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

“我怎麼會在這裡!”

泠羽揉了揉眼睛,有些奇怪地看著這周圍的環境——一片茂密的森林。

不禁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昨天晚上……自己不是在酒館裡喝酒嘛,怎麼大清早的,就在這兒“安家”了?

————前一天晚上————

“小羽呀,姐姐我呢,明天就要嫁人了,你這個小丫頭,趕緊也找個依靠!”

紫衣女子點了點泠羽的頭,眼神裡有一些些的迷離。

“也不需要你立馬把自己嫁了吧,但你起碼先訂個婚……有了婚約呀,就有了依靠”邊說,女子邊朝泠羽舉了舉酒杯,隨後一飲而儘。

“泠家對你也是如此不管不顧的,再不抓緊相看個好的,過幾年,你的年紀大了,想找個如意的就難了……”

冇錯,今晚是夜詩的婚禮前一天,可是她不好好的待在家裡備嫁,偏偏去了泠羽的府中,硬拉泠羽出來喝酒。

說是為了即將逝去的自由而買醉。

的確,嫁去了尚書府,之後可能是冇有什麼自由可言了。

於是,泠羽決定陪夜詩喝個痛快。

也不知是太過興奮還是怎的,向來千杯不醉的夜詩,最後竟然暈乎乎地趴在了桌子上,還不時地打個酒嗝,一臉殷紅。

嘴裡卻還不時嘟囔著商昱的名字,泠羽當時隻有一種感覺,一種被強行餵了一嘴狗糧的感覺。

又一杯酒下肚的同時,泠羽實在是忍不住,白了夜詩一眼,就又自顧自的喝起酒來。

隻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種淡淡的憂傷,卻很快地被遮掩下去,在旁人眼中,這還是那個冷若冰霜的女子。

有時候,醉鬼的記憶就是這樣不按套路出牌。

你以為自己什麼都不記得了吧,它突然就出現在你的腦海中,完完整整。

泠羽拍了拍自己略微有些犯暈的頭,再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夜詩好像被她大哥給接走了。

所以,自己又是怎麼出現在這片樹林裡的呢?

不會是夜家人以為自己誘拐夜詩新婚前夜喝酒,故意這樣懲罰我吧!

思索著,泠羽翻了個白眼,對自己的腦洞表示十分的鄙夷。

整個夜家,有誰不知道夜詩那個女人愛惹是生非。

尤其是愛想一出,是一出,天天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夜家肯定不會將錯都歸到自己的身上。

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要出了這片山林,省得錯過了夜詩這個女人的婚禮,她找我一哭二鬨三揍人……

泠羽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理了理有些皺的衣服。

望著這一眼看不到邊的林子,腦子裡還是忍不住地想,自己究竟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難不成還真是我自己半夜喝醉了,走了這麼遠的路,睡在這兒的?

但是,說真的,這深山老林,荒郊野外的,自己能安然無恙地睡一個晚上,都應該是謝天謝地了。

憑著一個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泠羽最終選擇了一個方向。

隨著時間悄然的流逝,泠羽終於看到了一個村落,不禁揚起了嘴角,看到了村子,離出去也就不遠了。

抬頭看看正上方的太陽,才正午時分,應該還趕得及參加夜詩的婚禮,抬步向前方走去,終於開始思考夜詩的新婚賀禮。

冇錯,泠羽還冇有準備,她能說自己本來是想昨天想的,結果被新娘子本人給打斷了嘛?

泠羽邊走邊想著等會兒搞點什麼東西給夜詩送去。

稀有的、昂貴的禮物一時半會兒想搞來是不可能的了,要不然,找個新奇的玩意兒給她送去?

那麼,有什麼新奇的玩意兒呢?什麼呢?

“啊——呸!呸!”泠羽正思考的入神,不少由於馬踏而飛揚的沙子進了她的嘴中。

同時,疾風吹起,混雜了大量塵土的風,讓泠羽的頭髮炸起,最後整個人都淩亂了。

真是人倒黴起來喝涼水都塞牙!

泠羽看著前方仍然在奔跑的馬,腳下一點,雖然自己的武功隻有三腳貓的水平,但追趕匹馬還是綽綽有餘的。

泠羽眨眼間就來到了馬前,可這馬卻半點要停下來的意思都冇有。

這時想再用輕功逃離已經來不及了。

眼看這馬的蹄子就要落到泠羽臉上,泠羽心裡一驚,下意識的閉緊了雙眼,今天不會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吧?

馬,在泠羽麵前停住。遲遲冇有感到臉上疼痛的到來,泠羽睜開眼睛,麵前就是一張放大了的馬臉。

眼見那又紅又濕的舌頭即將席捲自己的整個臉龐,泠羽向後退了一大步,壓抑住自己心中的噁心。

“哈——”馬上突然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泠羽這纔想起了自己攔馬的目的,自己是來找這男的算賬的,將自己弄的如此狼狽,怎麼可以不給點賠償呢?

一抬頭,便看到一黑衣男子颯氣十足地騎在馬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