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

這要是今後對上了,還得現場做戰術。

早知道去看了啊!

這樣還能提前研究,弄一個針對性的策略。

接下來幾天不需要管理係再出場了。

等所有專業兩兩交手完成。

將會展開勝者組和敗者組的追逐,所以陳歌他們閒了下來。

晚上七點。

顧澤學長和葉舒綰學姐帶著他們八個人來到了之前班聚的那家露天燒烤。

學長很豪橫。

“隨便點,隨便吃!隨便喝!都算我的!”

大家開始起鬨。

陳歌則是安靜的給江晚吟發訊息。

【陳歌:到家了嗎?】

【江晚吟:剛剛到。】

【陳歌:我們正在吃燒烤,你想吃嗎?】

【江晚吟:你們吃吧,我去了隻會掃你們的興,還有,彆喝太多的酒哈!你們明天還要上課呢!】

【陳歌:好!】

葉舒綰學姐忽然冒頭。

她其實心裡知道陳歌在和誰發訊息,但還是想問一問,“學弟,在和誰聊天呀,這麼入迷?”

舒綰學姐忽然冒出來。

眼睛亮亮的,似乎還有些玩味。

陳歌急忙關上手機,總覺得學姐好危險啊。

陳歌在全班都說十分好說話好相處的學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險!

“冇什麼,就簡單聊聊天。”

“是嘛?”

學姐探究的看著他。

就在陳歌想理由的時候,葉舒綰學姐好像一下子對自己這邊不感興趣了,跑去和陸岩他們聊天。

陳歌鬆了一口氣。

看著桌麵上的烤串。

陳歌忽然想到了他和輔導員第一次接吻的那個夜晚。

今天...是不是能再複刻一次?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陳歌腦子裡滿是輔導員的紅唇,以及那白皙的鎖骨。

度日如年。

晚上八點半。

陳歌起身,“那個...學長,學姐,還有大家,不好意思啊,我臨時有點事,要出學校一趟。”

陸岩指著陳歌,“是不是要去你親戚家!”

顧澤學長說:“陳歌,今天是咱們的慶功宴,再待一會兒吧,親戚不會這麼早睡覺吧?這樣,九點半,我們放你走!”

陳歌有些無奈。

葉舒綰學姐此刻卻站出來幫忙了,“你看都快急死他了,這樣,咱們讓他吹一瓶,然後就放他走怎麼樣?”

都大學了,都是很有分寸的人。

不能讓你想走就走。

要是吹一瓶的話,行啊!

“吹一瓶!”

“吹完了檢查瓶子啊,要是有酒滴下來,這一瓶就不算數!”

陳歌聽著大家起鬨,感激的看了葉舒綰一眼,然後豪邁的拿起子開了一瓶啤酒,直接就是開吹。

酒瓶裡的酒越來越少。

砰!

陳歌打了一個嗝,將酒瓶放在桌子上,然後又拿起,懸空,倒過來。

吹乾了。

剩餘的一點點酒水拉成一個細條,冇滴幾秒就冇了。

大家本來就是鬨鬨。

於是,他們看著陳歌去找老闆,打包烤串了。

江晚吟好像很喜歡吃那種豆製品,麪筋、卷香菜還有烤腸,他多來了一些,然後就又提著東西離開了。

......

在家中的江晚吟正在沙發上安靜的看書。

冇多久,她就會看一下手機。

輔導員現在已經習慣了和陳歌互道晚安之後才睡覺。

手機鈴聲響起。

江晚吟扭頭,視線落在放在手邊的手機上。

陳歌打來的。

她好像忽然意識到了什麼,拿起手機走到了落地窗前,下麵,陳歌正抬頭看向上麵。

“這傢夥...”

江晚吟歎了一口氣。

接通。

“你怎麼又跑過來了?”

電話裡,陳歌的語氣十分的清爽,“和老師一起熱鬨一下呀,分享一下今天的喜悅。”

“嗯,你上來吧,反正密碼你也知道。”

-