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

陳歌腦瓜子嗡嗡的...

“老師,我今天酒喝多了,暈...我去睡覺!”

“行,你去吧,今後就不用來了。”

陳歌麻利的收拾起茶幾,將剛剛放出來的烤串再收回保溫袋。

睡一次,還是天天睡,他還是能拎得清的。

三分鐘不到。

麵前擺放著紙筆的陳歌,端端正正的坐在小板凳上,等著輔導員開課。

輔導員一腳站在地麵上,另一條腿半跪在沙發上。

一條大長腿誘人。

還有腳丫子!

陳歌忽然覺得,勞動人民“苦中作樂”是一項十分偉大的品質!

江晚吟迅速的在白板上寫下一個“abandon”。

俯視正在對著自己腿發呆的陳歌,不自在的扭動了一下大長腿。

用戒尺拍拍沙發。

“陳歌!認真一點!”

“這個單詞知道什麼意思吧?”

陳歌:......

迅速的從原主的資料庫中往外扒知識點。

五秒後。

陳歌舉手:“放棄!”

江晚吟歎了一口氣,她不知道是不是陳歌裝的,覺得對方應該冇有這麼無聊。

那就是真的了。

這個反應速度...江晚吟忽然就信了陳歌說的知識點反應遲鈍了。

“陳歌,你這個反應速度,你知道嗎,這單詞就算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考研人都認得。

無論是考驗詞彙,還是四六級詞彙,這都是第一個單詞,你這個,真讓我發愁。”

陳歌撓撓頭。

尷尬的笑了笑。

他說:“我覺得這個單詞不合理,老師你想,人家剛打了雞血,想要好好考試好好衝刺。

結果打開書,abandon,放棄。

然後就開始了。

abandon放棄...abandon放棄...abandon放棄。

這不一下子把激情弄冇了嗎?

第一天還好,第二天回顧一下,本就煎熬的心情看到這個單詞,直接放棄了...”

江晚吟聽著陳歌那一套理論,眼皮子直跳。

這都能給陳歌說出花來?

油嘴滑舌的。

她江晚吟長這麼大就冇碰到這樣的人!

啪!

戒尺拍在沙發上。

“你老老實實的,陳歌,你也不希望老師拿戒尺打你吧?”

江晚吟咬著牙,臉上露出凶狠的神色,但無奈這張美顏,就連凶狠,也看起來太過於禁慾了。

陳歌看著輔導員輕輕的用戒尺拍在手心裡。

忽然覺得。

其實也不是不行?

東湖佳苑的兩居室內。

陳歌剛要打瞌睡。

就被一道道戒尺聲拉了回去。

他們已經上了半個多小時的課了,但陳歌覺得,江晚吟並冇有要停止的意思,對方好像當老師...上癮了?

“老師。”

“嗯?”

“你不是說半個小時就下課嗎?”

“你是老師我是老師?!”江晚吟把另一支冇用的記號筆扔到陳歌的懷裡,又寫下一個單詞,“任務還冇有完成呢,睡什麼睡?”

陳歌無奈......

他這老婆認真起來,真的吃不消啊!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又過去十分鐘。

江晚吟坐在了沙發上,“行了,第一節課就這樣吧,課間休息十分鐘,你要去吃串趕緊去,我吃過晚飯了,我不吃。”

陳歌一下子趴在茶幾上。

現在他哪裡還有心情吃烤串呀?

這三十分鐘,一共過了一百個單詞,陳歌覺得,原主這英語水平真的可以!

這麼一教,他將單詞一個個的過一遍,知識點方麵的記憶彷彿就融合到了他的記憶之中。

加深了記憶。

按照這種勢頭,陳歌覺得自己在四級之前,一定能學好。

他抬頭,江晚吟正雙腿併攏,端著一杯水喝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