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新開始(中)

冇過一會,手拿雪茄的那個人再冇有聽到關於寧桐威的動靜,於是立刻讓小弟們停止射擊,說道“怎麼冇有動靜快來個人去看看。”

黃毛身邊有個小個子猶豫了一會,說道“讓我過去吧!”

那個那個人看後,點了點,用手指指了指,小個子拿著手槍,輕輕的靠近,就在快到椅子前麵的時候,一雙手探了出來,說時遲那時快,把小個子的脖子扭斷倒在了地上。

寧桐威說道“想殺我,還冇那麼容易的!”

那個人聽後,氣憤的說道“你個小兔崽子,不給你顏色看看,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啊!

我威虎幫可不是你好惹的!”

他看向黃毛,繼續說道“他就一個人,快你多帶幾個人。

快去!

快去!”

黃毛立刻掏槍,帶著手下的幾個人,誰料寧桐威瞅準機會從側麵在黃毛的腰間掛的煙霧彈掏了出來,拔出了安全塞,扔在了對麵,而他利用曾經學習的跆拳道,拚儘全力搶下了黃毛的槍,將三五個手下擊倒,他用槍脅迫著黃毛,慢慢的從煙霧中走了出去。

“對麵的人,我們可以來談談嗎?”

寧桐威一邊說著,一邊用槍狠狠的抵在黃毛的太陽穴上。

中間的威虎幫老大,蔑視的笑了笑,說道“把他殺了吧!

他的惹出了麻煩就應該自己處理。”

說罷,那個人從口袋中掏出一把沙漠之鷹,向黃毛的胸口處射了幾槍,寧桐威連忙退回了椅子後麵,他看了看身邊的那幾個人的屍體,然後靠在了椅子後背上,他的腦海裡頓時一片空白,他望瞭望屍體上的槍支彈藥,於是用椅子作掩體在對方的射擊中,靠近屍體取走了彈藥槍支。

寧桐威看著手中的手榴彈和煙霧彈,不免笑了笑,他偷偷的看看對麵,立刻從懷中掏出手榴彈扔在了對麵,瞅準時機立刻又扔出煙霧彈,連忙趁著煙霧跑向了出口。

寧桐威站在臨近的河邊,又看了看剛纔出來的地方冇有跟上來,這才長吸了一口氣,躺在了沙灘上。

這時一名巡邏的警察走到他的旁邊,你剛從威虎幫裡麵出來嗎?

寧桐威看著他,心裡忐忑不安,說道“是的。

怎麼了?”

警察聽後笑了笑,從口袋中拿出來一瓶可樂放在了躺著的寧桐威旁邊,說道“很少有人活著從那裡出來,被綁進去的人根本冇有生還者,不過現在有了你,你是第一個。”

說罷,那個警察便轉身離開了。

寧桐威連忙坐了起來,打開了可樂喝了起來。

在威虎幫裡,寧桐威的手榴彈,在爆炸後彈片西濺,在前麵的威虎幫老大和數名手下當場喪命,活下來的人有的離開,有的則想替老大報仇。

寧桐威回到房間後。

立刻收拾了一下離開了。

來附近一個名為江城旅館的地方住了下來。

寧桐威閒來無事於是默默地來到了焦溪酒吧,在吧檯點酒的他看了一下在調酒師一側的電視螢幕,裡麵播放著威虎幫被神秘人莫名襲擊而解散。

寧桐威輕輕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