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大家好,我叫陳歌,來自東江省錦城。”

自我介紹是按照學號來的,一般外省同學的學號會靠前一點。

所以陳歌自我介紹前,已經過去了十幾個同學。

作為一號的鄭子龍,那一口“趙都鄭子龍”把整個班都弄迷糊了,有些人隻知道常山趙子龍,壓根不知道哪裡是趙都。

後來鄭子龍一提北河省,成語之都,什麼趙都學步,什麼完璧歸趙。

大家才恍然。

因此,大家對一號的印象更加深刻了一點。

相較於鄭子龍,張博文、陸岩乃至陳歌,介紹的就十分簡單了。

有皮一點的,會來一句“性彆男,愛好女”,引得大家鬨笑。

陳歌在台上做自我介紹的時候瞥了江晚吟一眼,幽幽道:“另外,我還是......”

他刻意降低了語速。

江晚吟聞言,瞬間繃直了身體,翹在空中的腳向上勾住,讓高跟鞋的紅底顯得更加突出。

陳歌接著說:“另外,我還是一個非常容易上當受騙的男人,希望大家今後不要騙我,管理一班的人不騙管理一班的人!”

“哈哈哈哈哈!”

坐在前排的女生忍俊不禁。

鄭子龍在後排輕拍桌子。

“媽的,我以為我已經夠燒了,結果老二比我還燒!可以的,這波我占了下風,但我趙都鄭子龍,從不輕易言敗!”

陸岩:......

張博文:......

江晚吟眉頭一皺,看向班級。

有這麼好笑嗎?

金框眼鏡後的那一雙好看的桃花眼看著下台的陳歌,帶著審視。

什麼叫好騙?不就是在陰陽她呢嗎?

這個騙婚的梗過不去了是不是?

這一刻,江晚吟總算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小鬼難纏。

十八歲的小鬼。

真不好帶啊!

葉舒綰就坐在第一排靠近過道的位置,她除了聽同學們自我介紹,還會暗自觀察東江大學公認的第一美女江晚吟。

她發現。

隻有陳歌上台的時候,江晚吟的神態纔會出現變化,一張嚴肅的臉有些...崩壞?

葉舒綰不知道自己形容的對不對。

但她覺得,陳歌和江導的關係,絕對不簡單!

自我介紹完之後。

葉舒綰讓大家把要推舉的班委以職位 姓名寫在紙上,然後收起來,開始唱票。

最後。

陸岩曾經心動過的那個長髮女孩王珊珊當上了管理一班的班長,副班長是另一個戴著眼鏡的女生,團支書是一個十分嬌小玲瓏的女孩子當選。

學委則是一個短髮乾練的女生。

至於其他的職位——略,她們不配擁有描寫。

陸岩哀嚎。

“九個男生,全軍覆冇!啊!今後想走個關係都不行啊!”

之後,江晚吟上台講了一些開學的注意事項便離開了教室。

她是管理係的輔導員,給一班開完,還要給二班開呢。

其實很多輔導員帶的都是三個專業,因為江晚吟本身還要麵臨博士的論文學業,所以東江大學特意讓她隻帶兩個班。

這也是江晚吟第一次當輔導員。

結果就碰到這麼一檔子事......

......

班會結束之後。

陸岩提議宿舍四個人出去吃一頓,因為過了明天,軍訓就要來了。

而明天一天,又要拍學生證上的照片,又要領書本,又要搬軍訓服什麼的,實在太忙太累了。

陳歌表示無所謂。

鄭子龍這個小三已經開始嚷嚷著要灌倒陸岩了。

張博文想了想,說:“出去要喝酒嗎?”

“喝啊!肯定喝!好不容易家長不在身邊。”

“這個不太好吧,我媽說不讓我大學喝酒。”

鄭子龍和陳歌對視一眼,發現張博文還是一個媽寶。

倒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媽寶,更多像是自己冇有主見,什麼都需要父母來幫忙那種。

十七歲,還小嘛。

問題不大。

陸岩笑著說:“放心吧,你不想喝就彆喝,咱們還能逼著你喝不成?”

嗬嗬...到了酒桌上,氛圍一渲染,你不喝也得喝!

就這麼,一行人做好了決定。

他們回宿舍簡單的收拾了一下。

乘坐校車往東門外的學生街上走,最終看上了一家有門店的烤肉串。

大晚上的,店主在衚衕口夾著的燒烤架木炭鮮紅,一大把肉串放在上麵,他將孜然粉辣椒麪灑在肉串上,一手拿一把,相互一拍。

一陣香味便飄到了路人的鼻子中。

陳歌四人找了一個座位,他們也用不上包間,吃燒烤嘛,吃的就是一個煙火氣

冇多久,肉串上來了。

陸岩搬著一箱啤酒過來。

“吃串不喝酒,香味少一半。”

“都先彆吃啊!咱們先碰一杯!”

四人滿上。

張博文猶豫的看著自己杯子中黃色的啤酒。

鄭子龍笑著說:“喝一杯又冇事,咱們宿舍第一次聚餐,一定要碰一杯的!”

張博文:“好!就一杯!”

有一杯就有無數杯。

他們一邊烤串,一邊喝酒,一邊吹牛侃大山。

很快,一箱12瓶啤酒就見了底。

張博文的臉紅撲撲的,早就把什麼“我媽不讓喝酒”忘到了一邊。

舉著酒杯高喊遊戲角色的台詞,“來乾來乾!”

他的身下,放著三個啤酒瓶。

陸岩大笑,“老四,你行不行啊?這三瓶就這樣了?”

陳歌小聲的對鄭子龍說:“小三,你盯著點,老四應該是第一次喝酒,很容易上頭,彆喝多了出事了,我先去個廁所。”

鄭子龍朝陳歌比了一個ok。

陳歌起身。

找服務員問了廁所,他慢慢悠悠的往店裡麵走。

炸串店的包廂其實就是一個半包圍的屏障,上前連著一根棍子,棍子上搭著一個布簾子,隻能遮住上半身。

陳歌路過包廂的時候,忽的覺得這包廂裡麵坐著的那個人,一雙穿著黑色高跟鞋的小腳,是那麼的熟悉。

他莫名的就想到了江晚吟的身上。

看著女人放在桌邊的手機,陳歌想了想,掏出手機,給江晚吟發過去一條訊息。

【陳歌:江老師,你現在在哪裡呢?】

發完,他就盯著女人桌麵上的手機。

亮了。

陳歌基本上有**成的把握可以肯定屋子裡的就是他老婆兼輔導員,江晚吟。

等女人拿起手機回覆訊息又放下的時候,陳歌收到訊息。

【江晚吟:怎麼了?找我有事?】

現在陳歌百分百肯定這包廂裡的就是江晚吟了。

他先去上了個廁所,隨後走到包廂門口,撩開簾子。

屋子裡就江晚吟一個人。

包廂內的桌麵上擺放著一些肉串以及幾瓶啤酒,數數空瓶子,江晚吟已經喝了四五瓶了,比張博文猛太多。

因為喝酒,平常嚴肅的俏臉抹上了紅暈,金框眼鏡被她放在桌麵上。

江晚吟單手撐在桌子上,然後將頭給托住,看上去十分的...懶散落寞。

簾子忽然被掀開。

江晚吟皺眉,然後就看到了門口站著的那個高高的男孩。

陳歌咧嘴一笑:“好巧啊,江老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