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江晚吟那張微紅的臉看著陳歌。

皺眉。

“開學第一天就來喝酒了?咱們班同學除了你還有誰?記得少喝一點,早點回宿舍,彆在校外過夜。”

陳歌聞言。

嘿?

又開始端起輔導員的架子了是吧?

他大大方方的坐到了江晚吟的身邊,指著桌子上的空酒瓶,笑道:“江老師還說我們呢,你一個人在外麵喝這麼多酒也不安全吧?”

兩雙眸子對視。

江晚吟覺得陳歌壓根就冇把她當老師。

彆的學生雖然念大學了,但是因為九年義務教育,對老師還是出於本能的敬畏,隻有這個陳歌,還敢說她騙婚。

說話的語氣也不像是一個普通學生對老師說的。

難道僅僅是因為那一張結婚證?

在江晚吟思考的時候,陳歌已經拿起桌子上的肉串吃了起來,邊吃邊看著江晚吟。

酒喝多了就會熱。

江晚吟將襯衫的兩個釦子解開,露出了一片白皙的胸脯,以及凹陷下去的精緻鎖骨。

陳歌咂舌。

不愧是能騙他結婚的女人啊!

果然漂亮。

“那你吃吧。”江晚吟拿起了放在自己左手邊的包包,“我先走了,賬我已經結過了,記得早點回宿舍。”

誰知陳歌也跟著起身。

“那我也走,江老師你要去哪裡呀?我陪你。”

烈女怕纏郎啊,陳歌覺得這個道理冇錯。

江晚吟已經把眼鏡給戴上了,聞言,語氣頗顯無奈。

“陳歌,我是你老師。”

“我知道啊,江老師。”

陳歌眨眨眼。

江晚吟一屁股又坐在了座位上。

行,不是要吃嗎?

那接著吃。

有服務員路過,陳歌又要了四瓶啤酒。

江晚吟就在他的對麵,沉默不語,彷彿當他是空氣一樣。

陳歌笑著問:“江老師,你為什麼要閃婚呀?”

江晚吟抬頭,“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彆過問。”

陳歌:“我隻是適當的關心一下我的老婆而已,怎麼了?”

啪!

江晚吟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胸口因為生氣而劇烈起伏著,“陳歌,我是你的老師,請你今後彆說這種不合適的話了。”

“明明是江老師拉著我結婚的...”

陳歌現在特彆喜歡看江晚吟將那一股禁慾的氣質崩毀,氣急敗壞的樣子。

這樣的她,身上更有煙火氣。

不像是今天下午開班會時,一整個人都是一副端著的模樣。

看著十分不好相處。

呼...

江晚吟徹底無奈了。

陳歌拆開一套餐具,將酒杯滿上。

“江老師,碰一杯嗎?”

“不用。”

“江老師,真的不來?”

“不來。”

“江老師,這四瓶喝不完我不走!”

“那你給我來一杯吧。”

就像是張博文,有了第一杯就會有無數杯。

兩個人從一瓶,到兩瓶。

陳歌微信裡的宿舍群已經炸開鍋了。

【陸岩:老二,你上個廁所需要半個小時的?】

【鄭子龍:你不能是躲酒去了吧?】

【張博文:但願長醉不複醒!】

陳歌失笑,回覆:

【陳歌:我剛剛碰到一個親戚,所以就不回去了,你們吃完了直接回學校就好,賬單記得發我,我給你們轉錢。】

打著字,陳歌抬頭看向臉頰越來越紅的江晚吟。

老婆,也算是親戚的一種吧?

【陸岩:那我們要不要和你親戚見個麵問聲好啊?】

【陳歌:不用,我這個親戚很凶,你們彆來,吃完了回去就好。】

陳歌嗬嗬一笑。

問好?

過來了嚇死你們!

擺平宿舍裡的三個舍友,陳歌再次看向江晚吟。

對方好像已經喝多了,此時已經半個身子趴在了桌麵上,胸前的豐滿和桌麵擠壓,從襯衫釦子的縫隙中,能看見對方白色蕾絲花邊的小衣服。

“陳歌...我是你老師...不許無禮...”

陳歌輕笑出來。

都醉成這樣了還端著呢。

我肯定知道你是我老師啊...

網上有段子說,當一個女人會當著你的麵喝醉,那她心裡一定是信任你的。

陳歌不知道這句話對不對,但他卻願意去相信。

宿舍的三個舍友剛剛發訊息來說要回宿舍了,陳歌看向江晚吟,走到她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江老師,你還可以嗎?”

江晚吟抬頭瞥了陳歌一眼。

一雙好

看的桃花眸子此刻含水,嫵媚到了極點。

行了。

知道這是不行了。

起初陳歌看到江晚吟桌子上那五個瓶酒瓶子還以為對方酒量多好呢,結果就這...

上了一個廁所後。

等陳歌回來,江晚吟已經徹底趴在了桌子上。

這一下換陳歌無奈了。

這麼一個大美女,他到底該怎麼安置?

“江老師,我送你回家吧,你家在哪裡?”

“江老師?”

“江老師?醒醒?”

“東湖佳苑,三號樓一單元,601。”江晚吟報出來一個地址,旋即又從包裡拿出一串車鑰匙。

陳歌一看,還是奔馳的三叉標。

和他想的一樣,江晚吟的家世應該還可以。

普通人的家庭其實很難培養出這種,十五歲進少年班,二十一歲碩士畢業,成功留在學校進修博士的孩子。

他看了看包廂,最終一咬牙,走到江晚吟身邊,將她的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就這麼架著江晚吟往外麵走。

賬單他已經結過了,就幾瓶啤酒,不貴。

軟玉在懷,半倚半靠,一股木質清香混合著酒精的味道傳入陳歌的鼻頭。

掛在他身上的美女輔導員嘴巴裡不知道嘟囔著什麼東西,他細細的聽了一下,好像是“媽媽”什麼的。

這一刻。

陳歌忽然覺得。

外表精緻,氣質禁慾,教授眼中的天才,學校公認的第一美女,其實也有著她自己的情緒,和內心的一片狼藉。

如果將孤獨分等級。

一個人喝酒,不亞於一個人去旅行了。

是甜是苦,混雜著酒水,都一併咽在了肚子裡,讓自己慢慢去消化。

誰也幫不了你。

抱著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還在吃串的客人紛紛露出羨慕的目光,陳歌一路架著江晚吟走出燒烤店。

晚風吹過來。

帶來的是江晚吟長長的髮絲,打在臉上,癢癢的。

以及江晚吟的那一聲“嘔”。

......

喝完酒之後被冷風一吹,十分容易反胃上頭。

江晚吟瞬間清醒了過來。

她跑到一棵樹前,單手扶著樹,彎腰,將臀部的腿部的曲線展現出來。

陳歌小跑過去,拍打著江晚吟的後背。

幾秒後,江晚吟又把眼鏡遞給了陳歌。

“不許看。”

“嗯?”

江晚吟的桃花眼裡飽含因為嘔吐而產生的生理淚水,一雙眼睛更加的誘人了。

她側著頭看向陳歌。

嘴角還掛著銀絲。

“我說,你不許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