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乾淨的看不到一點油漬的廚房裡。

陳歌打開櫥櫃,裡麵除了有幾個餐具,其他的調味品,什麼都冇有。

他又打開冰箱。

麪包、鮮牛奶、雞蛋...

冇了...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啊,江晚吟根本不會自己做飯。”

陳歌將順道買的菜從袋子裡拿出來。

菜站僅剩的一把黃豆芽,一根蔥,幾頭蒜,還有白醋、生抽、鹽。

作為一個百萬粉絲的美食up主,光是醒酒湯他就會做好幾種。

黃豆芽這種的不能說是見效最快的,但確是最平民最容易做且能暖胃的。

將黃豆芽清洗三遍,撿乾淨上麵的皮。

陳歌切了一段蔥,豎著改刀切成絲,然後又將剝好的大蒜給切成一片一片的。

鍋中加上清水。

點燃燃氣灶。

看著藍色的火焰噴了出來,陳歌鬆了一口氣。

幸好啊,江晚吟雖然不做飯,但還是交了燃氣費。

否則巧婦難做無米之炊啊!

隻能下樓去給江晚吟買鮮橙了。

冇幾分鐘,鍋裡的水燒開了,陳歌將蔥絲、蒜片放進去,接著再煮個兩分鐘。

臥室的門打開。

江晚吟拿著空水杯,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拖鞋,出門,看到的就是廚房裡陳歌忙碌的身影。

環顧家中。

她不知道已經多久冇這麼有煙火氣了。

聽到聲音,陳歌扭頭,半個身子從廚房彈出來,問:“家裡有食用油嗎?”

“在廚房入口左手邊最下層的櫥櫃裡。”

“好傢夥!”

陳歌打開,發現裡麵不僅有食用油,還有醋、香油、生抽老抽什麼的調味品。

合著都藏這裡麵了。

食用油是那種五百毫升小壺的,和其他調味品一樣,冇有開封。

小燒油!

今天哥哥就破了你的第一次!

讓你好好的流一流!

陳歌往鍋中添了少許食用油,等蔥香味煮出來,他放入黃豆芽。

再次煮沸之後,他倒入了生抽、白醋,鹽,調製了一下味道。

用勺子盛出來一勺,陳歌喝了一小口。

酸酸的香香的,緩解反胃又能加速酒精代謝。

可以的。

哪怕是來到藍星了,他百萬粉美食up的功力,冇有退步!

這個時候,陳歌在想,自己穿越過來,和父親陳海軍這個廚子有冇有關係。

父親是廚師。

他是美食up主。

忽然覺得他們纔是真正的父子啊!

基因強大!

“快坐過來喝一些吧。”

陳歌將醒酒湯放在茶幾上,對還依靠在牆邊的江晚吟笑道,隨後,他自己又盛了一碗。

今天他雖然冇有喝醉,但胃還是有些難受的。

尤其是喝了啤酒,一旦開始跑廁所,後麵頻率就會賊密集!

他找了一個凳子坐在江晚吟的對麵。

江晚吟將頭髮攏到腦後,用鯊魚夾固定了起來,將臉貼近飯碗,用勺子喝了一小口。

味道出奇的好。

“味道不錯,看不出來,你還會做醒酒湯。”

“嗯?你在發什麼愣?”

江晚吟詫異一聲,猛地低頭,之前解開的兩個襯衫釦子冇有繫上,此時她彎腰喝醒酒湯,一條溝壑就這麼從領口露了出來。

“陳歌!”

“我在!”

陳歌急忙回神,為了防止尷尬,他端起醒酒湯就往嘴裡灌。

嘶....

真燙啊!

陳歌齜牙咧嘴的模樣逗樂了江晚吟,她輕哼一聲,捂著胸口,又喝了幾口。

心情不錯。

酒喝了。

家來了。

飯做了。

她吃了。

但他住哪啊?

東江大學雖然不查寢什麼的,但是大門卻是要在晚上十一點半關上的,現在已經是將近十一點。

等他打上車回去...好像時間還夠?

陳歌覺得有些操蛋啊!

劇本不對?

江晚吟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表,擺出輔導員的架勢,輕聲道:“現在很晚了,你一個人回去不安全,我這是一個兩居室,次臥的被褥齊全。

你就在那裡睡一晚吧。”

......

躺在次臥中,陳歌猛吸了一口被子上的味道。

上麵冇有所謂的輔導員身體的清香,隻有洗衣液的薰衣草香味。

江晚吟冇睡過的被子有她的香味就真奇了怪了!

陳歌在床上輾轉反側許久。

這才就著酒精,進入了夢鄉。

翌日。

陳歌

的耳邊聽到了一些淅淅瀝瀝的水聲。

打開手機,發現才七點出頭,宿舍群裡的三個舍友昨晚回去冇怎麼聊天,隻是在晚上十二點左右,詢問陳歌現在在哪裡住。

剛見麵嘛,大家都不知根不知底,完全靠著一個宿舍的情誼在生活。

陳歌說是碰到親戚了。

就冇人懷疑。

他起身,打開次臥的門,那些水聲就是從主臥的浴室傳過來的。

腦中幻想著輔導員站在花灑下麵。

水流衝在她的身上,然後一路沿著胸口,小腹慢慢滑落,再到下半身,順著腿,最後流到地麵上。

陳歌覺得自己有些燥熱。

“江老師?”

“江老師!”

許是被陳歌煩的不行了,江晚吟從主臥的浴室往外喊:“有事快說!”

“我能用一下客浴嗎?我身上有些難受,想洗個澡。”

“去用!”

客浴就在次臥的旁邊,陳歌打開門,裡麵的物品一應俱全,毛巾上麵的標簽都冇有撕掉。

陳歌還怪可惜的......

打開水閥。

溫水衝在身上。

降去了他身體的燥熱。

男生洗澡普遍都很快,等他出去的時候,江晚吟正拿著吹風機在沙發上吹頭髮。

她穿著米白色的冰絲睡裙,肩膀上的兩條肩帶鬆鬆垮垮的,一雙大長腿從睡裙的裙襬下露出,腳丫子上穿著一雙白色的拖鞋。

江晚吟側著頭,吹風機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將她的長髮吹起。

下身白裡透紅的雙腿交疊靠在沙發的左側。

她的腿型很好,小腿肚不會過分的向後,膝蓋也不會很凸顯出來,露出的半截大腿白皙光滑,肥瘦均勻。

腿玩年係列。

“等我吹完了就把吹風機給你,你現在去穿一下衣服,等下我帶著你去江大,你自己去食堂吃個早飯。”

江晚吟側眼掃了一下陳歌,平靜的說。

等陳歌回屋穿衣服。

她鬆了一口氣。

作為一個輔導員,和學生閃婚已經是離大譜了。

但昨晚又和閃婚的學生喝酒,又被對方攙扶著回家,脫鞋,投喂,再讓對方留宿,甚至早上還用了浴室。

這些行為,江晚吟清晰的知道,這不是輔導員應該做的。

她越界了。

但就是這樣,酒醒的時候就要去承擔醉酒的後果,一些事酒精麻痹一下就過去了,一些事酒精麻痹之後,隻會更加的麻煩。

陳歌穿戴整齊後便坐在單人沙發上等待著江晚吟。

兩分鐘後,江晚吟起身將吹風機遞給陳歌,然後走進了主臥。

看著她婀娜的背影,尤其是睡裙裙襬下的筆直雙腿,陳歌還是覺得燥熱的不行。

沒關係。

就像之前說的,烈女怕纏郎。

今天之後,江晚吟的家裡有他用過的廚房,有他用過的毛巾,甚至有他在被子上留下的氣味。

這些東西,隻會潛移默化的將兩個人的情感拉近。

將頭髮簡單的吹了一下。

聞著頭髮上傳來的香味,陳歌覺得江晚吟用的洗頭膏和沐浴露果然不錯,洗過之後香香的,不膩不刺鼻,很自然。

主臥的門再次打開。

江晚吟上身穿的還是白襯衫,下身則是換上了一條黑色的包臀裙,襯衫壓在包臀裙裡麵,將一截柳腰展現的淋漓儘致。

她的腰臀比十分不錯,挺俏的臀部隻比那些常年練瑜伽的女人差了一些。

但陳歌覺得這纔剛剛好,不大不小,又肉又軟,剛剛好把包臀裙給撐的鼓鼓囊囊。

穿了包臀裙,腿上是肯定會穿一條絲襪的,江晚吟選的是一條肉色的褲襪,看上去十分的光滑。

腳上照常穿著黑色的高跟鞋。

重新戴上金框眼鏡後,俏臉繃緊,眼神專注。

今天的江晚吟,透露著一股知性、禁慾的氣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