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反客為主

-

“你這奴婢,好生放肆!”

一聲怒斥,陡然間從陳銳耳邊響起。

陳銳抬眼,他這才發現,自己竟然跪於地上。

而映入眼簾的,則是一雙王足,順著玉足,目光向上移去,赫然是一雙修長的,足可以讓所有男人移不開目光的**。

再往上,那是那飽滿的,半遮半掩的一雙巨物,和一張雍容華貴的絕美麵龐。

看到這裡,和古色古香的宮殿。

頓時,看著這一幕,陳銳不由的,隻感覺血脈噴張。

同時,一個大大的疑惑,也陡然間,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他是一個殺手。

五星級彆的那種。

猶記得,自己正在執行著一場任務。

結果,雇主為了殺人滅口,不惜提前的埋伏了炸藥。

就在爆炸引爆的那一刹那,陳銳的記憶,也隨之結束。

哪成想,醒來的時候,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竟然,出現在了這宮廷之內?

正當陳銳疑惑之時,一連串的記憶,突如其來的湧現到了他的腦海裡麵。

“我穿越了?”

陳銳吃驚不已,他穿越了,他現在是大乾王朝的太子。

“我還是大乾的東宮太子?”

“哼,想什麼呢,你這奴婢哪裡是什麼太子,不過是一個卑賤的小太監罷了。”

陳銳的聲音有些大,被麵前的美婦聽了個清楚,她頓時冷哼一聲,眸子裡射出道厭惡,提醒道。

陳銳臉色微變。

不過旋即,他就通過這串湧入到腦海裡的記憶,弄明白了當下的情況。

他確實是假太子。

他真正的身份,不過是一個被人販子拐賣到大乾,淨身後,送進宮中的小太監。

三天前,大乾皇帝駕崩。

國內群龍無首,急需太子登基,可皇後慕容靜卻請不出太子。

早在先帝駕崩前數月,太子就已經意外身亡。

國不可一日無君。

在發現了陳銳這個與太子極為相像的小太監後。

慕容靜便生出來了讓陳銳冒充太子的想法。

不曾想,意外卻在這時出現。

陳銳這具身體的原主,不知因何緣故,竟然落水。

眼瞅著,群臣匆匆過來,要覲見太子,商議登基事宜。

慕容靜也顧不太多,將落水之後在床上休養的陳銳,給強行拉了過來,並且讓其,跪在自己麵前,耳提麵命,囑咐著麵對群臣時應當如何做。

想要將其,變成一個合格的傀儡。

可惜,原主是一個怯懦之輩,而且又落水風寒,一聽到自己要冒充太子,竟然被嚇的昏死過去。

這才便宜了陳銳。

“你這奴婢,給本宮聽好了,記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不過是我大乾的一太監而已,不要覺得,本宮讓你假冒一下太子,你便是真的太子了。”

眼見陳銳,從昏迷中甦醒,慕容靜絕對繼續調教這小太監,她要儘快的,在這小太監心裡,建立起來威嚴,好把其變成,會老老實實聽話的傀儡。

她玉足踢向陳銳的肩膀。

“聽明白了嗎?回話!”

可旋即,輕踢向陳銳的慕容靜,發現自己踢出去的那隻腳,竟然被陳銳直接抓住了。

“嘖嘖,手感不錯啊。”

陳銳笑著,一邊揉捏著,發表著評論。

“你,你這奴婢,快給本宮鬆開。”

慕容靜隻感覺一陣不對,她覺得受到了侵犯,這小太監竟然敢如此輕浮?

“快放開本宮,否則誅你九族!”

可她話音還冇落下,陳銳的一雙大手,就順著她的腳,向其**上襲來……

“你……”

慕容靜隻感覺不敢相信,這唯唯諾諾的小太監,怎變的如此大膽?

她俏臉通紅,胸前的雙峰劇烈的起伏,作為大乾的皇後,她還從未遭受過這些,此刻是怒不可遏。

“真以為本宮不敢殺你?”

奈何,馬上慕容靜就想起。

自己為了保密,把坤寧宮殿外的禁軍,悉數的打發走了。

如今,這大殿之內。

僅有殿門附近,有心腹在。

她猛的甩開陳銳的一雙大手,快步朝殿門走去,想要呼喚心腹進來,懲治一下陳銳這色膽包天的小太監,將其給剁碎了喂狗。

可還不等她走至殿門。

身後的陳銳,便已經撲了上來。

將她撲倒在了大殿內,那光潔的地板上。

一時間,慕容靜胸前的兩團巨物,被壓在地麵上,擠壓的變形。

“你,你要乾什麼?”

慕容靜一陣驚慌,她感覺到身後,陳銳那炙熱的氣息,又猝然間想起。

陳銳似乎,還冇來得及淨身,就被自己帶入坤寧宮內,冒充太子了。

“你都要誅連我九族了,要劫劫皇杠,要日日娘娘,我臨死前,也得爽一波。”

陳銳湊到慕容靜耳邊,撩開髮絲,口鼻間的熱氣,噴湧在慕容靜的耳根處。

“你不能這麼做,而且,你是個太監……”

慕容靜麵露惶恐,但被壓在地麵上的她,感覺著身上那有力的男人,和胸前擠壓時傳來的刺激,耳旁陳銳口鼻間噴湧出的男人氣息,又讓她不由的,有些意亂情迷……

“太監?那可未必?”

陳銳笑吟吟的道,他分明能感覺到自己身下的那活。

明顯,作為穿越福利,他重新長出來了那個。

“如果我冇判斷失望,娘娘應該,還是處子之身,嘖嘖,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陳銳大手,摩挲大慕容靜身上,一邊笑道。

慕容靜眸子一沉,她確實是,處子之身,因為她雖貴為皇後,可進宮之後,皇帝便因為墜馬而癱在了床上。

至於太子,不過是皇帝十五歲時,興起臨幸宮中一宮女後所出。

“為什麼不能這麼做?”

“你都要殺我了,我還有什麼不能做的?”

聽著慕容靜無力的威脅與恐嚇,陳銳笑吟吟的問,一邊伸手,向其身下探去。

“哇,好多水啊……”

“話說,貌似娘娘也不能殺我,你殺了我,上哪找這麼一個合適的替身去?”

“冇有我這個替身,你這個皇後,又當如何是好?”

“你……”

慕容靜驚愕不已,她發現這小太監不隻大膽,而且竟然,反客為主,拿捏住了自己。

她輕咬朱唇,就在這時,殿個一女聲傳來。

“娘娘,殿內出什麼事了嗎?”

原來,是這邊的嘈雜,吸引了殿外慕容靜貼身宮女宛清的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