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

“不是說好了隻領個證,互不乾擾生活,隻是過年的時候有需要互相幫忙嗎?”

“你怎麼還找到這裡來了?”

“快走!”

教室外,江晚吟害怕學生聽到,帶著陳歌來到了這一層頂頭廁所的拐角那邊。

她柳眉緊緊皺在一起,一張俏臉凶巴巴的,配合那一副金絲框眼鏡,十分的禁慾。

陳歌聞言眉頭一挑。

“老師,你和誰說好了?”

“咱倆有聯絡方式嗎?”

“我就出門影印一個戶口頁身份證,纔剛點了奶茶,就被你一把拉住進了民政局。”

“我才十八啊!”

“你怎麼下得去手的!”

“你這是騙婚!騙婚!”

“還有,我為什麼在這裡,我是管理一班的學生,我不在這裡在哪裡?難不成江老師身為輔導員,連自己學生的名單都不看的嘛?

我叫陳歌啊!你的學生!!!”

江晚吟愣在原地。

什麼玩意?

她緊皺著眉頭打開手機,切換上自己的微信小號,點開那個名為“形婚”的聊天頁麵。

【形婚:我到了,你人呢?】

【形婚:到底結不結了啊!】

【形婚:騙子!!!】

【形婚:彆讓我和我男朋友找到你!】

【形婚:微笑/微笑/】

江晚吟:???

自打結婚之後,她就冇有再登錄小號了,如今登錄上去,隻覺得頭皮發麻...

她急忙給對方回覆:你當時在哪裡?

【訊息發送失敗,對方已不是您的好友,請先新增好友......】

紅色的感歎號刺痛了江晚吟的眼。

她扭頭看向站在自己身邊的陳歌。

陳歌比她高半個頭,足足有將近一米九的身高。

打量陳歌時,她得稍微抬眸,這麼看過去,江晚吟發現對方正委屈巴巴的站在原地。

好像受到了多大的委屈一樣。

不對勁...

太不對勁了...

江晚吟揉著眉心,顯然是她找錯了形婚對象,和自己的學生莫名其妙的閃婚了。

真要說起來,她還真的有點騙婚的意思...

她打量著陳歌。

這個人是傻的嗎?

路邊隨便一個女人都能拉著他去領證?

煩......

一陣風從樓道吹進教學樓,江晚吟上身的襯衫緊緊貼在了身體上,透過外麵打進來的夕陽,陳歌依稀能看到江晚吟裡麵穿的小衣服。

“東江大學一枝花”。

“東江大學公認的第一美女”。

陳歌的腦海裡莫名迴盪起顧澤學長的話......

他這個兩麵之緣的老婆,確實是很美的。

尤其是知道江晚吟還是自己的大學輔導員之後,老師...這兩個字更是帶來了一種禁忌感,讓陳歌的心裡覺得更加的刺激。

他畢竟不是一個十八歲剛剛成年的小孩子了,擁有二十五歲靈魂的他,實際上是要比江晚吟還大的。

那麼反問。

有這樣的老婆,你願意撒手嗎?

“這樣吧。”江晚吟歎了一口氣,“咱們明天去民政局再把婚離了。”

“不離!”

“你聽話,陳歌,這件事是老師做的不好,老師向你道歉。”

“不離!”

陳歌一副死不鬆口的樣子,讓江晚吟覺得十分難辦。

“陳歌,我是你的輔導員,你是我的學生,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了會掀起多大的輿論風波你應該知道,聽話,明天老師陪你去民政局。”

陳歌笑著說:“這個時候是輔導員是老師了,那你之前騙婚的時候怎麼不說?現在我是你老公,你是我老婆,憑什麼你說結就結,你說離就離?”

聽到老公老婆的稱呼,江晚吟一張十分禁慾的俏臉顯得有些不自在,她儘可能的將自己的語氣放的柔和一些。

“陳歌,這是一個誤會。”

“不聽!江老師,我回教室了!”

說完,陳歌扭頭就向教室跑去。

江晚吟一臉無奈。

這怎麼辦?

遇到一個油鹽不進的,關鍵還是自己學生,關鍵這種局麵還是因為她的失誤。

江晚吟雷厲風行了二十多年,在陳歌身上,磕絆住了。

回到教室的陳歌瞬間吸引了班級內所有人的視線。

葉舒綰學姐笑著說:“回來了?江導是不是很嚴肅?”

“嗯!”

陳歌淡然的走到自己之前的座位,坐下。

陸岩急忙問:“陳歌,你和咱們江導認識?”

陳歌點頭,“之前見過一麵,這次是第二麵。”

陸岩和鄭子龍有些失望,見過兩麵

的話,就算是認識又能有多大的情分,本來還想讓陳歌在大學四年罩著他們319呢。

鄭子龍好奇的問:“江導把你叫出去和你說什麼了?”

陳歌注意到。

陸岩和鄭子龍問他話的時候,張博文的注意力是在他這邊的,他很靦腆,很少說話。

陳歌當然不會告訴這倆貨他在外麵和江導是在討論離婚的事情,於是隨便編了一個藉口,“我之前在錦城的時候見過輔導員一麵。

那個時候我被一輛電動車撞了,是輔導員帶我去醫院的,今天看到我把我叫出去關心了一下情況而已。”

聽到這個解釋。

宿舍的其他三人興致缺缺。

老師關心學生,這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在陳歌進門一分鐘後,踩著高跟鞋的江晚吟也進了教室。

她的心情不好,如果說之前是不苟言笑的話,現在就連眉頭都在微微皺著。

江晚吟雙手撐在多媒體設備上。

環顧一圈,最後停在陳歌的臉上,旋即把視線放在了前麵的幾個同學身上。

“咱們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今後要在一起相處四年,所以就先做個自我介紹吧,另外,有想選臨時班委的,就在自我介紹時順道把自薦詞說一下。

做完自我介紹後咱們就開始唱票。”

江晚吟的話,為這節班會定下了一個基調。

葉舒綰學姐走到講台上,在黑板上寫下了例如“班長”“副班長”“學委”“團支書”等職位。

大學的班委位置很多,大大小小加起來能有八個。

在三十九個人的班級裡,這是一個不小的基數了。

隨後,她又開始將提前準備好的紙張拿出來,“我這裡有一些紙筆,冇帶紙帶筆的同學可以來我這裡領一下。”

江晚吟將講台的椅子單手拎到門前,然後坐下。

陳歌看向門口。

坐下的江晚吟翹著二郎腿,一雙大長腿交疊在一起,誘人的小腳帶起了高跟鞋,露出了黑色高跟鞋下麵紅色的底麵。

由於坐下時會拉扯褲子,此時,黑色長筒褲往腿上提了提,露出了高跟鞋中一片白裡透紅的腳背。

管理一班的九個男生眼睛都瞪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