳的懷疑,不過他早有應付。

那就是,藉著對邪教出手的這個機會,防範這次的刺殺,應付刺殺的刺客。

這麼一來,即使是敗露了,大抵,也可以有理由推脫。

隻聽陳銳張口說道。

“這一次咱們失敗是很正常的。”

“太子對那幾個寺廟,本來就心存了防備。”

“要對那些個拐賣婦女的組織動手,結果,咱們的人正好撞上去了,跟寺廟裡麵的人,還有太子的禁軍撞在了一塊,又豈有不失敗的道理啊?”

“這……”

雲裳愣了愣,倘若事情真是如此。

那確實是他們太平教這一次辦事不周密。

或者是說,他們的運氣,實在是太不好了,竟然撞上了太子對邪教對手,然後加強防範這個節骨眼上。

然後,誤打誤撞的,導致了刺殺的失敗。

一時間,雲裳不由的咬牙切齒,憤怒的道。

“這個太子也是的,好好的對什麼拐賣少女的事情大動乾戈做什麼?”

“他不是一直不管百姓的?”

“說不是一時興起唄。”

陳銳嗬嗬一笑說道,旋即,又板著臉,看向了雲裳。

此時,雲裳對陳銳的懷疑,已然消失了不見。

這一次的行動,明顯是他們的運氣不好,與太子剷除這些個組織的行動,撞在了一塊,失敗是情有可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