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還是公子!

這天三陽市的太陽格外的刺眼,寧桐威躺在地上,用手使勁的抱著自己,就在這時,一聲強烈的汽笛聲響了起來,“誰啊,你們不認識本少了嗎?”

寧桐威扶著地,慢慢的站了起來,用手指著車裡的人說道“我可是三陽雙傑的寧少。

你們算什麼東西!”

路邊的人說道“切,什麼三陽雙傑,什麼寧少,如今就隻剩三陽英才的秦少了。”

寧桐威聽後,大笑了起來,說道“我竟然不是少爺了,什麼秦少什麼英才。”

車裡的人看到他慢慢的挪開了,便一踩油門離開了,好巧不巧,剛走到的路中間的寧桐威,被一輛疾馳而過的汽車撞倒在地。

寧桐威躺在地上捂著左邊的胳膊,疼得在地上翻滾著。

路邊的人看到後,嚇得西散而走。

寧桐威叫喊著“你們這些喪良心的,趨炎附勢的傢夥!”

“寧公子,好久不見啊!

彆這樣大叫大喊的了,再這樣叫喊,恐怕全騰陽省都要知道你是誰了!”

這個說話的人正是秦少秦煒滔。

寧桐威抬頭看了看,說道“原來是秦少啊!

專門來看我的笑話,如今冇有人可以跟你爭了,你是不是很滿意啊?”

“寧少這話從何說起,我可是特意來此看望老朋友的。

如果不嫌棄,我們能不能換個地方說話!”

寧桐威聽後,說道“找我有何事!

我如今的模樣,還能做什麼。”

他一邊說著,一邊揉了揉剛纔被撞的胳膊。

秦煒滔笑著看了一下身後的隨從,說道“你會知道的”,說罷,兩個人一邊一個,架著寧桐威就到車上了。

秦少看後莫名的笑了笑,說道“我們走!”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秦煒滔的車來到了一個庭院停了下來。

院子裡有遊泳池,涼亭等。

秦煒滔拍了拍車門,說道“把他帶下來。”

說後便下車進到院子裡。

“爸,我回來了!”

秦煒滔看到一個雙手背後的中年男人說道。

“呦,兒子回來了,快坐吧!”

這個男人是秦代洪。

秦煒滔說道“寧桐威,我把他帶來了!”

秦代洪聽後,說道“乾的不錯,這件事還得是交給彆人最好!”

不時,從下麵來了兩個人,架著寧桐威來到了房間裡,寧桐威看到秦氏父子後說道“呦嗬,難得難得啊!

這是找我有何事啊?”

秦代洪聽後,說道“如今你冇有任何的棲身之所,難以維持生活,不妨考慮一下,和我們一起做事!

不知寧公子意下如何啊?”

寧桐威聽後,笑了笑說道“我如今的身份還能做什麼,再說我還能任你擺佈,彆在這裡假惺惺的。”

秦代洪聽後,說道“我會給你三天的考慮時間!”

寧桐威看了一下房間周圍,說道“什麼事情?

非得需要我!”

秦煒滔聽後,說道“你說乾不乾就行了?”

寧桐威聽後,白了他一眼說道“我不用考慮了,我是不會乾的。”

說罷,他轉身便走出了房間。

離開秦家後,他來到了城郊的禺山,望著下麵的繁華都市自言自語的說道“我還是一個公子”說罷,便忍不住痛苦了起來,就在這時身後突然出現一個人叫了一聲“公子,我們來了!”

寧桐威摸了摸臉,說道“我還是公子嗎?”

“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