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有人說美女的屁都是香香的,甚至延伸出了什麼奶嗝、奶屁。

但真正見識過美女嘔吐之後。

你就會發現,彆說屁了,從美女嘴裡麵走出來的東西都是那種酸味,後門出來的東西能好聞了?

陳歌一手拿著江晚吟的眼鏡,一手拍打在她的後背,讓她能舒服一些。

許久後。

江晚吟慢慢蹲了下去。

吐過後,江晚吟的意識清醒了許多,她一張臉通紅,兩行淚珠還在眼角掛著,整個人顯得楚楚動人。

察覺到身邊的陳歌已經消失不見。

江晚吟扭頭,夜晚的烤串店不到淩晨一點,基本上就是一個人聲鼎沸。

往來的行人臉上表情各異。

那些現在陪伴在一起,相互甜蜜依偎的情侶,等到了大四,又有幾對能接著走下去的呢?

“嗬......”

江晚吟臉上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冇有人會一輩子陪你。

就當她產生這個念頭的時候,身後的一道熟悉的聲音忽然傳進了她的耳朵。

江晚吟扶著樹乾起身,穿著高跟鞋的她踉蹌了一下。

陳歌急忙扶住。

“你去哪裡了?”

“去買水了啊?”陳歌晃了晃手中一塊錢一瓶的冰露,笑著說:“你吐了這麼久,嘴裡不覺得沙澀有異味呀?來,漱口水。”

說完,陳歌貼心的將瓶蓋給擰開了。

江晚吟看著臉上帶著溫和笑容的大男孩,這一刻的心情,有些複雜。

她將水接過去。

然後一口將瓶口給含了起來。

陳歌驚了一下,他前世接觸過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是把上嘴唇給鑽進瓶口,然後小口的飲水,像江晚吟這樣的,隻出現在男人身上。

塗著大紅色口紅的嘴唇將瓶口箍的緊緊的。

輔導員的臉頰因為液體的進入鼓了起來。

陳歌嚥了口唾沫。

江晚吟漱口用了半瓶水,旋即將瓶子還給陳歌。

“這水多少錢,我給你轉。”

“一百。”

江晚吟盯著陳歌。

“好吧,一塊錢。”

陳歌說完,就看到江晚吟去直筒褲的褲兜裡摸手機,他笑著甩了甩江晚吟米白色的小挎包,“彆找了,手機在這裡麵呢。”

“給我。”

江晚吟說。

夜色喧鬨之中,一個身穿白襯衫直筒褲踩著高跟鞋的都市麗人,對一個正在長身體的大男孩,說出了“給我”。

如果這不是在大街上,而是在房間裡。

陳歌可能會答應,然後狠狠的給她。

但如果就是如果。

“不給,我還差你這一塊錢啊?上次你騙我婚,九塊錢的工本費裡麵不是有我四塊五嗎?我還冇給你,就當這瓶水還了一塊錢吧。”

江晚吟看著陳歌,幾秒後,她點點頭。

很多時候就是差一個理由。

冇多久,騎著迷你電動自行車的代駕到了。

陳歌把鑰匙給了對方,然後扶著江晚吟坐上了後排。

“師傅,開車去東湖佳苑三號樓一單元。”

“好嘞!”

車子啟動。

路上的顛簸讓江晚吟有些不適感,她眉頭緊皺,一隻手捂在了肚子上。

“你胃難受嗎?要不要去藥店買一盒海王金樽?”

江晚吟冇理他。

而是靠在了座椅靠背上,腦袋側著看向窗外。

風景一幕幕的飛快向後撤退。

陳歌在這個時候打量著江晚吟的側顏。

很美。

從側麵看,對方的臉不再嚴肅認真,一頭長髮散披在後背,看上去有種純欲的氣質。

冇多久。

陳歌發現江晚吟竟然睡著了。

他讓師傅開的稍慢了一些,路過即將關門的菜站,陳歌急忙跑過去,好說歹說讓老闆又拉開了捲簾門,買回一些菜來。

上車後。

代駕師傅輕聲笑著,“小夥子,這是你女朋友?”

陳歌:“是老婆。”

他說這話的時候冇有發現江晚吟因為車停下一陣的原因,睜開了眼睛。

聽到陳歌嘴裡“老婆”兩個字。

江晚吟冇有反駁,而是接著,閉眼,睡覺。

五分鐘後。

代駕師傅將車停在了小區三號樓前的地上停車位上,那些冇有停車位前冇有用白色油漆寫著車牌號的車位,是供小區業主臨時停靠用的。

很多冇有買車位的人,經常霸占著。

陳歌一手提著菜,一手架住江晚吟,乘上了電梯。

叮!

電梯門再次打開。

陳歌看了一下,這小區應該是最近十年以內建成的,不是那種一層隻有兩戶的老小區亦或者豪

華小區。

在電梯門的左側儘頭,是601。

“江老師,你家密碼是多少?”

江晚吟睜開朦朧的眼睛,看了下密碼鎖,“#*1123”

“什麼?”

#*?

誰家密碼鎖開頭用這倆符號啊!

陳歌試著按了一遍,門打開了。

江晚吟的家和她本人一樣,主打的就是一個黑白簡約色調,一點都不像是女孩子的家。

房間內物品擺放工整,地麵一塵不染。

陳歌將江晚吟放到臥室的大床上,然後蹲在床邊,抓住她的腳腕,將高跟鞋脫了下來。

江晚吟的腳上穿著一條非常薄肉色絲襪,是那種直到腳腕的短襪。

怪不得看上去和冇穿似的。

透過絲襪,能看到她左腳上,五根可愛的腳趾,這個時候,腳趾微微蜷縮了一下。

江晚吟的聲音緊跟其後。

“陳歌,放開我,我是你的老師。”

“是,我知道你是我的老師,但老師也不能穿著鞋子睡覺啊!”

陳歌抓住江晚吟試圖逃脫的腳腕,將上麵的肉色絲襪也褪了下去,絲襪很薄,脫著脫著就捲成了一團。

她的腳很瘦。

失去絲襪的遮掩,腳背上依稀能看到一根根青色的血管,棱角分明,五根腳指頭上塗著很不容易讓人看出來的桃粉色甲油。

這腳可能是很多腳控的夢中情腳了吧?

害怕江晚吟發怒。

陳歌麻利的放下左腳,然後如法炮製的又將右腳的高跟鞋和絲襪脫下。

至於褲子和襯衫,有一說一,陳歌還冇膽子脫。

去屋外接了一杯溫水,陳歌放在了床頭櫃上。

“江老師,床頭給你放了一杯溫水,你要是口乾了就喝一點,我先去廚房給你燒一些醒酒湯,燒好了我會端進來,你可以先睡會兒。”

說完,陳歌離開臥室。

閉著眼的江晚吟睜開了那雙桃花眼。

陳歌冇看到,這個時候的輔導員滿臉桃花,紅暈從臉一路爬到了脖子甚至鎖骨上,將她襯的成熟誘人。

剛剛陳歌握著腳腕的感覺彷彿還在。

江晚吟拉過薄被。

將開始慢慢發紅的腳鑽進被子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