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最後的倔強

一夜過後,寧桐威立刻從床上首起身來,一改以前的衣衫襤褸,穿上了他僅有的西服與皮鞋。

寧桐威看著鏡子前的自己,自豪的說道“這纔是真正的我!”

說罷,便走出了房間,向站在外麵的手下打了個響指,一行人跟著出了門!

“去西前街的藕香坊”“這段時間辛苦各位了,今天我們算是熬到頭了!”

坐在車裡的寧桐威說道。

“你說他們見了會怎麼樣,他們冇想過你會重新開始!”

一個小弟問道。

寧桐威聽後,說道“那將是一個巨大的驚喜。

秦少,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能耐!”

“父親,你覺得這個曹全龍會是什麼人,三陽市郊的那塊地,他能給我們嗎?”

秦少秦代洪聽後,說道“我也冇見過他的真人,隻是見過他的代理人。”

就在他們談笑間,房間的門慢慢的被服務員推開,秦代洪看到連忙向秦煒滔使眼色站起來。

當看到進門的人之後,秦煒滔驚訝的叫出了聲,說道“竟然是你!”

聽到這裡,秦代洪連忙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人,說道“原來是你!”

寧桐威聽後,臉上露出一絲不尋常的微笑,說道“我就是你們要找的曹全龍,我也是你所說的寧公子!”

他一邊說著,一邊走向餐桌上,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喝了下去。

“那塊地,我不會賣給你們的,畢竟他是我父母留給我唯一的東西。”

他將杯子裡的酒喝完說道,“就算未來它會到你的手中,但是現在不可以!”

聽到這話的秦煒滔,氣不打一處來,他身邊的手下更是呲牙咧嘴的想要想要在寧桐威的臉上打幾拳。

秦代洪看到後,連忙笑著說道“是是是,寧公子說的在理!

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罷,他看了身邊的秦煒滔一眼於是一道走出了房間。

寧桐威看秦家人都走遠後,坐在裡邊中間的位置說道“今天是我們最後一次在一起,這一頓我請大家吃個痛快!”

領頭的阿俊聽後,說道“公子,……”寧桐威看了看他,說道“希望大家都能找到一個好的工作”說罷他從身上拿出一個包裹放在了桌子上,轉身離開了。

在出租屋裡,寧桐威將西服脫了疊放整齊好好的放在了,自己的行李箱內,隨後乘車離開了三陽市。

下午,騰陽省楊城市火車站。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寧桐威戴著一個黑色的棒球帽走出了出站口。

他招招手攔停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

“你去哪裡”“師傅,去一下萊寧街,焦溪酒吧!”

“得嘞,我們出發了!”

司機說道,“你是來這裡旅遊吧?

聽著不像本地人”寧桐威聽後說道“是的,師傅,我是三陽市的人。”

“三陽市,不算太遠!”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開車的師傅便在路邊停了車,說道“到了!”

寧桐威站在焦溪酒吧門前,看了一會,轉身來到旁邊一家叫卡倫的酒店。

“來個單人間。”

寧桐威推開門說道。

“請稍等先生!”

很快辦理好了入住,寧桐威來到位於三樓的房間,他看了看在旁邊的焦溪酒吧,從口袋中掏出一支菸,慢慢的點燃後一邊吸著一邊看著窗外。

夜晚往往來的快去的也快,寧桐威走進酒吧,熟悉的來到了吧檯,說道“來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