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

誘人的紅唇夾著杯口。

胸前的襯衫被弄的鼓鼓的。

陳歌走過去。

江晚吟警惕的看著他。

“陳歌,你想乾什麼?”

“老師,我想和你聊聊。”

陳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他歎了一口氣。

江晚吟詫異的看向陳歌。

“老師,你說我這種磕壞腦子,知識點反應遲鈍的人,會不會掛科呀,你說我爸媽花錢供我上學。

我寒窗苦讀十二年,結果一下子,如果不是認真的想,就跟冇學過一樣。

是不是對不起他們呀?”

說著,陳歌可憐巴巴的看著江晚吟。

江晚吟聽著有些心疼。

她能理會陳歌這種心情,努力學習了那麼久,結果直接被物理消退了,放誰心裡都不舒服。

尤其是陳歌平常看起來大大咧咧的。

但大大咧咧的人,其實很多人心裡都藏著事。

這些人天天安慰彆人,但誰來安慰他們呢?

江晚吟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變得柔和,“陳歌,沒關係的,今天我上課也發現了,你就是反應遲鈍了一些。

等我幫你過一遍,重新加強一下記憶,這些知識還是你的。”

“真的嗎?”

陳歌一下子抓住了輔導員的手,眼睛裡充滿希冀。

自己的手置身於兩張更大的手中,陳歌的體溫很高,江晚吟覺得熱熱的,臉上,也開始泛起紅雲彩。

麵對這樣的陳歌,她不忍將手抽出來。

伸出另一隻手,江晚吟摸摸陳歌的腦袋,“真的,我相信你,陳歌。”

陳歌心想,還是得賣慘呀!

看著輔導員鼓鼓的胸口,陳歌一下子撲了上去!

江晚吟一下子驚叫出來。

但陳歌下一秒已經抱住了她的腰,將臉埋在對方的懷抱中。

——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幾秒後。

陳歌柔柔的聲音傳過來。

“老師,謝謝你。”

江晚吟歎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她怎麼能想歪呢?

她摸摸陳歌的腦袋。

像是對他的鼓勵。

直到江晚吟察覺到陳歌開始有些不老實,一下子站了起來,臉色漲紅,胸口氣的劇烈起伏!

“陳歌!你太過分了!”

“江老師...”

陳歌還是那一副受傷的小奶狗模樣。

江晚吟發現陳歌是真不要臉啊,竟然騙她的同情心!

氣的她直接打過來。

陳歌立刻往後撤。

“老師,彆,不敢了不敢了!”

江晚吟今天是真的被陳歌氣到了。

疼得陳歌齜牙咧嘴。

他努力往後縮,結果穿著拖鞋的江晚吟一個踉蹌,趴到了沙發上。

陳歌見狀,一下子把江晚吟給按住了。

他的手臂被打的泛紅。

陳歌壞笑。

江晚吟覺得大事不妙,急忙起身,結果被陳歌攔腰抱起。

“陳歌!你彆亂來,我是你老師!”

“老師!體罰學生的老師應該受到懲罰!”

白板、記號筆、書本、穿著ol製服的老師以及他這個...學生。

還有什麼時候比現在更適合玩角色play的嗎?

陳歌坐在沙發上,將江晚吟趴著放在了他的大腿上。

這種極度羞恥的姿勢讓江晚吟受不了。

她掙紮著上半身,一雙光潔的腿也在撲騰著。

放置於自己大腿上翹臀。

因為他的身體給趴著的江晚吟起了一個支點,江晚吟本就挺翹的臀部在包臀裙中更加的挺翹了。

曲線完美!

陳歌嚥了口唾沫。

眼睛有些發紅。

陳歌一下子就打了上去。

“陳歌!”

江晚吟的身體一下子軟了下去,陳歌發現,輔導員的身上通紅,甚至在發燙,不著一物的雙腿泛起嫩紅。

冇有了抵抗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