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都是邪教

-

摘下其頭上戴著的麵罩,再露出他們的真容,底下存在著的,赫然尼姑,和和尚的禿頭,而且,看上麵剃髮的痕跡,這些傢夥,明顯不是剛剛剃髮,偽裝出來的。

“愛妃,你看,這就是上元寺。”

“怪不得,你屢次三番,到這裡禮佛求子,卻求不了孩子,原來,這裡是一個邪教啊。”

陳銳嗬嗬一笑,朝宋詩念道。

宋詩唸的臉色微變,她朝陳銳道。

“殿下,臣妾哪裡知道,這上元寺是這種地方啊。”

“臣妾隻想著求子,冇有想那麼多,一時間,竟然拜到了邪神,請殿下您恕罪啊。”

宋詩念說著,是一臉的無辜,楚楚可憐的,倘若陳銳,不是已經知道了她的根底,還真會被,她當下的這副偽裝給騙過去了。

當然,陳銳並冇有,急於的拆穿掉宋詩唸的偽裝,他是笑吟吟的說道。

“愛妃既然如此說,那孤豈能不信愛妃?”

“不過,孤還是要叮囑愛妃一句。”

“以後,一定要小心啊,這無論是上元寺,還是雷鳴寺,以及其他兩座寺廟可都是如此的……”

“殿下……”

宋詩念臉色微變,看陳銳的意思是,在對上元寺動手的同時,其他幾座寺廟,都已經同時的動手了。

這不由的,讓她一陣心驚。

這一次,她們合歡教的損失,可謂是巨大。

可謂是空前了。

當然,宋詩念雖然心驚,但在同時,她亦是長出口氣,雖然損失大,但這不過是幫助她們合歡教用來進貨的一個據點而已,她們合歡教真正的總部,並不在這裡。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點損失,是並不威脅到她們合歡教的根本的。

此刻,隻見宋詩念看向了陳銳道。

“殿下,那您接下來是?”

“繼續查,從這裡麵搜,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個活口……”

另一邊,上元寺內。

大乘佛寺下麵的蓮花寶座之內。

此刻,已然被打開,裡麵赫然是一道密道,密道之內,通往一個類似於監獄的地下建築,裡麵赫然是一個個牢房,關押著無數,被押帶到此處的少女。

地麵上,此時已然,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都是和尚,尼姑的服飾,明顯是這裡的看守。

雨化田手持著鏽春刀,站在一箇中年男子的麵前。

這中年男子,麵色鐵青,嘴角流著汙血。

明顯,在剛剛被雨化田製住的同時,他已經吞下了毒藥。

這中年男子,剛剛正在對這些拐賣而來少女們,進行催眠,想要變成他們所利用的工具。

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成為一具具活死人,成為肉身傀儡,為他們合歡教作事,哪成想,正當他催眠進行著的時候,突然間,雨化田這尊殺人,殺入到了密道之內。

一眾下屬,悉數被他,隻留下他一人,還活著。

他倉促之下,吞了毒藥,但雨化田反應極快,迅速的便卸下了他的下巴,以至於大部分毒藥,並未入肚,眼下,隻能夠痛苦的掙紮著,緩慢的迎接著死亡的到來。

“還不肯說?你們的老巢已經被搗毀了,有什麼不能夠說的?”

雨化田手中的鏽春刀一揚,看向了中年人,然後質問道。

後者雖然中毒,已經距離死亡,冇有多久了,但還是口氣頗硬,他冷笑道。

“你以為這便是我們的老巢?”

“嗬嗬,這不過是我們最基本的據點罷了,我們的總部,可不在這裡……”

“哦?”

雨化田眼睛驟然間一亮,捕捉到了關鍵的資訊,而中年人也刹那間察覺,自己竟然在一時得意之時,將教中的秘密,給脫口而出了,他瞬間重新的歸於了緘默,什麼也不肯再繼續說下去了。

是以沉默,應對著雨化田。

“看來,你是什麼也不肯說了。”

“罷了,給你一個痛快!”

雨化田提刀,旋即,斬下了後者的頭顱,然後在禁軍入到了密道之內之時,倉促的離開了這裡。

這一次,雖然在配合禁軍,剿滅這些邪教,但是,雨化田他們所在的錦衣衛,卻並不能夠,貿然的現身。

這一切,都是為了保密!

對的,就是保密……

雨化田消失的時候,另一邊,禁軍則在向陳銳,彙報著情況。

“殿下,我們在寺廟裡麵發現了密道裡麵倒滿了屍體,不知道是被什麼人殺的,冇有一個活口,另外,臣等發現了許多被拐的少女。”

“哦?”

陳銳驟然間眼睛一亮,然後又掃眼了一旁的宋詩念,咬牙切齒道。

“這群混蛋,拐賣如此多的良家女子,他們究竟是要乾什麼?”

“這個,臣等就不知了,臣等發現,這些少女都目光呆滯,宛如那提線的木偶一般,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臣聽一個,昨日才被拐來的少女說,這些人是被催眠過的,她們被逼迫著服下了一種藥物,大抵,用不了多久,藥物消散了,便無事了吧。”

“嗯。”

陳銳點了點頭。

“這一次乾的不錯。”

說至這裡,陳銳又微微皺眉,雖然成功的剷除了一股勢力,但是從現在看來,似乎並冇有抓到活口啊。

這令陳銳,不由的有些失落。

他原本還想著,倘若能夠抓到一些活口的話。

從這些活口的嘴裡麵,審問一番,說不定能夠得到一些個有用的線索呢。

如今看來,這個想法,大抵是要落空了。

此刻,隻見到陳銳的目光,掃向了一旁的宋詩念,宋詩念此時地,還佯裝著無辜,彷彿她什麼也不知道似的,是配合著陳銳,咬牙切齒道。

“殿下,這群傢夥真的是太可惡了,多虧了殿下,要不然,這些無辜的少女,不知道我被拐賣到哪裡去呢。”

“可不是嘛。”

陳銳嗬嗬一笑,然後又看向了宋詩念。

“不過,愛妃真的不知道這些嗎?”

“這上元寺,可是愛妃請孤修建的了。”

“殿下……”

宋詩念美目裡麵,滿是可憐相,她說道。

“是臣妾請殿下建的不假,但管理這裡的,卻並不是臣妾,臣妾哪裡知道,他們用這裡拐賣少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